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于被送进来医院那天发生了什么,我其实记得不太清楚了,当时情况特殊。我身体虚弱,处于昏迷状态,只模模糊糊听到有人说话,最开始还能分辨出来是白子惠和白子惠的妈妈,到了最后,有人扑在我身上,说了一句我爱你,我实在分辨不出来是真实还是我的臆想。
  我很想找白子惠问问清楚,可是没必要,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和白子惠之间已不那么简单,中间夹杂着太多的无奈。
  危险,连累。
  两个关键词。
  白子惠的家庭。
  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过这些都不及我的心,我想如果我下定决心,谁也不能阻隔我们,可最重要的是此时的我坚持不下去了。
  我害怕,白子惠身上喷出血花,倒在地上那一刻让我崩溃。关珊事我还没忘记,那是我一生的痛,这一次,看到白子惠出事,那些被我压在内心深处的记忆慢慢浮现,痛苦是双倍的,恐惧也是双倍的。
  这是宿命还是诅咒,为什么我爱的人要遭受这种事,我不想再看到了,所以,要杜绝一切发生的可能。

  放手,实非我本意。
  住院的期间,白子惠找过来两次,都没说几句话,我表面冷淡,内心纠结,我知道白子惠来找我,是多么的不容易。
  问我恢复的好不好,问我吃的怎么样,简简单单的话,简简单单的问候,只不过,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变成了我。
  最后的收场都不太好看,白子惠妈妈如天兵天将一般降落凡间,那脸冷的好似万年冰霜,只看一眼便瑟瑟发抖。
  走的时候还是老话,董宁啊!你没忘记阿姨的话吧,你答应过阿姨,不要接近子惠了,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说了好多类似的话。
  我知道白子惠妈妈现在根本不想理我的,可是为了她的女儿,她不厌其烦的说,她心里面明白,白子惠不听她的话,我的白子惠固执的很,一旦她认定的事,很难改变。
  面对这样的丈母娘,我只能自己叹气。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着血手的话。
  血手是个变态,她该死,她的疯狂吞噬了她,可是她有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我活的不够洒脱,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张无形的网,网住了我,我顾忌太多,优柔寡断,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觉得少一个理由。
  很累,我很累。
  血手死了,死在我的刀下,不过,她死的让我印象深刻。她是笑着死的,她遵从了自己的本心,她一定很快乐。
  两个字,潇洒。
  从前没有那种感觉,现在越发的强烈,想要放纵,不管是杀,还是性,总想做点石破惊天的事。
  可能压抑了太久。潜意识想要做点什么。
  住院的第三天,白子惠出院了,她穿了一条白裙子,她过来见我,可还没推开我的门,便被拽走了。
  我坐在屋里,往外看去,看到了白子惠的回眸,我知道,她看不到我,可是我有一种感觉,她看到了我。
  住院的第六天,我出院。
  气色很好,恢复的差不多,齐语兰给我放了假,我先回家见了父母,他们完全不知道在我身上发生的事,以为我出了一趟远门。
  那两起恶性事件。封锁了消息,只有亲历的人才知道。
  在家歇了一天,下午闲不住,去了关珊家看了看她父母,买了不少东西,留下了不少钱,这是责任,并且,我认为这是一种怀念关珊的方式。
  关珊做了错事。可我还是会怀念她,这也是一种成功吧。
  隔天,我便去了总部报道,写了一个长长的报告,足足写了四个小时,这是极其痛苦的经历,绞尽脑汁,写了一些狗屁不通的东西,承认自己的错误。
  领导想看你认错。你有什么办法,不写,哼哼。
  不过,只要写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便能过关,也还算不错。
  写完,报告交上去,我暂时停职,成为闲人一个,这还是优待。毕竟我搞砸了这件事,杀了人,有人的意思是把我关进去,还好齐语兰挺我,帮我说话。
  正好我也累了,轻松轻松,我计划去看看房子,现在手上有些钱,想买套房子让父母和姗姗住。总租房子也不好。
  还没去,曾茂才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找他。

  思来想去,我发现,我还没有跟曾茂才叫板的资本,我连曾茂才有多大的能量都不知道,我没用,没办法做到了无牵挂,拿着一把枪直接过去。啪啪啪!
  杀了曾茂才,替关珊报仇是很痛快,可是报完仇之后呢,我是怎么办,曾茂才是特勤的人,我说杀就杀了?
  另外一说,就算曾茂才不是特勤的人,我也不能随便杀了,影响不好。亡命天涯又不现实。
  只能心中暗自叹气,妈的,自己活得不如一个杀手。

  去了曾茂才那里,对方很热情,我身上发生的事,曾茂才都知道,他说了几句让我好好休息的话,其实没什么内容,客套。
  最近,我和曾茂才的合作不是很多,所以谈话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另外,曾茂才说过要跟我保持距离,捆绑在一起,让人误会,对我们都不好。
  说了话,又吃了饭,曾茂才安排柳笙给我拿了一堆东西。有给我的,也有给我父母的,想的真周到,我想拒绝,曾茂才极力劝阻,把话都说死了,给就给吧,拿我就不客气了。
  东西收下,回家,又有人来找,蒋为民,我记得自己答应过这位爷,陪他玩乐,人家上赶着来约,好吧,给个面子。
  陪蒋为民玩了一天,玩的挺愉快,主要为蒋为民争来了不少面子,他有几个朋友是从外地来的,说是朋友,但相互间也有攀比,大家背景身份都差不多,谁也不服谁。
  玩完了之后,蒋为民请客,已经晚上了,我也不好拒绝,吃就吃吧。跟这帮人也算认识了,都是一些二代,算是有钱有势的主。
  我的身份地位也没有必要跪舔他们,该吃吃该说说,这些人也倒没有在我面前摆谱,我觉得蒋为民应该说了一些什么,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帮人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今天被我打服气了。
  吃完了之后,这帮人要去玩玩花姑娘,玩的档次很高,这些人有钱有势,是优质客户,有消费人群,自然有相应规格的姑娘,据说不少都是学校的学生,漂亮,嫩。
  我不由的想起之前裸贷的事,那事最后也是不了了之,还是有女孩走上不归路,还不了钱便出卖身体,这社会,拜金,钱来的容易,自然诱惑不少人。
  自己选的路,含着泪也要走下去,没准。那些女孩是笑着走下去呢。
  男人们心照不宣的笑,酒足饭饱之后,饱暖思淫欲,准备大干一场,不知道身子行不行,需不需要吃点药,不过,我想蒋为民牵的头,肯定都准备好了。
  说实话,我有欲望,可我没什么兴趣。
  身边美女太多了,对普通美女都免疫了,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这些女孩说不好听就是高级鸡,漂亮是漂亮,不知道多少男人在其身上辛苦耕耘,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点接受不了。
  日期:2017-05-10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