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一大早准备去哪儿啊……”张所长一脸严肃地问道,那模样好像专门在这里守着陆鸣一样。
  “啊,张所长,你……你怎么来了……我到城里……”陆鸣瞥了一眼女房东,盼望着张所长千万别提监督改造之类的话。
  张所长好像能看透陆鸣的心,还真没多说,一边转身就往外走,一边说道:“先别急着走,找你有点事……”
  陆鸣急忙跟出去,路过女房东身边的时候小声解释道:“哎,肯定是办暂住证的事情……”
  女人一听,马上大声道:“哎呀,你还没办暂住证啊,怎么不早说,要不然我肯定不敢把房子租给你……”
  陆鸣急忙紧走两步出了门,还顺便把门带上,生怕女房东追出来。
  门口停着一辆桑塔纳警车,除了张所长之外,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位年轻的丨警丨察。
  “上车……”张所长简短地命令道。
  陆鸣稍稍愣了一下,拉开后车门钻了进去,扭头看看,却看见女房东正站在门口朝这边看,于是故意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还朝她挥挥手,好像这两丨警丨察是专门来接他去参加什么要紧会议似的。
  “张所长,找我什么事啊……”直到汽车开出了那条街,陆鸣才问道,不过,他倒没有把事情往严重里想。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张所长点上一支烟,从后视镜里瞥了陆鸣一眼说道。

  收监的念头在陆鸣的脑子一闪而过,可马上又被否决了,虽然他没有多少经验,可也知道想把他收监的话起码要履行不少手续,也不大可能让当地派出所的人来执行,何况,自己并没有违反缓刑的有关规定。
  难道跟昨天那个跟踪自己的女丨警丨察有关?
  由不得陆鸣多想,几分钟之后,警车就停在了派出所的院子里,三三两两的丨警丨察才刚来上班,张所长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把陆鸣带进了一个套间的最里面一个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张办公桌,桌子旁边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穿着便服的男人,正在抽烟,一双眼睛紧盯着被带进来的陆鸣。
  另一个是穿着警服的女人,三十岁左右,很美的少丨妇丨,她看着陆鸣的眼神中更多的似乎是一种惊异。
  “肖队,人我给你们带来了,如果没别的事情,我还有晨会……”张所长冲那个男人说道。
  男人笑道:“忙你的吧,辛苦你啊……”
  门在陆鸣身后关上了,男人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伸手指指桌子前面的一把椅子说道:“坐下!”
  审讯?
  陆鸣马上就想起了在看守所里经历过的几次审讯的情景,也是一张桌子,两个丨警丨察,桌子前面一把椅子就是他的座位,唯一的区别是这一次有一个女人,另一个穿着便服。
  不过,他在看见那个男人的一瞬间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也许是因为太紧张了,可他确信自己跟这个男人见过面。
  “姓名?”等陆鸣坐下之后,女丨警丨察冷冷问道,并且在一张纸上开始记录。

  老一套。
  “26.”陆鸣报了虚岁。
  “籍贯?”
  “W市陆家镇。”

  等女丨警丨察按照惯例把陆鸣以往和现在的基本情况问了一遍之后,那个男人盯着他突然问道:“知道我们找你什么事情吗?”
  他此刻的全部心思都用在了极力回忆在什么地方见过面前这个男人,男人一开口的瞬间,脑子电光石火般一闪,忍不住浑身一颤,心里惊呼道:原来是他!
  “不……不知道?”陆鸣机械地回答道。
  不过,心里马上就知道这两个人来这里的目的了,又是为了财神的钱,没想到这么快就直接找上门了,也许和昨天自己认出那个女丨警丨察有关系。
  男人显然从陆鸣突然流露出的神情中猜到自己已经被他认出来了,于是严厉地盯着陆鸣说道:“不知道?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心里比什么都清楚……”
  陆鸣对男人这种似是而非的问题保持沉默,他知道这种话不需要自己回应,他已经从财神那里学到了沉默的力量,除非对方证据确凿无法否认,否则完全可以保持沉默。

  “怎么不说话,你哑巴了?”男人继续问道。
  陆鸣知道不开口也不可能,于是开始装糊涂,说道:“你可能还是为了财神的死来的吧,那次在看守所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冷笑一声说道:“你少装糊涂,我问你,你昨天跟我们监督你的民警说了什么?”
  陆鸣一听就后悔自己昨天太冲动,不应该干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情,现在必须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没说什么?我就是讨厌她跟着我……她还在网吧老板那里出卖我,搞的我去不成那家网吧……”陆鸣外强中干地说道。
  男人哼了一声说道:“讨厌跟着你?公丨安丨机关有权对一名缓刑人员进行必要的监控……我看,你是心里有鬼吧?”
  又是一个似是而非的问题,陆鸣低垂着脑袋不出声。
  男人点上一支烟,一双眼睛却一直盯着陆鸣的反应,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只好继续说道:“你说……你知道我们监控你是为了财神的赃款,我问你,这是谁告诉你的?”
  陆鸣这一次没有犹豫,几乎不假思索地说道:“那还用谁告诉我吗?监管医院的王院长都问过我一百遍了……要不是怀疑财神跟我说过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派人整天监视我?”

  男人皱皱眉头,问道:“王院长?他都问过你什么?”
  陆鸣抓住机会试图把水搅浑,同时为自己开脱,一脸冤屈地说道:“他说财神有一大笔钱藏起来了,问我财神提起过这件事没有……
  我都觉得好笑,财神连话都不跟我说,怎么会对我提这种事情……另外,他还问我什么离岸银行的事情,我还莫名其妙呢……”
  男人稍稍愣了一下神,马上问道:“那你对立案银行应该不陌生吧?”
  陆鸣哼哼道:“我在大学是学金融的,自然有所涉猎,不过也就是知道个皮毛……王院长还以为离岸银行是开在船上的银行呢……”
  说完,竟然忍不住嘿地一笑,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马上垂下了脑袋。
  “王院长还问过你什么?”男人好像忽然转移了注意力。
  陆鸣暗自高兴,心想,王大麻子肯定拿过财神的好处,做为院长他要为财神和周怡的自杀负责,说不定现在已经被撤职了,为什么不用他做个挡箭牌呢?
  “反正他好像对财神挺关心,没事就问我一些他的事情,还许诺帮我减刑……可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啊……
  对了,在我释放前,他还准备假借给财神检查身体,让我跟他单独接触几次,让我故意跟他聊聊离岸银行的事情,可惜,没几天财神就……”

  男人闭目沉思了好一阵,才睁开眼睛,只是盯着陆鸣不说话,看得他心里直发毛,忍不住垂下头去。
  “说说陆建民帮你判缓刑的事情……你该不会不知道他在暗中帮你吧?”男人突然又把话题转了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