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异样。
  一般的人,在这个时候,大概会求饶吧。
  对不起,别杀我,饶了我,好不好,我愿意付出一切。
  一般的人会这样说。
  血手却不同,她说着让人反胃的话,在她眼里。却是理所当然,怪不得有那样的杀人癖好。
  “不说话,很好,你在犹豫吧,董宁,你心里说想杀我的,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你下不了决心,你好没用啊!上我不敢上,杀我也不敢杀。”

  我一脚踹了过去。把血手踹倒,我说:“闭嘴!”
  血手却笑的更大声了,她一边笑一边挣扎着坐了起来,她看着我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目光很可怕,有一种会把你一口吞掉的感觉。
  “董宁,我们是一类人,我变态,你也是。只是你一直压抑着那种冲动,对吗?为什么不释放出来,为什么要活的那么辛苦,想上就上,想杀就杀,有什么好犹豫的,我是一个恶人,你可以展现你最恶劣的一面。”
  我冷笑,说道:“你不是我,就别装的了解我。”
  血手说:“好吧。既然你不杀我,可不可以放我走呢。”
  我笑了,说道:“你做梦吗?”
  血手叹了一口气,说道:“好无趣啊!本来以为你跟我是一类人,没想到高看你了,你不是男人,你不杀我,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因为我会找上白子惠,用最残忍的手段对付她,我会找几个大汉让她尝尝真正男人的味道,在她最爽的时候,割断她的喉咙,鲜血喷在她没穿衣服的身体上...”

  我怒不可恕,伸手捏住了血手的脖子。
  血手说话变得困难,断断续续的。
  “董宁,你...生气啦!”
  我说:“你说的太多了。”
  血手笑着说:“我...还能说,你知道...我做的出来,我会让...”

  我下了狠手,血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我松开了手,血手剧烈的咳嗦了几声,说道:“放过你,你会后悔的。”
  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意,我淡淡的说:“既然这样,那便如你所愿吧。”
  我拿出了刀,用力快速的在血手喉咙上一割,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好热。血手竟然笑了,笑得既开心又痛苦。
  我瞬间惊醒过来,我到底干了什么,杀血手没问题,可是幕后主使是谁,我根本没问,刚才我好像失去了智力,完全不理智了,还有,这件事好像有疑点,血手被我追到,似乎便放弃了抵抗,她是杀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有什么目的吗?
  我呆若木鸡,半蹲着,血手的身子摇晃,最终力不可支,倒在了地上,身子抽搐了几下,没有了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来了,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感觉特别的虚弱,刚才的追踪,加上之后的杀人,耗费了太多体力,更不要说之前的伤,还有今夜的枪伤。
  来的人是齐语兰,还有她的人,外边被封锁了,齐语兰来到现场,看到地上的尸体,叹了一口气。
  我没说什么,做错了也挽回不了,人我已经杀了,可是我有点后悔,虽然杀了血手,可危机还在,到底是谁找人杀我,现在还不知道,死了血手,还有其他的人。
  齐语兰看完了现场,吩咐身后的人处理现场,然后跟我说,“走吧,送你去医院。”
  我点了点头,晚上任性了一把,不敢说拒绝的话了。

  上了车,齐语兰开车。五分钟之内,齐语兰没说话,气氛有些紧张。
  “伤口还好吗?”
  我说:“还好,就是有点累。”
  齐语兰说道:“活该,让你拼命。”
  我笑笑,没说话。
  齐语兰骂了一句,应该没事了。
  “血手活着比较有利。”
  我说:“我知道。”
  齐语兰说道:“你知道还要杀她。”
  我说:“没控制住。”
  齐语兰说道:“算了,杀就杀了吧,不过你需要写个报告,毕竟你现在是六组组长。这件事你有不理智的地方。”
  我说:“好,没问题。”
  齐语兰说:“幕后的人知道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齐语兰看了我一眼,说道:“还以为你搞清楚之后才杀的人。”
  我说:“没来得及。”
  齐语兰说道:“好吧,你好好养一养。”
  我点了点头。
  又开了几分钟,我突然感觉不舒服起来,身子发软,没有力气,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齐语兰察觉不对,说道:“董宁,你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
  说完,我听到她在打电话,是跟医院那边联系,不过这个时候,我听的不是很清楚,两次枪伤,加在一起,还有今天拼了命,透支了体力。
  到了医院。我被放在了担架上,往医院里面推,我意识有些模糊,不过我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喊。
  “董宁,你怎么了,董宁,你醒醒。”

  白子惠的声音。
  她怎么在?
  “董宁,答应我,你一定不要有事。”
  笨蛋,我怎么会有事呢。我还要好好活着呢。
  对了,那个血手,我帮你杀了,你可以放心了,没有人再会害你了,没有人再惦记着如何虐待你,伤害我。
  我这样想着,白子惠的妈妈阻止我跟白子惠继续下去,可她阻止不了思想,我想怎么想,我就怎么想。
  呜呜呜!
  怎么有人哭。
  我还没死呢。

  白子惠,不是吧,我的命硬着呢,就算我们以后不在一起,我也会保护你的,那样,我要活很久很久,你也要活很久很久。
  “妈,你别拦着我,我要看着他。”
  “子惠。你别这样,董宁,他没事的,你回去休息吧,你也要注意身体啊!”
  “不,放开我。”
  “子惠,听话,哎,这个董宁也是的,怎么刚出院又受伤了呢。子惠,你好好看看,不是妈妈的问题,实在是董宁身边太危险了,你要理解我。”

  突然,什么东西扑在了我胸前,随后,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董宁,我爱你。”
  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这是入院的第四天。
  杀死血手那件事已经过去,虽然过去了,可是还有诸多事情,毕竟我当时的选择不理智,虽说情有可原,可国家机关不会在乎个人意志。
  齐语兰让我安心静养,先不要理这些事,伤养好了之后再考虑。
  我现在确实没有心思处理,接连的枪伤,加上那一晚的长途奔袭,身体透支,现在全部找了回来,从这个方面来说,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不爱惜身体,身体自然不会爱惜你。

  护工又被请了过来。那个男护工还挺高兴,还开我的玩笑,他说董哥你这二进宫啊!
  我笑笑,骂了他一句。
  经历了死亡和鲜血,是时候过过平淡生活了。
  我说过,我喜欢刺激,喜欢那种掌控别人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得到了满足,暂时便不会去想,就跟吸丨毒丨一样,满足了毒瘾,暂时能平静一段时间。
  杀死血手,这段记忆,足够我一段时间回味了。
  其实血手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我也是变态。
  日期:2017-05-09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