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心里被恐惧笼罩着,但还是嬉皮笑脸地说道:“您老人家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
  “我能不发火吗?三源,还是不是锦安的三源?”翟炳德火气依然很大。
  彭长宜一听,就赶紧赖声赖气地说道:“是,是锦安的三源!”他不敢多说话,他要用最经济的话,来引出翟炳德更多的话,以便他彭长宜好摸清对方的火力。
  “邬友福有什么事瞒着我也就罢了,没想到你小子怎么也跟着他学?三源是锦安的三源,是***的三源,不是你们个人的天下!”

  听翟书记这么说,彭长宜心里反而有底了,他平静地说道:“呵呵,您干吗发那么大的火呀?有什么事您尽管批评。”
  “我不会给你留客气!我让你干嘛去了?是让你给我好好干,让你给我当好三源的家,没让你跟我捉迷藏转影背。我限你一个小时,赶快从三源给我滚过来!”
  彭长宜对翟炳德这样骂自己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说道:“是,我即刻往您那边滚,不过您可要接住我,别让我滚到马路沟子里去。”
  “滚过来再说。”说着,“啪”,就挂了电话。
  汗,从彭长宜的后背和额头上就冒了出来,他合上电话,看了小窦一眼,小窦冲他一伸舌头,递给他一张纸巾,说道:“嘻嘻,挨骂了?”

  彭长宜接过纸巾,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道:“嘻嘻什么,我挨骂你怎么那么高兴?”说着,故意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小窦一吐舌头,说道:“谁这么大胆,敢骂我彭大将军?”
  彭长宜看着小窦那双古怪精灵般的羚羊眼,他当然不能正面回答她,就说道:“放心,肯定不是小强?”
  小窦一听,就泄了气,说道:“怎么又说他了……”
  彭长宜笑笑,把褚小强的那份材料塞进自己的手包里,把那个空信封又给了小窦,说道:“小窦,我有急事,得赶紧走,谢谢你,对了,你把云中小学边上的那片草场起个名字,以后成了景点,是要有名字的。”
  小窦一听这话,她的两眼就放出光来,说道:“真的?真的让我来命名?”
  彭长宜说:“真的。”
  “哦,那太好了,我回去跟同学们商量一下,看看用什么名字好,不过那天有个学生又画了一张,就是老刘的孩子画的,他自己给自己这幅作品起了个名字,叫云中草原,当时我很喜欢这个题目,您看用这个怎么样?”
  彭长宜想了想说:“不错。这样,我先走,下来咱们再议。”
  小窦知道不能跟县长一起出去,就站起来跟他摆手再见。
  彭长宜来到吧台,给吧台放下两百块钱后就离开了。

  他走出门口,张望了一下,刚想给老顾打电话,见老顾开着车过了,他上了车,就直奔锦安而去。
  路上,彭长宜反复琢磨着翟炳德话里透出的意思,很明显,尽管他骂了彭长宜,但是,明显透出对邬友福的不瞒。他有些纳闷,难道他们跟岳副市长汇报的事,岳副市长没有告诉翟炳德吗?
  其实,到三源来后,彭长宜就没怎么单独跟翟炳德汇报什么,倒不是他不想汇报,而是不敢贸然汇报,一来摸不清翟炳德跟邬友福的关系,二来也不想因此让邬友福对自己有看法,所以,除去红色旅游上的一些项目进行正常的汇报外,非正常的汇报几乎没有过,因为他跟邬友福也没有明显的分歧。
  另外,彭长宜认为,有些非正常的汇报多了,就会让领导反感,不说不好,说了也不好,给领导添堵不说,还落个自己是非多的毛病。比如,郄允才来,彭长宜还给邬友福提醒了,但是邬友福没有跟上边打招呼,自己越过邬友福向上报告这事有些不妥。

  有的时候,即便让上级领导劈头盖脸地骂一顿,也不要迈张了脚步,那样就给领导造成你野心大、欲望高、不善于合作的印象,反而不好。
  思来想去,彭长宜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错误让翟炳德捏住的,无非就是矿难结束后,自己汇报的少了,如果他对自己真的有看法,或者自己犯下什么大错,就不会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了,想到这里,他跟老顾说道:“到了锦安市中心再叫我,我眯一会儿。”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北京,中央党校医院里,护士正在用消毒棉签擦拭江帆的手背,准备给他输液。
  江帆从不看这个过程,而是把头扭向了窗外。窗外,一棵有百年树龄的合欢树,像一只手臂一样,遮住了一部分阳光,使阳光不至于直射进来,树梢上,开满了粉嫩、毛茸茸的绒花,给这个房间,增添了别样的美好和温馨。
  随着手背上传来的一阵轻微的刺痛,江帆微微皱了一下眉,这才回过头。护士将针头用胶布固定好后,仔细调整着药液滴落的速度,然后又问了他几句话就出去了。
  这时,小许手里拎着两只食品袋进来了,小许说道:“市长,您看我买了什么来了?”说着,就把一个透明的食品袋放在床头柜上,江帆一看,无力地笑了一下,说道:“呵呵,煮玉米。”
  “这可不是一般的煮玉米。”
  “呵呵,难不成你这玉米还出了二般了?”
  小许见市长今天情绪不错,就很高兴,市长已经有三天不吃东西了,只是喝点水,人已经非常憔悴了,他想方设法给他买东西吃,怎奈,最后都吃进了自己嘴里,今天,他是意外看到了煮玉米,就心血来潮地买来了,他神秘地说道:
  “市长,这煮玉米来自三源。”
  “哦?”江帆一听,眼睛就盯着玉米看。
  “是三源的人在医院门口卖的,据说每天不到十一点就卖没了,非常抢手,您是不是来食欲了?”
  “特别新鲜,不像别处卖的煮玉米,反复在锅里煮,而且没有玉米的清香味,好多人都是闻着味去买他的煮玉米的。”
  小许在卖力地推销他买的煮玉米,并且,把袋子打开,立刻,一股煮玉米的清香立刻散发出来,江帆使劲闻了闻,立刻有了食欲,说道:
  “不错,闻到香味了。”
  小许一听,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就是,就是,特别香,我就知道您肯定有食欲。”
  江帆笑了,就想往床头上靠靠,怎奈浑身骨节酸痛,没有什么力气,小许急忙过来,说道:“您别动,我把床摇起来。”
  “不用。”江帆制止了他,他从来都不让小许摇床,他认为那是重病患者才这样,他只是重感冒、发烧而已,就说:“把枕头和被子垫在床头,我靠着吃就行了。”
  小许过来,给他垫好身后的东西,江帆就靠在了床头,眼睛看着那根玉米。
  小许高兴极了,说道:“市长,您终于想吃东西了,太好了!我还买了小米粥。”
  “我先对付那根玉米吧。”江帆有些力气不支,闭上了眼睛。
  小许急忙拿过一块湿毛巾,细心地给江帆擦着手,最后才递给他那根玉米。
  江帆先在鼻子底下闻闻,说道:“不错,是邹子介的味道。”
  “哈哈。”小许高兴地笑了,说道:“这还能闻到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