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他啊,很有性格的一个人,就在我眼皮底下,都不来见我,还是当年那么任性。”翟炳德从桌上拿起一支笔摆弄着,脸上有了些许的尴尬和无奈的笑容。
  “哦,他是一个很倔强的人,肯定是怕给您添麻烦吧?”他还在小心试探。
  哪知,翟炳德忽然变了脸色,把手里的笔往桌上一扔,说道:“他才不怕给我添麻烦呢,他是怕给某些人添了麻烦!亏我找了他那么长时间……”翟炳德的口气里有了强烈的不满,还有那么一点酸酸的味道,就把头扭向了窗外。
  彭长宜记得那次翟炳德跟他说过,找了老胡好长时间,到过他的出生地的村子和县城,都没有找到他,想着老胡在他眼皮底下,而且他又贵为锦安一号人物,但是老胡就是不出来见他,翟炳德会很受刺激,他会很尴尬,想到这里,彭长宜就心里好气朱国庆多嘴,毕竟,自己的老首长不出来见他,肯定有不见他的理由,说起来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就说道:“您最近见过他吗?我跟他要过联系方式,他都不给我,然后从一个根本就打不进去的电话给我打,我也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挺想他的。”

  翟炳德把脸扭过来,又重新拿起桌上的那支笔,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想他有什么用,人家不想你,死心吧,不想见就不见吧——”
  彭长宜感到他的话有些自言自语。就“嗯”了一声,没再说别的。
  翟炳德又自言自语地说:“是个可怜的人,也是个很苦命的人,就是脾气太臭!”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啊,他在我们那儿看门,跟谁都没有联系,有一次武装部长拿了他没分好的报纸,他追着赶着把那张报纸要了回来,气得武装部长想骂他,但是看他那把年纪也就没理他,是个很不合群的人,就是跟我还合得来。”
  “你是万金油啊。”翟炳德说道。
  “呵呵,您过奖了,我妈妈去世后,我看见年岁大一点的人就特别亲,而且他孤苦伶仃的就像您刚才说得比较可怜,另外我这人也没那么多讲究,喜欢跟他逗乐,尤其是晚上值班跟他喝酒,有时故意捉弄他,欺负他,他也不恼,反而很高兴,喝多了也愿意。”
  “他喝不多酒。”
  “是啊,喝不多,但是他喜欢喝,尤其跟我喝的时候,大部分我都给他弄晕乎了。”彭长宜说到这儿,忽然想起有一次老胡喝酒祭奠什么人的情景,但是他咬了一下嘴唇,没敢说出来。

  “所以我说你是万金油。”
  彭长宜嘿嘿笑了。
  “他身体怎么样?”
  “身体看着还行,就是瘦,他肠胃消化不好,吃了太油的东西或者出门回来,就容易闹肚子,没有三天好不了。”
  “哦?他出门去哪儿?”
  彭长宜一愣,自知说走了嘴,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不谨慎,就说道:“有的时候他也出去转转,我们那里看门的也有假。”

  翟炳德看着彭长宜,不再追问,就说道:“听说他又成了家,你见过他那位吗?”
  见翟炳德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彭长宜这才松了一口气,说:“我没有见过真人,见过照片。”上次老胡跟樊文良从亢州路过,老胡就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被他故意剪小了了尺寸,放在钱包里,彭长宜当时看完后,就把这张照片放进了自己口袋里,不给他了。当时老胡还笑着说,别藏了,这张照片就是照给你看的,我根本就没打算要回。
  想到这里,彭长宜就赶紧拿过自己的手包,打开,从里面的夹层里掏出那张被老胡剪小了的照片,又看了看,站起身,走到翟炳德面前,双手递给了他。
  翟炳德眯着眼,先看了一眼,然后急忙抓过桌上的眼镜,戴上后仔细看了看,说道:“嗯,模样几乎没变,还是那么干练、严肃、精瘦。”他看着看着,就把注意力放在老胡的老伴儿身上,说道:“这个是他的妻子?”
  “是的,刚结婚不久。”
  “哦……”翟炳德有些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彭长宜感到,翟炳德好像也认识老胡的妻子。
  “他们这是在哪儿照的?”翟炳德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彭长宜早就有了准备,因为老胡这张照片,当时在选取角度的时候,就找了一个没有任何明显特征的花坛前照的,背后是一片串红,估计被老胡减掉的那部分有些特征,所以他说道:“这个我没问。”
  翟炳德又盯着看了一会,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把照片放下,摘下了眼睛,揉了揉眼睛,最后又拿起照片,看了最后一眼,有点不舍地递给了彭长宜。
  彭长宜看出,不管老胡怎么怨翟炳德,甚至不理翟炳德,但是翟炳德跟老胡的确有很深的感情,从第一次他就看了出来,心里就有些不忍,说道:“翟书记,这张照片送给您吧,留个纪念。”
  翟炳德看了看照片,他无可奈何地说道:“算了,我不夺人所爱,再说,这是他给你的,还是你留着做纪念吧。”
  彭长宜心想,不要正好,我也不想给你,就把照片收回,重新放在自己的手包里。
  翟炳德站起身,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说道:“就这样吧,我没事了,你来一趟不容易,去看看其他领导还有没有事。”

  彭长宜起身就跟翟炳德告辞,他感觉翟炳德看了那张照片后有些伤感,便没有拖延,及时走了出来,出来后,他把手伸进了自己衣服的后背,才知道早就汗津津了。
  按说,翟书记的屋子里有冷气,自己怎么后背还出了这么多的汗呢?看来,自己的确太紧张了!
  从翟炳德的表情来看,似乎很想念老胡,但是彭长宜不知道为什么老胡不愿见他,只是怨翟炳德当年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樊文良的麻烦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按说樊文良的危机已经过去了,翟炳德不会对樊文良有任何的威胁了,老胡为什么还不理这个曾经的老部下呢?
  彭长宜不得而知。
  彭长宜去了董市长那儿,见他的屋子里有人,就说自己没事,就是来问问市长有什么指示没有,董市长说没有,你到戴秘书长那边坐会吧。
  彭长宜就出来了,他没有即刻去戴秘书长哪儿,而是去旁边的岳副市长那里坐了一会,最近,他发现这个岳副市长往下边活动的比较频繁,估计也是一只很有潜力的股票,他特地在他那里多坐了一会,后来岳副市长约的人到了,彭长宜就起身告辞,他又到了戴秘书长那里,本来他想看看领导们谁有空,中午在一起吃顿饭,可是人家都有安排,他就跟老顾随便吃了一点就回三源了。

  快到三源县城的时候,老顾接到了小庞打来的电话,小庞问老顾他们回来了吗?老顾说正在往回赶,小庞说县长睡着了吗?老顾就直起身,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彭长宜,说道:“醒了。”说着,就把电话给了彭长宜。
  彭长宜接过来后,小庞说:“县长,回来了,我估计你们正在路上,还怕吵醒您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