《最高权力》
第90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知道高小个子是四川什么地方的人吗?”彭长宜又问道。
  “老刘说,矿上应该有记录。”
  彭长宜哼了一下,说道:“恐怕什么记录都没了。”
  褚小强说:“是啊,这么多尸体都可以消灭踪迹,别说一个纸上的记录了?”
  “小强。”彭长宜突然说道:“发现无名尸,是不是要登报认领?”
  彭长宜嘱咐褚小强说道:“那就把认领范围扩大,把每个尸体的信息比如身体特征什么的尽量写全,去省报、大报登,甚至去四川的报纸登。”

  “大海捞针,难啊,那么一个大四川省,就是当地警方要找一个人,而且还是死了的人,都太难了,别说咱们异地的了。”褚小强的脸上现出难色。
  “也是啊,小强,我看,还得跟那个工头探听消息。另外,可以在所有的矿工中调查有没有高大风的同乡,据我所知,他们出来打工,都不会是一个人,大部分时候是同乡带同乡。”
  “那个工头现在很有顾虑,他一再叮嘱媳妇少和我接触,少和小窦接触。”
  “是他媳妇跟小窦说的,还说小窦是我的密探,我怀疑,他肯定是受到了恐吓。”

  “恐吓肯定会有,正因为他是当地人,而且得到了咱们的关注,所以他现在还活着,不然,我估计他也早就不在世了。”
  彭长宜说道这里,褚小强扬起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天,早就黑了下来,他们已经驶出了盘山路,进入了平原地带,前面就是宽阔平坦的柏油路了,在一个三岔路口,褚小强跟彭长宜再见,就下了车,彭长宜看着他扬了扬手里的证件,就顺利搭上一辆大货车后,他们才继续往前行驶。
  彭长宜照例把老顾先送回家,又让老顾搬下两厢饮料,路上,彭长宜就给王圆打了电话,知道他就在酒店后,直奔酒店而去。
  等彭长宜进来的时候,王圆正站在门口他,见他的车直接上了高台阶,就走出门口迎了过去,叫了一声:“彭叔儿,饿了吧?”
  彭长宜微笑着说:“不饿。”说着,就打开后备箱:“有几箱酸枣汁,你卸下来吧,给我留两厢就行。”
  刚才给老顾搬酸枣汁的时候,彭长宜才发现,后备箱里,密密实实地码放着十箱酸枣汁,彭长宜说:“怎么装了这么多?”老顾说:“齐主任说让你给亢州的朋友们尝尝,也帮助推销一下。”彭长宜说:“那我只有推销给王圆。”

  王圆让身边的人搬下酸枣汁,又让人去帮彭长宜泊车,就陪着彭长宜往里走,他小声说道:“我老爸在等您。”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告诉他的?”
  “他跟谁在一起?”
  “寇局他们几个人请他,他们刚散,我就跟他说了您要回来,他就没回家。”
  彭长宜小声说道:“那天晚上的事他知道了吗?”
  王圆也小声说:“知道了,我当时就跟他说了。”
  “他也说到此为止,不让声张,知道是谁干的就行了,我现在把各个走廊和大门口停车场都安装了摄像头。”
  “嗯,应该,你也不差那几个钱。对了,那个姚……后来怎么着了?”
  “她后来的确有些意识模糊,我们把她送回家了,酒店的女领班陪着她,后来也就正常了,醒来后问她发生的一切,她的记忆就比较模糊了。”
  彭长宜点点头,在王圆的带领下,进了电梯,来到五层宾馆房间,王圆推开了门,说道:“爸,彭叔儿来了。”
  彭长宜没来过这个房间,这里是一个兼休息和办公两用的房间,有床,休息室,办公桌,沙发等。

  彭长宜笑道:“您可是够腐败的,一人占这么个大房间,浪费啊。”
  王家栋正站在大办公桌的对面,低头练大字,见彭长宜进来,就说道:“该享受一下就得享受一下,再说了,如果客房紧张,我还可以让出的。”
  “客房多紧张也紧张不到您这儿。”
  王圆说:“其实并没有多占房间,把二楼那间小会客室腾出来了。”

  王家栋说抬头看了一眼彭长宜,说道:“先去洗把脸吧。”
  彭长宜没有进洗手间,而是径直来到大办公桌前,惊奇地说道:“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保证,我是第一次看见您练书法,天!敢情造诣还不浅哪!”彭长宜屈身打量着他写的那几个字。
  王家栋笑笑,没有抬头,说道:“等我把它写完。”
  王圆也凑近看了看,说:“还是这几个字呀,都练了快一年了。”
  “胡说,练了一年不到。”王家栋反驳道。
  “哈哈。”彭长宜笑了,脱去外面的衬衫,露出一个贴身的跨栏背心,走进了洗手间,等他从里面出来后,就看见王家栋一个人在仔细端详着自己写的这幅大字。
  “小子,过来,欣赏欣赏我这几个字怎么样,我忽然感觉,这次,是我写的最满意的一次。”
  彭长宜走了过去,他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是一副三尺全开的宣纸,竖排格式,敦敦实实地写着二十四个大字: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
  “知道这是谁说的吗?”王家栋问道。
  “好像是荣氏家族的祖训吧?”
  王家栋笑了,说道:“呵呵,说对了一半。这其实是一幅对联,是晚清重臣左宗棠的一幅非常有名的对联,题于江苏无锡梅园,意思是做人志向要远大,生活要简朴,人生要看远一点,其实说白了,就是修身和处世之道!你说这是荣氏家族的座右铭,一点都不假,是荣老的父亲荣德生的座右铭,后来荣老也把它当成了座右铭,用来教育后代,据我所知,这副对联也是香港大富豪李嘉诚办公室里,唯一的一件书法作品的内容,可想而知它的魅力。”

  “哦——”彭长宜又把那幅字上的每一个字仔细琢磨了一遍,然后说道:“是啊,这是我见过的最有哲理、最富中庸的良好的处世态度。”
  彭长宜发现,王家栋写的也是隶书,而且风格跟樊文良的很相似,想想,那段时间,应该是王家栋从政生涯中最为辉煌的时刻,樊文良走后,后两任书记对王家栋就不再感冒,也不再重用,王家栋尽管贵为副书记,但是一把手让你有多大的权力,你就会有多大的权力。
  他当组织部长的时候,作用堪比副书记,副书记想提个把的人都得跟王家栋打招呼,王家栋几乎对他言听计从,那会,他是多么的风光!此一时彼一时,人生境遇无常,政治境遇就更无常了。他后来研究厨艺,研究书法,还迷恋了摄影,其实想想,是他对这些东西有多大的兴趣吗?不是,他是想借助这些爱好,来给自己的内心找到一个平衡点,弥补因失落而造成的空虚。左宗棠的这几句话也无非就是让人平和自己的心态,从容淡定地应对一切。

  想到这里,彭长宜低头看着纸上的墨迹,说道:“等墨干了我拿走。”
  王家栋看着他,哈哈笑了,说道:“你要他干嘛,这样会消磨你的斗志。”
  彭长宜说:“这样会更好的让我发挥斗志,志存高远,但又淡泊名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