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6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锚备好了吗?”我递给老九一支烟。
  “嫩妈我连路都看不到,怎么备锚,再说了好好的抛锚做什么。”老九委屈道。
  “九哥,雾太大了看不到路啊,我们商量抛锚等雾散了之后再跑。”我皱着眉头,心想这可怎么办,这种雾天能活着走到船头也得算是奇迹了。
  “嫩妈,这个破地方,整个4月份都是雾,嫩妈你们想等一个月吗?”老九听到我的解释之后,气的都要炸了。
  “水手长,你以前走过直布罗陀海峡?”船长掏出火机,点燃后拿到老九的跟前。

  不得不承认船长是一个虚心的人,这种低姿态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出来的。
  “嫩妈船长,这直布罗陀海峡我走过几次,没什么道道,没风没浪,就一流,从西往东,4节左右,一会嫩妈我们进了海峡,降速,大舵角压住舵,跑个2,3个小时差不多就没雾了。”透过打火机微弱的光,我看到老九拍了拍船长的肩膀,优越感十足。
  “水手长掌舵,二副一水瞭望。”船长走到雷达前面,像吃了一记定心丸般坚定的说道。
  我站在船长身后,雷达影像右侧的摩洛哥海岸像是一具女人的丨乳丨房,撩的我有些发痒,老九在驾驶台让我也稍稍安下心来,思绪随海风飞到乌克兰,那个传说中男女比列严重失调,美女如云的国家。

  可是我们已经足足有4个月没有了解国际新闻了,如果我们知道此刻乌克兰与俄罗斯正打的不可开交,而且我们的目的地敖德萨马上就要经历一场惨案,而我们恰好又卷入那件惨案的话,我一定会选择在直布罗陀跳海,游到西班牙去。
  老九宛若一个超级船长,他手紧紧的攥住舵轮,好像在把控周医生的敏感部位,深情而又用力,船长紧紧的盯着雷达,在两人理论与实践的双重结合下,蓝宝石轮缓缓驶入地中海,不出老九所料,航行不过2小时,天渐渐放亮,先是能从驾驶台看到船头的桅杆,渐渐的四周慢慢变的清晰,大家也都长舒了一口气,我透过驾驶台的玻璃往船尾方向看过去,一尊雾墙耸立在我们身后,对向行驶的船一点一点的钻进雾里,就好像钻进地狱。

  之后的航行,虽然已经是春季,但地中海的咆哮西风带末期的威力也十分的惊人,蓝宝石轮摇摇晃晃,穿过意大利的靴子底端,我又在海图上看到了那年去过的克罗地亚,想起了我跟老九在将对方教堂里的祭祀烛台盗为己有的往事,不知道他们的教堂盗抢案破了没有,穿过靴子底端,蓝宝石轮在地中海继续晃悠了三天,我们来到了连接黑海与地中海的唯一通道——土耳其海峡。
  “九哥,土耳其海峡你来过吗?”为了能安全通过海峡,船长命令老九在船艏瞭望,我跟卡带吃过午饭,过来陪老九说话。
  “嫩妈老二,这地方我就来一回,差点挂这,嫩妈这土**国不是玩意儿。”老九接过卡带递过去的红双喜,心有余悸的看着我。
  “我去,九哥,怎么了,你们是不是给人家土耳其的墓地砸了?”我非常有兴趣的问道,心想老九年轻的时候那么猖狂,肯定又掘人家的祖坟了。
  “嫩妈老二,我当时在大莲托轮公司做水头,第一个航次就是跑的乌克兰。”老九抬起头,陷入了回忆里。

  “嫩妈那时候我们公司搞了五艘拖轮,从大连港干到黑海,公司告我们来乌克兰黑海船厂拖带一条船回国,嫩妈来了一看,吓我们一跳。”老九深吸了一口烟道。
  “啥船啊?”我很疑惑的看着老九。
  “瓦良格。”老九弹了下烟灰,表情忧郁。
  “我日,我日,我日,瓦良格是你们拖回来的?”我手一哆嗦,对讲机差点掉海里去,赶紧掏出卡带给我的玉溪,递给老九一支。
  “嫩妈老二,那个时候,你都不敢想我告诉你,这逼地方大风浪拖带那么大个家伙,嫩妈多危险。”老九把玉溪接上,吸了一口看了一眼烟标,又深吸了一口。

  “水头,水头,你有没有到航母上去?”卡带没想到水头竟然还有过这么光荣的政治历史,这玩意拿回家吹牛逼又上了一个档次啊!
  “嫩妈肯定上去过,不去怎么带缆绳。”老九鄙视的看了卡带一眼。
  “九哥,里面,里面去没去?里面啥样?”我此刻对老九的崇拜已经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了,嫩妈老九这狗日的,还有多少事儿瞒着我们啊!
  “嫩妈驾驶台拆成空壳子了,啥玩意都没有,生活区满满的房间,当时我跟一个菲律宾的水手在上面带着,嫩妈满满的房间,走着走着连路都找不到。”老九没想到在他看来稀松平常的一段经历,把我跟卡带激动的差点射了。
  “九哥,你们拖了多久?怎么也得两个月吧?”我略微计算了一下黑海到大莲港的距离。

  “两个月?嫩妈我们拖了3年,先前两回都是被土鸡把国的军舰给撵回去了,说是怕给别的船撞了,这海峡都不让走。”老九愤恨的说道。
  “我擦,这土鸡国早晚我们给他炸了!”我用力挥舞了一下拳头。
  “水头,后来呢?后来你们怎么回来的?”卡带眨巴着双眼,等待着故事的下一步剧情。
  “嫩妈我拖了第一回没让走,第二回的时候缆绳断了,飞机给我和那个菲律宾水手带到医院里检查了一番,然后嫩妈给我俩送回来了,后来听嫩妈公司的人讲花钱给这船弄回来了,那个时候还是最高机密呢,嫩妈都有保密费,现在都公开了。”老九说道这里,微微有了些自豪。

  “水头,我真羡慕你,经历过这么多事儿。”卡带有些落寞的说道。
  “卡带,这次刚菓之行你经历过的也算不少了,回去跟别人也有吹牛的资本了呀,不过下一步好好学习一下三副业务,以后还要做三副呢,不能老跟着瘸子大厨混。”我听到卡带对老九献媚,心里有些吃醋,故作严肃的说道。
  卡带有些紧张的点点头,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变脸。
  驶入黑海之后,我们与目的地敖德萨隔海相望,这个号称黑海明珠的乌克兰南部最大的城市,有着良好的文化底蕴,以及完美的地理位置,更重要的是,这里可是乌克兰啊!乌克兰啊!我日,想想都能他妈的硬了。
  “九哥,我热。”乌克兰边防女兵的装扮,让我嗓子不住的冒烟。
  “嫩妈老二,我也不凉快啊。”老九也不停的舔着嘴唇,喉结不停的上下滑动着。

  “九哥,你说这几个能勾引不?”我咽了口唾沫,心想老子在越南可是连思想保守的卫检都不放过,更何况性感开放的乌克兰呀!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整个人已经快要着了。
  “嫩妈老刘,你哎呀什么玩意儿,就你那腰,你能干什么。”老九看了一眼大厨单薄的身躯。
  “哎呀呀,我昨晚吃了快半斤枸杞,这把肯定行!”大厨的腰直的像个苏维埃战士。
  女兵们很享受我们几人热情似火的目光,有几个胆子大的已经开始朝我们抛起了媚眼,要不是为了保护华夏船员的良好形象,我当时就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