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6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从海员俱乐部一直往后走了十几分钟,慢慢的走进了一些小巷子里,路过几间简易的杂货店,眼前出现了一间很敞亮的房子,房子招牌上的字使用的是乌克兰语,但招牌上画着一个大大的啤酒杯子代表着这是一间酒吧。
  “卡带,我们去里面喝一杯吧。”我伸头往里面看了一眼,满满的都是男人,应该不能是搞那个的。
  卡带已经拒绝过我一次,他不敢反抗,赶在我的身前将酒吧的门打开。
  有人给我开门让我感觉十分的霸气,我昂着头走了进去,斜着眼睛不去看这帮乌克兰白鬼子。
  “大,大副。”卡带突然哆嗦着拉了一下我的衣角。
  “怎么了?”我低头问道。
  “你,你看。”卡带的眼神突然变的无比的恐慌,不停的朝前方看着。
  我往前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象让我差点吓尿了,几个身材粗壮的乌克兰大汉正一脸仇视的盯着我们,手里拿着棒球棍,不停的敲打着。
  “我日,卡带,快闪。”我低下头,扭头就要冲出去。
  “嘭”我措不及防一头扎进了一个乌克兰毛子的怀里,顿时感觉两眼发黑,头冒金星。

  “你们是谁?”乌克兰毛子都拿起身边的棒球棍,朝我们两人围了过来。
  “我,我,我”我飞速的想着对策,他妈的卡带好好的乌克兰大洋马你不弄,这下可好了,估计得被打成公务员了。
  我快速的环视了一圈,这里应该不是酒吧,面前的人几乎都穿着球衣,应该是一个足球队的球迷聚会,他吗的敖德萨有啥球队?我得赶紧编一个啊,我浑身颤抖着,这次完蛋了,这乌克兰足球比赛根本不出名,该怎么办啊!
  “大,大副,枪,枪。”卡带已经开始翻白眼了,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几个纹身的毛子已经开始从酒橱里掏枪了。
  他妈的死就死了!我低呼一声,抱住了一个看上去有些和善的光头年轻人。
  “嘿,朋友,我是华夏人,我最爱看乌克兰的足球比赛,我喜欢敖德萨的球队!就是这一个!我从华夏来,就是为了要支持敖德萨队!”我用手指了指他胸前球衣上的队标,嘴唇哆嗦着。

  “华夏?”光头佬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的!我们华夏的体育频道,每次都转播你们的足球比赛!乌拉乌拉!”我咽了口唾沫,已经要吓尿了。
  “哇啦啦啦啦啦!”身后突然传来了乌克兰语。
  我哆嗦着扭回头,一个看上去像首领的人,正焦急的看着手腕上的表。
  “哇啦啦啦啦。”光头男点头回应道。
  “跟着我们,这是你们的武器。”光头佬递给我俩一人一根棒球棍。
  “大,大副,我们要,要去哪儿?”卡带握着棒球棍,我都能看到他湿润的裆部。
  “我他妈怎么知道,闭上你的嘴,有机会就跑!”我有些发怒的说道。

  “哇啦啦啦啦啦啦!”领头的人站到了桌子上,大声的喊道。
  “哇啦啦啦啦!”底下的人挥舞着棍棒回应着。
  “加油!加油!”我跟卡带也赶紧把棒球棍扬起来。
  “哇啦!”首领跳了下来,冲了出去,紧接着所有人开始往外涌,我们也被挤了出去。
  “我擦,这肯定是要球迷斗殴呀,这可怎么办啊?”我心里有些打怵,打群架的事儿我倒是经历过,可是在国外打群架,打赢了还好,打输了挂了的话可是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啊!
  我忽然想起了在海院读书的时候,航海系跟轮机系都有自己部门公认的老大,大家都知道海院最缺的就是女生,两个老大之为了争夺一个餐厅里卖包子的姑娘发生了矛盾,双方约定好一周后的晚自习后在宿舍楼底下大战,输的一方退出配偶的争夺权。
  老大回去之后开始在自己系里做宣传,为大战招兵买马,我身为航海系的一员,也被选中,由于身材瘦弱,只能加入第四梯队,老大有个参谋,他告诉我们的战斗力太弱,到了晚上大战的时候你们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大喊大叫,在气势上压倒他们。
  第一梯队分到了在淘宝上买来的片刀,第二梯队则拆下了床头的栏杆,在学校的实习车间搞成了钢管,第三第四梯队则被告知武器需要自己想办法。
  轮机系与航海系的兄弟们每日基本上都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大家也都比较熟识,我们寝室6个人里面,甚至有两个轮机系学三管轮的哥们,其中一个叫车启明,外号大车,每次考试几乎都是轮机系的第一,不过考试第一的人基本上打架方面没有什么天赋,所以被分到了轮机系的第四梯队里。
  “你们航海武器不中用啊,我们轮机都是片刀,你怎么弄一椅子腿啊!”群架前的一个小时,大家都在宿舍讨论着晚上即将到来的大战,大车看到我们几个准备的武器,有些嘲笑是说道。
  “可别提了,我们这都分级别的,拿刀的都在前面。像我们这些战斗力不行的都在最后面,这椅子腿还是自己想办法搞到的呢!”我不小心泄露了我方部署的机密。
  “哈哈,你们航海的真没意思,我们轮机全都是用的片刀,淘宝9块9包邮的!”大车兴奋的拍了拍桌子。

  我当时心想这把完蛋了,光武器来说就已经落后他们一个档次了。
  战战兢兢的走到宿舍门口,轮机系那头的宿舍已经乌压压的站满了100多人,轮机系的老大在队伍的最前端,正冲我们高喊着,老大身后的一梯队,全是些留着夸张发型,身上纹着蛇龙虎豹的家伙,使劲往后看了一眼,看到了第四梯队的大车,他挥舞着片刀,一点都不像一个三好学生。
  “我草泥马,你敢给我抢包子妹?”轮机大哥指着我方大骂道。
  “我干你娘,包子妹本来就是我的!”我方老大也毫不示弱。

  俩人就这么互相问候了对方的父母,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姐姐,妹妹,甚至还有大姨妈。这一骂就是一个多小时,搞的大家都有些疲倦了,到底还打不打啊,英语作业还没写完呢。
  “卧槽!上!”轮机系的老大腹中骂人的词已经搜刮干净,没有办法只能猛的挥舞了一下片刀,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兄弟们!一人一瓶美年达!干死轮机这帮狗日的!”驾驶系的老大奢侈的喊道。
  老大的大喊声激励了我们,参加战斗的人也跟着大喊大叫了起来!我想起了参谋长告诉我的要在气势上压制他们,拿着桌子腿举过头顶,刚张开嘴准备声援一下,接着我就被人撞到在地上,迷迷糊糊扶墙站起来,我又看到了大车,他正拿着片刀朝我冲了过来,丝毫不顾及两年多同寝的感情,我看了看手中的木棍,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我擦,你他妈赶紧跑的!”大车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给我一刀,而是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拽回了寝室里。
  “我擦,快,看一下,群架哎,嘿!”大车丢掉手中的片刀,小心翼翼的把头伸到窗外。
  日期:2017-09-10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