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2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归不归一个人的压力,蛮牛已经受不了,现在多了一个气场更加逼人的吴勉,这只妖物条件反射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白发男人还加了一点手段。蛮牛头昏脑胀的胸口一阵气血翻涌。看样子只要这二人再走几步,这妖物便会一口鲜血喷出来。
  “蛮牛,把东西给我……”这时候。同样脸色惨白的如意身子一晃,出现在蛮牛的身边。看着唯一活着的同伴,女人继续说道:“我们两个不可能都活着出去。你顶一下,东西由我交到主上的手里。”
  蛮牛清楚女人的速度自己是比不了的,自己豁出性命或许可以阻拦这二人片刻。听这白发男人的口气。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活不了的。反正也是死,索性给这骚狐狸争取一点时间。
  想到这里,蛮牛将那张绢帛掏出来递给了女人。同时盯着给它压力最大的白发男人,嘴里对着如意说道:“我用命替你顶住片刻……”
  “你的命没你想得那么值钱……”没等蛮牛说完,他身前的吴勉已经开口说了一句。最后一个字还在嘴里的时候,这白发男人抬手漫不经心的冲着蛮牛辉了一下。随着一声闷响。蛮牛的脑袋消失在了一团血雾当中……
  看着妖物的腔子栽倒在地之后,吴勉又补上了一句:“早就让你自杀的,不听劝……”
  这个时候,如意已经看得呆住了。女人虽然知道蛮牛的实力远不如面前这二人,不过也想不到会差的这么远,这白发男人只是做做样子的挥挥手,便了结了蛮牛。现在自己的形势就有些尴尬了,听说归不归和它有些交情,不知道提它的名字,这二人会不会放过自己。
  就在女人拿着绢帛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吴勉看了它一眼,随后对着对面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后面的事情你来做。我和它没话说……”
  “这好事你都便宜老人家我?那就不客气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还在犹豫的女人伸出来了巴掌,说道:“老妖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么标志的一个女妖,偏偏要送出去当细作。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告诉它什么西施的事了,这事怪老人家我了。小丫头,没有外人了,把东西拿出来让我老人家也见识见识……”
  归不归这两句话惊愕的女人连嘴都闭不上了。它的确是老妖王派过去的卧底。只是知道这件事的妖都被妖王灭口了,这个老家伙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老家伙已经对着自己伸了手,女人不敢得罪他。当下将手里的绢帛递给了归不归。
  “你这肌肤粉嫩粉嫩,老人家我要是在年轻个几百年的话,说不定就拉着你走了。”接过绢帛的一瞬间,老家伙还不忘在女人手上摸了一下。占了便宜之后,这才将绢帛展开,眯缝着眼睛看了两眼哈哈一笑。继续说道:“这是灭妖的法阵嘛,当初徐福那个老家伙就是得了这法阵的便宜,才创出来那套诛妖的阵法。他还糊弄老人家我,说最初的阵图已经失踪了。原来是在席应真那个爸爸的手里,这个老人家我得带着,再看见徐福那个老家伙。看他还能怎么说。”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绢帛揉成了一团,随随便便的塞进了自己的怀里。看着老家伙的动作,女人媚笑了一下之后,冲着归不归说道:“老神仙,您也知道小奴家的来历了。这件东西不拿回去的,妖王陛下发怒是要打小奴家屁股的,您高高手,将那张不值钱的破布还给小奴家吧。”
  “妖王打你的屁股?那个老东西可舍不得。”归不归哈哈一笑。伸手在女人的下巴上摸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回去和妖王说,东西是吴勉从蛮牛身上抢过去的。想要拿回去只管来找他。找不到我们的话,就去和席应真那个爸爸打听一下,他老人家能告诉它我们在哪。”
  女人还是不舍得那件绢帛。扭扭捏捏还要向归不归讨要那张绢帛。就在这个时候,吴勉不耐烦的说道:“蛮牛给你争取了时间,你是不是应该到下面去谢谢它……”
  这句话从吴勉的嘴巴里面说出来。女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它和数不清的男人、妖都调笑过,唯独不敢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说轻佻的话。如意甚至低下了头不敢去和吴勉有任何眼神上的接触,犹豫了片刻之后,女人不敢在和吴勉带着同一个区域,当下低着头快速的离开了司马徽的墓室,按着原路回到了地面。
  看着如意马上就要消失的背影,归不归老不正经的吹了声口哨。随后笑眯眯的自言自语道:“老人家我还是少年心性那会,可不管它是人是妖。可惜了,我老人家早生了几百年,没有这个缘分了。”
  “你这话我会转告你那亲生儿子的,打个赌,百无求会不会掐死它……”
  大半个时辰之后,司马府的大门开了一道缝隙。应门的老家人闪身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穿过了半个襄阳城,最后停在一座小小的民宅之前。

  确定身后没有人跟在自己身后,他这才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闪身进到了民宅当中,摸着黑进了里面的厢房,对着一个躺在床榻上的人影说道:“天还没黑,司马柬少爷就带着管家出门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您来要不要去看一下?”
  “不用,那败家子死在外面更好。可惜这次便宜了他……”人影说话的时候露出了相貌,竟然就是那位死了白天的水镜先生司马徽。
  司马徽躺在床榻上,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跟在败家子身边的狐狸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他可是冲着我来的……算了,不说了……它们拿到了那件东西,这事就过去了。转年要换个家主,不过这几个小的都不省心。真以为我死了就开始胡天胡地……”
  说到这里的时候,司马徽突然没来由的哆嗦了一下。他自己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这位水镜先生向着老家人说道:“你确定吴勉、归不归他们离开襄阳城了吗?”

  “是。我亲自去城门问的刘都尉。吴勉那一头白发,还有归不归的老样子一眼就能认出来。”说到这里,老家人顿了一下。随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那个赶车的叫百无求,出城的时候和酒肆买菜的大车蹭了一下。骂得赵掌柜差点自杀,还把几个劝驾的都给骂了,听说还把襄阳城的城墙都给骂裂了。”
  “那就是他们几个人了……”司马徽皱了皱眉头之后,看着老家人继续说道:“不是你露出来什么破绽让他们看出来了吧?归不归可是比猴都精的,不行,襄阳城待不下去了。你去联络一下城门的官兵,一刻钟之后我要从北门出城……”
  “哈哈!老家伙这次你输了吧?老子就说这个老东西要走北门的……”一个破锣一样的嗓子在大门哈哈大笑了一阵之后,便听到了有人一脚将大门踹开的声音。
  听到有人在门外说话的时候。本来还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司马徽突然好像兔子一样的跳了起来。随后他向着窗外窜了过去,本来只是木板镂空的窗户,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变得好像是铁板一样。司马徽的身子撞过去之后直接反弹回地上,落地的时候脑袋先着的地,这一下还将他撞的金星乱窜。
  日期:2017-06-05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