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3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事人不会追究,但是不代表部队不会追究!服役了四年,刘飞很清楚部队追究起来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处分,污点是指定了的!
  如此,这辈子算是毁了。
  刘飞不甘心,他不能坐以待毙,更不能带着污点回家,背负着一个让人瞧不起的处分过一辈子!
  他要抗争!
  慌乱后的冲动,促使他最极端的一种抗争方式——私自离队,携带了枪支弹药!

  此时,刘飞背靠山坡,山坡已经落满了雪,雪还在下,他粗粗地喘着气,惊恐地四处张望,手里的八一杠枪托着地,双手握着枪管,喘息着。
  距离他脱离哨所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刘飞后悔了,雪花飘打在脸的时候,他越后悔,清醒了,但没有回头路,他反而更加坚定了。
  他记得,西南走是一个村子,那里居住着几户边民。以前巡边的时候,每一次都要从那个没有名字的村子经过,在那里歇脚,因此兵们给村子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驿站。

  驿站的阿达叔有一辆摩托车,刘飞的计划是到驿站找阿达叔,借用他的摩托车逃跑。他熟悉地形,他的战友同样熟悉地形。此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哨所肯定早开始发散人员寻找了。
  刘飞是做了充分准备的。
  银行卡以及所有的现金他都带着,挎包里装满了干粮,水壶里装满了开水。因为是战斗着装,他还穿了子丨弹丨袋,面插着两个弹夹,其一个里面装了五发实弹。
  刘飞没想过杀人,五发实弹是他在遭遇野兽的情况下自保的最后手段。

  西伯利亚狼经常会越境过来,甚至这片雪原里生活着狼群以及其他陆地动物,之前巡边的时候,甚至有一次还遇到了雪豹。
  休息了两三分钟,刘飞小心地喝了一点热水,然后继续走。他有些跑不动了,大雪纷飞了许久,尽管穿着防滑效果很好的战靴,徒步行进起来还是很耗费力气。
  此时,已经是过了零点,四处望去黑漆马虎的,刘飞把手电开到了一档,节省电源的前提下照亮前面的路。
  如果不是对这条路非常的熟悉,刘飞断然不敢悬在在夜间逃跑。
  走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刘飞看到了前方隐约透出来的一丝亮光。那是边民羊圈里的灯光,晚都会亮着,和猎狗相配合,防备狼群。
  刘飞顿时面露喜色,调整了一下情绪,加快速度往村子里走去。很快,猎狗被惊动,开始狂吠起来。

  那一家正是阿达叔的家。
  屋子里亮起灯光,阿达叔提着长管猎丨枪丨披着大衣出来,站在阴影里双目在适应了黑暗之,很快发现了远处闪着的光亮。阿达叔举起枪瞄准了过去,同时对跟着起床的老婆说道,“快到屋里去!”
  这里靠近边境线,翻过北面的那座山丘是国境线,非法越境的事情时常发生。作为边民,阿达叔同时是民兵队长,警惕性是没得说的,而且刘飞是从西北方向过来的,他自然的以为是非法越境人员。
  “阿达叔!”
  刘飞闪了几下手电,同时喊道。
  阿达叔一愣,声音很熟悉,凝神望去,依稀辨认出了刘飞的身体的轮廓。
  刘飞气喘喘地跑过来,“阿达叔,是我,刘飞!”
  “刘班长?”阿达叔马认出来了。
  猎狗也不叫了,嗅到了熟悉的气味。
  连忙前迎着刘飞,看见刘飞浑身都湿了,阿达叔急声说,“怎么搞成这样,快进屋!”
  说着把刘飞拉进去,进门招呼老婆,“快弄点姜汤。”
  阿达叔打开了炉灶,拨弄了几下,火慢慢的旺盛起来。刘飞把八一杠放到一边,摘了凯夫拉头盔,和八一杠一起放在饭桌,随即飞快地脱了被雪花打湿了的衣,站在炉火边烤了起来。
  看见刘飞身的衣服还是湿的,阿达叔二话不说进屋取了一套出来,说道,“快换,着凉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是一套老式冬季作训服,阿达叔的身材和他差不多,倒是能穿。刘飞却是脑子转了转,说,“阿达叔,有便装吗?给我拿套便装吧。”

  “有,你等着。”阿达叔连忙回屋,换了一套便装出来。
  等刘飞把身湿了的冬季迷彩服都换下来,阿达叔才问道,“刘班长,你这个是怎么回事?其他同志呢?”
  刘飞早想好了措辞,苦笑着说,“我班有个兵把腿摔断了,在临时休整点。我过来是向你寻求帮助的。”
  一听解放军战士受伤了,阿达叔急了,“要我怎么做?这样,我马把其他人叫起来,和你一起去把人接出来!你先喝点姜汤去去寒!”
  这会儿他老婆端着姜汤出来。
  刘飞接过姜汤,把阿达叔拽住,说,“阿达叔,你别去。太晚了,不要麻烦乡亲们。你把摩托车借给我,我回哨所报告,哨所有摩托雪橇,接到人直接可以送回哨所。”

  愣了一下,阿达叔说,“这,来不及吧?我对你们的休整点熟,我带人去把受伤的同志送回哨所。”
  “真的不用了,阿达叔,摩托车借给我行。”刘飞说,“你不会不相信我吧?”
  阿达叔生气了,说,“这是什么话。你一个人行吗?”
  刘飞喝完姜汤,抹了一把嘴,说,“必须行。不多说了,我得马出发。”

  阿达叔取了钥匙,帮着刘飞把摩托车推出去,末了还嘱咐他,“路滑,你小心点开。”
  刘飞拧了一把油门,道,“放心吧阿达叔!”
  摩托车亮着灯突突突的走了。
  阿达叔的眉头慢慢的皱起来,他老婆说,“刘班长怎么有点怪怪的,他换下来的迷彩服也没带走。”
  望着摩托车的尾灯逐渐隐没在黑暗,阿达叔思索了一阵子,转身进屋,说,“我给哨所打了电话。”

  好几辆军车来到了驿站村,车灯的照耀下,雪夜亮堂堂的。
  阿达叔站在门口那里,满脸的懊悔。先一步到达这里的哨所的一个排长对他说,“我们团长来了,阿达叔,等下你要把见到刘飞的每一个细节都说清楚。”
  阿达叔喃喃说,“怎么会这样的,刘班长怎么会当逃兵呢,他不是这样的同志啊……”
  李牧大步走过来,手里拿着手电,光打在雪地,有摩托车的痕迹。哨所接到阿达叔的电话之后,马向刚刚赶到哨所的李牧报告,随即,李牧和赵大康兵分两路,赵大康带一个排的人去拦截刘飞。
  根据阿达叔提供的线索,刘飞是西南方向走的,那里没有公路,但是有不少小路,穿过山丘,完全可以避开公路。刘飞显然是非常清楚,追他的人肯定会通过公路进行快速的机动。
  为了保险期间,李牧带一个排赶到驿站村这里,他让石磊率领,沿着摩托车的轮胎印追过去。

  “大叔,别急,你慢慢说。”李牧笑着宽慰阿达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