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0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见郑雨苏如此说,也就看了她一眼,再看龙昭华时,察觉他对此时的情景似乎有种心得的体会。这些看在眼里,杨秀峰心里不禁觉得在南方市这边要开展工作,当真是不容易,更多的人都习惯于体制内那种处事原则。就怕自己走错一步,而在患得患失中,也就将那种心性给改变了,至少会缺少那种勇气和锐气。
  杨秀峰看了周叶一眼,见他似乎在提醒郑雨苏什么,这也是很好理解的。之前,周叶是在郑雨苏的手下办事,那种情感存在,是非常正常的。要不是这样,周叶反倒是不可信任了。杨秀峰对人的看法,自觉得另有视角来看的,也会更多地看到他们的想法。
  周叶感觉到老板的注意力在观察他们,也就收起那用意。龙昭华还在考虑这要怎么样多和郑雨苏说几句,好给今后留下一些说话的机会。杨秀峰看着他说,“昭华县长,今天我们到溪回县里来,一是来得突然,没有给县里准备的时间,市里那边也没有准备的时间,也因为这样,反而会让我们能够在讨论中多一些可变性,这对规划溪回县今后的经济建设工作,未必不是好事。二来时间紧,平时相互之间那种谦虚、怕说错等西方,这时都先丢下吧。就像之前我提出一个建议,让一镇二乡种茶,你觉得时机工作上难以做到,直接说出理由来。这种方式才是我们必要的,也只有这样,才适合我们今天的工作……”

  龙昭华和郑雨苏都有些不适应,脸上的表情很复杂,郑雨苏听了一家知道领导的意思,但此时不好就说什么,和周叶交换了一下眼色,明白自己错过最佳的机会。不过,对她说来,这样未必就是坏事,如果第一次说却没有说到点子上,领导留下的印象就更难改变,也更难得到任用。
  “之前,我对溪回县说了声好,主要是好在县里的一些干部对做经济工作还是有主动性,是有意识地进行做出来的成绩,这一点,尤为重要。是的,溪回县虽说在全市里的经济指标摆在前列,我想,昭华县长比我更清楚这些数据是怎么回事。这个我们就不说了,和今天的会议无关。”杨秀峰说,不在意龙昭华会有什么想法,“昭华县长,你有没有想过,从省城里修过来的高等级公路,会从哪里通过?”

  “啊……”龙昭华失声地说,对高等级公路的项目,县里自然是知道了的,但怎么走,目前都还没有一点消息透露,甚至市里也都还没有得到情况。见杨秀峰脸上的笑,龙昭华心里也就紧了起来。这样的机会,对他说来做梦都难以盼到啊。
  在南方市里,没有跟进领导、没有被阵营认可,就没有进步的机会。这一点,龙昭华早就有了足够的认识的,也一直是这样做的。但他也知道,自己还是做得不够到位,原因也不难找。回忆当初才给人引荐见到领导黄国友,那时才是一个副科长,而黄国友也才是一个县长。当时,黄国友对他在工作上的能力和拼劲,还是很看好的,也是他在进步的路上,一直对他也都关照着。没有领导的关照,就算自己做工作做得再突出,再有才干,那都是老黄牛的命,做出的成绩是不会落到自己头上的。

  后来一直都算是配合默契,至少进到目前这个县长位子之后,领导还支持自己在县里要拼打出一片天地来,和滕丹碰一碰,争一争。但后来在处理县里的一些事上,两三次都没有让领导满意,关键的时候没有听招呼。使得领导对自己失望了,随即,领导也就在溪回县这边将自己作为弃子,与市委那边进行交换,对自己也就撒手不管了。
  没有市里的支持,在县里的情况也就越来越糟,而自己在位子上却始终不肯完全放弃。领导见自己这样的脾气,倒是有些想通了,才使得变成目前这种现状:在县里不争什么,立住脚算是在市委阵地里,钉下一个钉子。
  心里明白,到正处级之后,自己也就到了顶,不可能还有机会再往前进步了。或许是这样,对目前所在省位子上,心里就想做出一点对自己心里有安慰的事来。有些事情,自己确实还是不能按领导意思来做,做不到啊。那次和领导之间最根本的冲突,也就是那一年,南方市大旱灾,省里划拨出一笔钱来,作为救灾之用。
  市里却要将这款挪走,当时,市里要自己签字,自己也就犟着不肯签。而后,领导虽说没有直接给自己说什么话,但却有人打电话来做了思想工作的,也明白就是领导的意思,可自己当时还是觉得要将钱发放到村镇里去。
  而其他的县却按照市里的意图做了,也就找了些理由,又从市里调了些很少的资金到乡镇去对下面的人糊弄一下,也是同样地过关了。也没有见到哪一家就当真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溪回县的钱在落实下去的过程,县政府这边也就不肯退步,回想当时也说不清怎么就会变得这样犟牛似的。或许也是当时的犟牛,使得滕丹和天文学在县里势力熏天,也不会将自己逼得过激吧。

  鱼死网破的事,对于特别犟牛似的人,那时做得出的。
  后来回想,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后悔。任满县长期限之后,自己也就该和仕途完全脱离了吧,会不会留在政协之类、又或做一个调研员之类的位子上混到退休?离退休还有将近二十年,就这样混着固然清闲,但心里说要不苦,那是说假话。但对之前自己所作的事,心里也是一阵后悔另一阵又觉得还是该这样做才是对的。
  走在行政里本不该有对与错的想法,只有有利与没有利的区别,自己心态不对,即使重走一遍人生,只怕也不会真的讨领导喜欢。
  心里早就觉得看准了形势,在心灰意冷之中也知道如今自己即使在听话再努力,也都不会让领导看好让领导改变对自己的那种印象。在溪回县里的工作上,反而少了一些顾忌。表面上对领导的尊重,那也只是一种外表的维持,本质上说无法修复了的。对自己的前途会有什么,龙昭华近两年来也都不会有什么看好,当然,他也不会四处再找什么阵营走进去的。南方市里,市委那边对自己也不会收拢,像自己这样的人,在体制里走到目前这样的位子,说起来已经是很怪异的巧合了。

  但今天,常务副市长说到了从省里即将投建修通的高等级公路,会从县境里穿过,虽还没有具体的线路,但一下子就让龙昭华想通了。高等级公路不按照老线路走,势必会从溪回县县城边擦过,那就当真是一条黄金通道了。
  这对溪回县说来那将是怎么样的发展机遇?要说发展,此时当真还谈不上,但溪回县和其他县比起来,龙昭华却觉得还是有不少优势的,如今有这样一条路,那种优势又会彰显更多了。只是,接下来市里会有哪些动作?
  日期:2018-04-29 0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