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那个手机号码已经没用了,可不能保证他不会在暗地里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并且,谁知道财神在东江市有多少这样的“朋友”。
  此外,根据那个女丨警丨察的说法,财神的儿媳妇就要来东江市料理公公的后事,并且还有可能见自己,她为什么要见自己,明摆着和财神的赃款有关。
  妈的,没想到自己现在都成“名人”了,尽管还没有上报纸电视,可那些私下盯着财神钱袋子的人应该都知道自己的大名了,今后就算想置身事外,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就叫楚人无罪,怀璧其罪。财神的遗嘱就是一块价值连城的碧玉啊,能不让人眼红吗?
  想到这里,陆鸣似乎慢慢体会到上午那个女丨警丨察在汽车中一番话的深刻含义了。
  很显然,不管是她让自己做好上街擦皮鞋的准备,还是劝自己要远离财神的儿媳妇,甚至最后似无意中说出财神儿子跟自己同名同姓,弦外之意似乎都在暗示自己今后将要面临的艰难处境。
  并且,如果猜得不错的话,这个女丨警丨察好像对自己也有“非分之想”只是不明白,做为一名丨警丨察她的这种“非分之想”究竟为了谁呢?
  不管怎么样,肯定不会是出于对自己单纯的关心,非亲非故的,她为什么会关心自己?这世上绝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
  一阵手机铃声让陆鸣回到了现实,虽然手机上的联系人还是那几个,可现在他已经没法猜到是谁给他打手机了,做为“名人”他觉得谁都有可能,所以,手机铃声让他有点心惊肉跳。
  不过,等他掏出手机一看,却发现自己想多了,原来是小律师韩玲打来的,顿时一阵恼火,心想,好哇,老子正想找你呢,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了,倒要看看这次又想搞什么鬼名堂。
  “陆鸣,你在哪儿?”韩玲问道。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还能在哪儿,在街上……有事吗?”
  韩玲稍稍愣了一下说道:“刚刚接到司法局的电话,让你马上去那边补交五千元保证金。”
  “什么什么……五千块……什么保证金?”陆鸣觉得自己的腿都软了,赶紧靠在一根电线杆上。
  韩玲犹豫道:“他们说我不是你直系亲属,虽然可以做担保人,但是你必须再交五千块保证金,除非你有直系亲属替你担保……”

  陆鸣一听,头都要炸了,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现在这个“钱”字对他来说敏感的就像是痒痒肉,不管谁挠一下都受不了,何况一下就是五千块,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我没钱!”陆鸣斩钉截铁地说道。
  虽然他是个要面子的人,还有虚荣心,在李晓梅面前就需要打起脸充胖子,可在韩玲面前无需掩饰,因为知道小律师知道自己一穷二白的状况。
  韩玲一听陆鸣的态度似乎有点不高兴了,生气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好心好意替你担保,难道还让我替你贴钱?再说,这笔钱只是保证金,等你缓刑期满以后一分不少的退还你……”
  陆鸣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语气过于生硬了,引起了小律师的误解,于是哭丧着脸说道:“我真的没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非要交不可吗?你能不能替我想想办法……”

  韩玲似乎也有点同情陆鸣,说道:“我也替你说好话了,本来要八千,我好说歹说最后才答应五千……你就不能想想办法,问亲戚朋友暂时借一下……”
  妈的,八千,那不是要让老子立马变成叫花子吗?居然还能讨价还价,肯定不是什么正当收费,说不定是司法局私下非法敛财呢。
  陆鸣觉得自己被逼上了绝路,一想到那笔让自己维持最后一点尊严的银行存款一下就要减少一大半,顿时沮丧的浑身无力。
  纠结了半天,才抱着侥幸问道:“如果……如果我不交呢?”
  韩玲哼了一声道:“不交?那你就准备去监狱服刑吧。你自己算算账,失去监狱待两年好,还是乖乖交上五千块钱划算……”
  尼玛,账也不能这么算啊,太没天理了。
  虽然心疼钱,可一想到自由的可贵,陆鸣也只能咬咬牙,好在工作已经落实了,下个月就有薪水,没了这五千块钱倒也不会影响到生存。
  “什么时候交?”陆鸣无奈地问道。

  韩玲说道:“当然越快越好,不然人家可是老催我呢……”
  陆鸣蹲在电线杆子跟前犹豫了好一阵,终于咬咬牙说道:“我找不到司法局,你替我交吧……”
  韩玲哼了一声道:“怎么?这么快就有钱了?你倒是挺会装的……这样吧,你把钱送过来,我在楼下等你……”
  陆鸣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愤愤地挂断了电话,然后无精打采地找到一台柜员机,取了五千块钱。

  看着钞票哗啦啦从里面吐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脑子里再次不由自主地闪过财神留给他的遗产,这倒不是他有动用这笔钱的念头,而是想想这笔遗产能让他的心踏实一点。
  陆鸣知道韩玲办公室所在地的那栋写字楼,距离他现在的位置还挺远的,不过他并没有乘公交车,而是步行,好像那笔钱在身上多揣一会儿就占便宜似的。
  等他到达写字楼的时候,老远就看见韩玲站在门口东张西望,显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妈的,有这么急吗?难道晚交一会儿司法局就会倒闭?
  “哎呀,怎么这么久?”韩玲看见陆鸣就抱怨道。
  陆鸣见韩玲身穿一件紧身衬衫,下面是一条牛仔裤,把一个小身子裹得显山露水的,尤其是胸部鼓鼓囊囊的,就像是最近才被催起来似的。
  “堵车……再说我还要去银行取钱呢……”陆鸣有气无力地说道。
  “到里面说话……”韩玲带着陆鸣走进了写字楼,里面的大厅就像是宾馆的大堂,可以让客人坐在那里休息或者聊天。
  “怎么以前就没有提过这码事,现在突然又要保证金,有没有法律规定啊,该不会是敲诈吧……”刚坐下来,陆鸣就愤愤不平地说道。
  韩玲瞪了陆鸣一眼,说道:“别胡说啊,并不是什么收费都要法律规定,行业规定照样合法,谁让你家里人不出来替你担保呢……”
  陆鸣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掏出五千块钱,极不情愿地递给了韩玲,嘟囔道:“这是我最后一点活命的钱,明天打算去要饭了……”
  韩玲没出声,迅速地把钱点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来嗔道:“别把自己说的这么可怜,谁让你犯罪来着,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五千块钱就把脸拉这么长,有人还因为犯罪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呢,陆建明难道不是现成的例子?”
  一说到陆建明,陆鸣马上就想起了自己心中的谜团,顿时把五千块钱暂时抛到一边,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他们,于是低声说道:“我见过孙明乔了……”说完,就盯着韩玲的反应,想从她的神情看出点什么。
  结果有点失望,韩玲只是稍稍有点惊讶地说道:“什么时候?他说什么了?你提起我了吗?”
  陆鸣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小声说道:“就一个小时前……我当然提到你了,你跟孙明乔究竟熟不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