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0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心想,可能江帆让曹南去医院有事,就说道:“曹兄,这样,你去你的,我还不能定,下来我在单去。”
  曹南说:“好吧。”
  彭长宜合上电话后,心里就有些牵挂江帆了。羿楠见彭长宜有心事,就小声跟老顾说她从前面一个音像店下车。

  回到办公室,常务副县长郭喜来敲门进来,他手里拿着一卷材料,坐下后说道:“县长,上面的救灾款下来了,你看怎么分配?”
  彭长宜正坐在办公室,看着对面墙上那张麦苗的大照片,正在想江帆,郭喜来进来跟他说话,他居然当时没反应过来,而是看着他愣了一会,才说道:“先跟邬书记商量一下吧。”
  郭喜来说:“我跟邬书记说了,邬书记说让咱们政府这边先拿个意见。”
  彭长宜听了这话心里非常不痛快,这个郭喜来倒是一点都不避嫌,越过他这个县长,提前跟邬友福汇报去了,而且还领了圣旨回来。
  他没有立刻表态,今天开春前,中央财政下拨的扶贫种养项目资金,准时到位,记得当时怎么使用这笔资金的时候,彭长宜就有想法,但是他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毕竟,他不太了解贫困县这些资金使用情况,以他的意见那就是上面拨多少,就下发多少,县里尽量不截留,哪知,大家听到他的意见后没有一个不笑的,郭喜来说,不截留,我们的工作就没法运转了。原来,上面拨的资金,真正用到老百姓手里的并不多。据他了解,中央和省里,每年都会组织巡查,专门调查这些资金的使用情况,如果县里截留,会在账面上反应的,于是,一般情况下,县里就用这笔扶贫款,变作扶贫的具体东西,比如,统一购进果树、猪仔、羊牛等,有时也会是农药、化肥、籽种,发到农民手中,今年,就购进了邹子介的一部分糯玉米籽种。后来齐祥告诉他,许多地区使用这些扶贫款时,大都是这样的路数,猫腻自然也就大同小异了,全国各地都一样。

  救灾款可不同于那些扶贫款,他想了是后问道:“老郭,你说怎么发放?”
  郭喜来说:“我的意见还是统一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发放到农民手里,发放标准就按受灾轻重而定。”
  如果采购成物品,势必老百姓得到的会更少,彭长宜想了想说道:“我的意思,既然是救灾款,那这次咱们就一分钱都不截留了,全都发下去,而且也不要买东西了,太麻烦,直接发钱,要怎么使用让老百姓自己做主,你说这样行吗?”
  郭喜来想了想,说道:“唉,问题倒是没有,只是,专家们早就说过,对于贫困地区的扶困,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你给了他钱,他未必就去干正格的事,兴许打牌喝酒去了。”
  郭喜来说的也是实情,前几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援西部贫困山区一批优质小麦麦种,并且跟农民签订了回购合同,但是,这批麦种发放农民手里后,大部分都被当地农民磨成面粉吃进了肚里,那批优质的小麦麦种就这样被当做了普通粮食,经过人们的肠胃加工后,最终变成了粪土。
  这样的例子固然让人心痛、无奈,但是也不能以偏概全,彭长宜笑了笑说道:“这倒不是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事,你想想,如果咱们搞统一发放东西,你能知道每个家庭最缺的东西是什么吗?咱们买来猪仔,分给农户,让他们喂养,长大了卖钱,吃肉,但是如果家里没有人打猪草怎么办?他兴许这时缺的不是猪仔,而是一辆能够节省时间上下班不迟到的交通工具。我的意思是既然是救灾款,核算后,不管多少,直接发给受灾的农户,让他们拿着这些钱去置办他们最急需的生活用品。”

  郭喜来想了想,说道:“咱们可是从来都没有直接发过钱的,没有这个先例。”
  彭长宜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不发钱,是因为你们这些人没有油水可揩,但是他嘴上却说:“我的意见是发钱,这样咱们工作量也不大,如果发东西工作量大不说,还麻烦,眼下这么忙,顾不过来。”
  郭喜来说道:“要不我再去跟邬书记商量一下?”
  彭长宜听了他这话心里就十分的别扭,政府的工作,我县长说了都不算,你还要跟书记去商量,他强掩住内心的不快,就把手里的笔往桌上一扔,随即站起身来,说道:“好吧。”
  尽管彭长宜没有从脸上和话语中表现出什么,但是从他扔笔和立刻站起来的动作中不难看出,他生气了。

  也许,眼前这位常委副县长没有留意他的动作,也许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表情,跟他来商量本来就是县委书记让他这样做的,他来彭长宜这里只是走了个过场而已,有些事不得不知会他一声,最终决断还是要听县委书记的。所以,郭喜来也没有在意他这两个动作中所传达出的情绪,低头把那份文件一卷,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有些生闷气,又重新坐在座位上,就歪头看了看墙上丁一写的那两幅《出师表》。他把前《出师表》从前到后默读了一遍,当读到“帝曰,我能”时,心绪渐渐平静下来。
  他最近有个习惯,就是每当心情不好或者想发火又不能发的时候,就歪头看墙上挂着的两幅《出师表》,由于字迹太小,按说他是看不清的,但是凭着对这篇文章的印象,他能默读出来,急躁的心境就是在这种专注的辨认过程中平息下来了。
  当初,老顾把这两幅小字挂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时,可能不会想到还有这个功能,老顾也可能因为是小字,离他越近越好,这样才挂在南墙靠近窗户的旁边,跟彭长宜的办公桌在一条直线上。那清丽、隽永、干净的小字,只要看上几眼,无论你心绪多么烦躁不安,保证能涤荡心神,让你神清气爽。

  平静下来的彭长宜最后看了一眼墙上的小字,又低头看了看表,他想回家去看江帆,就想先给丁一打个电话。
  日期:2017-05-09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