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副校长松了一口气,说道:“没有人员伤亡就好。准备补种什么作物?”
  “有的说种油菜,有的说种秋玉米,尽量补呗,能种什么就种什么。”江帆有些气喘。
  袁副校长觉得江帆很虚弱,就说:“江帆同学,你好好养病,等你好了,我们好好探讨一下发展县域经济的问题,好不好?”
  “太好了,能有机会聆听校长教诲,江帆有幸。”
  “哈哈,不是聆听我的教诲,而是我要聆听你的经验,是向你学习。”袁副校长很谦虚。
  江帆赶忙欠身,说道:“校长您言重了,我那篇论文都是平时自己在工作中的一些思考,站位低,都是眼前的那点事,真正具有指导意义的还得说是您的文章和见地,您是学者型的领导,具有实践经验,又有理论水平,您才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啊!”他说完,又轻轻地咳了两声。
  袁副校长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咱们今天不讨论这些问题,等你好了,咱们有的是时间探讨,祝你早日康复,我可是盼着你出院啊。”
  “校长,我出院后就去找您。”
  “好的,那咱们就再见。”说着,跟江帆握手再见。
  江帆送走了校长,他就没了困意,仔细回忆着自己那篇论文的内容,琢磨着下次和袁副校长相见的话题……
  再说,此时的彭长宜也赶到了翟炳德的办公室,翟炳德换了新秘书,他原来的那个秘书到基层县去任职去了。这个秘书在问清了彭长宜是谁后,就直接把他领进了远离翟炳德办公室的一间小书房里,这里,翟炳德正在练书法,见彭长宜进来,连头都没抬,就说:“来了,多长时间到的?”

  彭长宜笑笑,说道:“扣除上高速路和下高速路打卡交钱的时间、等红绿灯的时间,再扣除进门登记耽误的时间,我接到你的电话后到赶到,去伪存真,实际上我只用了59分钟的时间,应该不算迟到。”
  翟炳德就抬头看了一眼彭长宜,见彭长宜态度严肃认真,一本正经的样子,在心里就有些好笑,但是他忍住了,说道:“如果都扣除的话,你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用,我打完电话你就即刻就出现在我面前了,是不是?”
  “理论上讲是这样。”
  “狡辩!”
  “不敢。”彭长宜郑重其事地低下头,故意做出知错的样子。
  翟炳德放下了笔,到旁边的洗脸盆洗了洗手,说道:“走,回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翟炳德脸上明显的严肃了起来,他坐在宽大的班台后面,看着彭长宜说道:“知道为什么把你叫来吗?”
  “首长之意,不敢随便揣摩。”
  翟炳德心想嘴还停硬,从桌上拿出那份晚报,“啪”地往桌上一摔,说道:“那几具尸体怎么回事?”
  彭长宜在路上就想到他可能会问到的问题,其中,就会有尸体的事,心里早就有了准备,就说:“这个……这个我们开会着,准备下来研究一下怎么跟上级汇报呢。”
  翟炳德一听彭长宜这么说,就用手拖住下巴,煞有介事地看着他,说:“是不是研究咋怎么对付我。”
  彭长宜心想,当然是了,恐怕二十多个市县的人,都在研究怎么对付你,但他没这样说,而是说道:“岂敢。”
  “那错怪你们了?”
  “您是有怪没有错。”
  翟炳德看看他,说:“接着说下去。”
  “没有了,说完了。”彭长宜抬起头,看着他,认真地说到。
  “这就完了?”
  “完了。”彭长宜心想,我都保证了不会越过县委向上汇报这事,直跟你说等研究后再汇报,这么大的领导,理解能力这么差……
  “啪。”翟炳德用手使劲地拍了一下桌子,腾地站了起来,走到彭长宜面前,说道:“行,你小子行,会跟我玩弯弯绕了是不?”
  彭长宜吓得睁大了眼睛,故意装作无辜的样子,不解地看着翟炳德。
  翟炳德气得脸都白了,他在屋子里转了几步,又走到他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声说道:“你说,你到底还想不想干?”
  翟炳德的声音很大,以至于秘书推门进来,他往里看了看后,又缩了回去。
  彭长宜吓的一激灵,故意夸大了脸上惊恐和不解的表情,心说,鬼才不想干呢,我做梦都想干,往上数八辈儿祖宗都想干但他们都没干上,八辈儿祖宗想干都没干上的县长我干上了,我干嘛不想干?我烧包呀?我又没犯错误,但嘴上却认真地回到:“想干。”说完,很无辜地看着他。
  “你少跟装这份孬样!”翟炳德说着,又回到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来,说道:“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单独跟我汇报?”
  “这个,因为我已经在会上明确表态,在常委意见没有统一的情况下,我不会越过县委直接汇报。”

  翟炳德看了看他,说道:“你很讲原则啊?”
  “是,我的确是这样表的态,所以,尽管心里多么想,也压住了跟您汇报的欲望。”
  这话翟炳德信,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彭长宜是这个性格,他说道:“发现了七具尸体都不汇报,是不是有一天三源发生政变你也不汇报?还有没有组织纪律?”
  彭长宜一看翟炳德真的生气了,就说道:“翟书记,您别生气了,这事我也很纠结,尽管还没来得及跟您说,但是我心里也一直在想着以什么样的方式汇报这事,也的确没有放下。”
  翟炳德看了彭长宜一眼,知道这段他也比较辛苦,脸晒得跟紫茄子一样,就缓了语气说道:“矿难时,我就跟你说,有什么情况给我直接打电话沟通,白天不方便,晚上还不方便吗?”
  “是,是我错了……”彭长宜认真地说道。
  “呦呵,还知道承认错误,可真不简单。你想想,最近一大段时间,你们做了多少事,锦安市委又知道多少?”
  彭长宜一听这话,就彻底放下心来了,本来,七具无名尸,不足以震怒翟炳德这个市委书记的,关键之关键还是因为自己没有大事小事的跟他汇报,想敲打敲打自己了,就急忙说道:“这阵的确太忙,觉着没有必要惊动您的就先不汇报或者暂缓汇报。我就是再傻,也知道头上的这顶乌纱是谁给的,也知道该对谁负责,之所以汇报的少了,除去忙之外,另外,我还有那么一点小虚荣心,唯恐跟您汇报多了,让您瞧不起,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处理一些事情,嘿嘿,所以……”

  说到这里,他偷眼看了一下翟炳德,发现翟炳德正在死盯着自己,就赶紧一缩脖子,咧嘴说道:“我接受您的批评,以后定将引以为戒,请您以观后效。”
  “检查都做得这么阴阳怪气的,哼!”翟炳德重重地哼了一声,但是口气明显温和多了,他说道:“你们县准备怎么处理这几具尸体?”
  “其实翟书记,您就是不训我,我也该跟您汇报了,因为我眼下的确遇到了困难,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我和有福书记产生了分歧,我主张成立专案组,立案调查,他主张按无名尸处理,另外,县公丨安丨局技术科对尸体的死亡时间做出了鉴定,说是死于十年前,死因是溺水而死。”彭长宜一口气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