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玲摇摇头说道:“人家是大律师,我怎么攀得上他,不过是见过几次,大部分还是在媒体上……”
  陆鸣惊讶道:“这么说你其实根本不认识他?”
  韩玲娇嗔道:“怎么不认识?没打过交道而已。”
  陆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继续问道:“那就是说,你也没有跟他说过话?只是知道这个人?”
  韩玲不明白陆鸣为什么会纠缠这个问题,只好说道:“差不多吧?”
  陆鸣眯着眼睛深深吸了几口烟,心想,既然韩玲都没有和孙明乔说过话,就存在两种可能性,一是她也被人骗了,或者说被人利用了。
  二是她有意欺骗自己,可从她的表现来看,不太像,毕竟,她也参加工作不久,还不至于做到深藏不露。
  “他到底说了什么?”韩玲好奇地问道。
  陆鸣盯着韩玲说道:“他说根本不认识你,暗中帮我缓刑的人也不是他,事实上,他只承认是财神的律师,不承认帮过我,也不承认托你带过口信……”
  韩玲越听脸上越是吃惊,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打断陆鸣问道:“你说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鸣觉得韩玲不是装出来的,于是说道:“我还想问问你呢,我一出来你就说那个帮我缓刑的人是孙明乔,还说他让我给他打电话……现在人家根本不承认有这么回事……”

  韩玲愣了半天才不可思议地说道:“不是他?那是谁?他明明说自己是孙明乔……”
  说到这里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脸紧张地小声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冒充了孙明乔?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另有其人?”
  陆鸣点点头没出声,想听听韩玲怎么解释这件事。
  韩玲环顾了一下大堂,朝着陆鸣倾过身子继续小声道:“会不会是陆建民的主意,他可能不想让外界知道那个帮你办缓刑的人,所以就假借了他的辩护律师孙明乔的名义……

  反正我按照你给的那个号码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说跟我是同行,也是律师,不过,当时他并没有留下姓名,只是说有什么事电话联系,后来就派人给我送来了工厂的排班记录和一些相关证人证言……”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是孙明乔的?”陆鸣忍不住问道。
  韩玲想了一下说道:“直到你开庭之前我都不知道,他也从来没有露过面,直到你出来的前一天,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是孙明乔,并且让我给你带个口信……
  当时我还奇怪呢,堂堂孙明乔大律师怎么会为你这个小案子跑腿,还以为东江市有两个叫孙明乔的律师呢,所以,我还特意问他是不是乾元所的孙明乔律师,结果他说是……
  直到你出来以后,说了陆建明跟你关系,我才恍然大悟,既然有他安暗中牵线,这件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那天他让我给你捎口信的时候,我还猜想会不会是陆建民托你给他带了什么口信,或者他委托他关照你……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冒牌货?”
  陆鸣听完韩玲的话,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原委,虽然还无法知道那个冒充孙明乔的人是谁,可起码排除了对小律师的怀疑,这一点对他至关重要,否则有些事情就没法跟她开诚布公。
  “你给的那个手机也打不通了,这个人可以说已经消失了……”陆鸣说道。
  韩玲疑惑道:“他不是想知道陆建民跟你说过什么吗?为什么手机不通了,难道他不想知道了吗?”
  陆鸣故意试探道:“你觉得他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韩玲犹豫了一会儿反问道:“那陆建民真的没有跟你提起过这个人?”
  陆鸣摇摇头说道:“从来没有,他只是让我把手机号码交给你……”
  韩玲惊讶道:“可问题是,我第一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一听我的身份和名字,马上就知道是为你办缓刑的事情,很显然,事先肯定已经有人跟他说过这件事了……要知道,陆建明可是在坐牢,他是怎么把这件事告诉自己这个朋友的……”
  陆鸣脑子里浮现出财神那部手机,不用手,财神肯定是通过手机联系过那个假孙明乔,并且交代了自己缓刑的事情。
  不过,这件事他可不能让韩玲知道,虽然她目前没有害人之心,可万一哪天公丨安丨局的丨警丨察找她调查,不小心说漏嘴的话,自己可就多了一桩罪名,收监是逃不掉的,说不定再加两年刑期呢。
  可韩玲的质疑还是要给个合理的解释,于是说道:“你不知道,财神在里面关系特别多,谁知道哪个管教护士替他传递消息……不过,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
  说到这里突然又不说了,只是盯着韩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韩玲显然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见陆鸣吞吞吐吐的,就有点发急,嗔道:“怎么?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你可搞清楚,我是你的担保人,你要是出事我也要跟着倒霉……”
  陆鸣不等韩玲说完,马上摆摆手说道:“不是我信不过你……我是怕你被吓着……”
  韩玲神情一变,颤声道:“老天!该不会被我猜着了吧……”说完,盯着陆鸣又摇摇头,好像对自己的预测没有把握似的。
  “你猜着什么?”陆鸣问道。
  韩玲咬着嘴唇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低声道:“你是不是跟陆建民的赃款有牵连?”
  一句话反倒吓了陆鸣一跳,心想,小律师聪明伶俐,一点就透,她本来就比较了解财神的案子,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往那个方面想反倒不正常了。
  “不是我跟陆建民的赃款有什么牵连,而是有人以为我跟他的赃款有牵连……也就是说,我被人盯上了……”陆鸣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
  “就凭你给陆建民献过血?”韩玲好像还是有点不信。
  陆鸣一脸无奈地说道:“当然还包括我的缓刑,以及在里面的时候财神对我的关照,他们认为财神对我的‘爱’超出了那800CC血的价值……”
  日期:2017-06-0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