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576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丽前面带路,到了七楼,胡丽领着万浩鹏和武训进了杜耕耘住的房间,这货居然睡得人事不知,一旁有个姑娘一直搂着脸色卡白的小娟,她的身下全是血,万浩鹏冲过去,抱起小娟往外冲,一边冲,一边说:“武训,快,去开车,送医院。”
  胡丽也被这场景吓傻了,好在有万浩鹏在,他抱的姑娘的时候,又冲武训喊:“外套脱下给姑娘罩。”
  武训不敢不脱,脱了外套罩在了姑娘身,和万浩鹏一起往楼下冲去。
  胡丽在后面追,进了电梯后,万浩鹏便对胡丽说:“我和武训送她去医院行,你去准备一下,多带点钱来,我们到了给你联系。”
  胡丽感激地看着万浩鹏说:“谢谢你们了。”等电梯门一开,胡丽去准备钱,万浩鹏和武训一个开车,一个抱着小娟往医院赶。
  一车,武训笑了起来,骂万浩鹏说:“你个狗日的,真能想。接下来,怎么弄?”
  小娟从万浩鹏的怀里坐正了,万浩鹏赶紧让了让位置,小娟坐到他身边,嘻嘻直笑,一边笑,一边说:“武哥哥,我可是按你教的方法来的,我都录了相,太好玩了。你可是答应我的,我要最新版的苹果手机,还有我的作,你都得替我完成的哟。”
  “你们别高兴太早了啊,呆会去医院还得继续演戏,别得意忘形,虽说医生是武训的哥们,但是总得让胡丽相信,我们才有主动权的,对不对?”万浩鹏提醒着武训。

  “你放心吧,医院早说好了。你个狗日的是会想歪点子,这主意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呢?”武训骂万浩鹏。
  小娟也扑哧一下笑了起来,接过武训的话说:“你们正好撞得了巧,今天是我大姨妈的第二天,真是量大的不行的时候啊啊。不过那个男人好恶心啊,还好你们脾酒下了药,否则我,我这守了十五年的贞洁可不饱了,还有啊,武哥哥让我戴着假硅,差点被那恶心的男人给抓掉了,可紧张死我了。”
  小娟越说越兴奋,说到后来,竟扒在万浩鹏肩大笑,武训也被逗得哈哈大笑,万浩鹏想忍着不笑,可实在忍不住,也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武训想通过念小桃送小娟给杜耕耘认识的,可摘日不如撞日,临时通过凤凰山庄的妈妈咪,把小娟弄进来了,而且还真顺利被杜耕耘看,一起开了房,便有了这接下来的好戏。恐怕杜耕耘打死都没防着掉进了万浩鹏设计的巨之,哪怕是胡丽也万万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万浩鹏和武训设计的。
  三个人有笑有闹,没一会儿到了医院,因为是熟人,小娟很快住进了单间,等通知胡丽送钱来时,万浩鹏和武训已经把医院这边的工作都做好了,胡丽急匆匆地赶来时,万浩鹏好心地迎了出去,对着胡丽说:“胡姐,我们才知道小娟居然才十五岁,这事怎么办?”
  胡丽一听,头瞬间大了起来,这小姑娘看去一点也不象十五岁的孩子,她急着要最小的姑娘,没想到这么小,而且现在弄出事了,她一下子慌了神。

  “兄弟,怎么才十五岁呢?怎么这么小,人没事吧?千万别出人命,萻萨保祐啊,萻萨保祐。”胡丽一边说,一边双手合一,焦急地祈祷着。
  “胡姐,你别太焦急了,血已经止住了,医生说今晚观察一下,没事会没事的,你放心吧,我和武训会守口如瓶的。这里,我和他会守着,一有事我们给你电话好吗?我和武训会做这个小姑娘的工作,争取私了,不扩大,特别是不能让媒体知道了,不能让家属闹事,否则你那酒店保不住不说,杜大秘坐不坐牢难说了,你说呢?”万浩鹏一脸为胡丽着想地说着,说得胡丽又是感激,又是信服,完全把万浩鹏当成了一根救命草一般紧紧地抓着。

  “兄弟,那我先回去了,一事你们给我打电话,唉,千万别出事,千万别出事。”胡丽喃喃地说着。
  “放心吧,胡姐,我和武训会守着的。让刘教授哪里,你好好解释一下,我呆会也会给他打个电话的。你快回去吧,还有那么客人等你招待,路小心,别担心。”万浩鹏握了握胡丽的手,这一握,让胡丽整个人说不出来的暖温,眼泪差点要被这一握而流下来。
  “谢谢兄弟了。”胡丽声音有些哽咽了。
  万浩鹏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感觉,但是他装成一切都是真的一样,拍了拍胡丽的手背,示意她回去。
  等胡丽一走,万浩鹏给成斯瑶打电话,武训给刘教授打电话,说出了一点事,回不去,让他们好好玩。
  成斯瑶逼着追问万浩鹏发生了什么,万浩鹏说:“瑶瑶,你杜哥那送他去房间的那个小姑娘弄得大出血,现在在医院抢救,这事,你暂时不要告诉你爸,我和武训守在这里,只要没生命危险,争取私了。你好好休息啊,我和武训还在医院处理这件事。”
  成斯瑶没想到是这样的,气得在手机大骂:“人渣!”
  “瑶瑶,那个小姑娘才十五岁,所以,这件事事关重大,你先不要声张,只要小姑娘度过危险期好办了。”万浩鹏沉声说着。
  “不会影响到我爸什么吧?”成斯瑶急着问。
  “现在还说不好,只要小姑娘生命安全,一切都好说。你别急,好好睡一觉,医生还在大力抢救。”万浩鹏嘴如此安慰成斯瑶,内心却在想,如何把照片传给成正道,让他自断手臂!
  第664章?风波再猛一点

  最后,还是武训劝小娟,她才勉强答应跟着胡丽和成斯瑶一起去见成正道。
  她们一走,武训问万浩鹏:“你真觉得这样管用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样做风险性要小得多,实名举报的官员,下场都不会好。”万浩鹏看着武训说着。
  武训没听明白万浩鹏的话,问了一句:“为什么?”
  “你个狗日的,做了几年主编,知道泡妞。因为犯了众怒,官场最大的规则,是自己人不能窝里斗,下级不能冒犯级。即使要闹,也不能公开闹。暗斗可以,公开不行。”万浩鹏骂武训。
  “你个狗日的,少给我讲这些道理,老子现在不喜戏研究官场的这些套路。我是问为什么你要用这种方式逼成正道?”武训也看着万浩鹏骂着。

  “我现在拿不到普鄂大桥的证据,所以,我得一步一步砍掉成正道的力量再说,砍到一定程度,证据会不找自来的。再说了,我们不能去举报杜耕耘,传出去对我们的名声会受到损害。你想想,几个男人不好这一口?杜耕耘如果没有这些特权,他凭什么做牛做马地伺候着成正道?如果这个主编不能给你带来泡妞的好处,你会这么卖命地约稿,写稿,编稿,还要搞校对工作吗?我们都是男人,如果因为杜耕耘搞了一个小姑娘,我们往死里弄他的话,接下来我们在宇江,大家都会防着我们的,这是我要去赌一把,让胡丽,成斯瑶带着小娟去见成正道,成正道是个明白人,再加成斯瑶和胡丽在一旁告杜耕耘的黑状,与我们找成正道谈判的效果要好许多,所以,赌一把吧,只要小娟演好了,这一曲一定是我们胜的。”万浩鹏把他的想法和盘告诉了武训。

  日期:2017-10-22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