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觉得这些数据应该是银行账号,只是被打乱了,假如不知道其中的奥秘,这些数据没有任何意义,要想得到一个有效的组合就必须知道其中的规律,这些规律肯定在财神的遗嘱里面。
  陆鸣忍不住想起那天无意中路过的中山路金融一条街,那些气派的外国银行、闪闪发光的铜牌、高高的台阶,身穿制服的体面的司机以及进进出出的不可一世的男男女女,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面前的这些神秘的数据让他产生了一种幻觉,仿佛那种渴望而不可及的生活方式距离他并不遥远,甚至唾手可得。

  当他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将代表财神走进那些银行的时候,忍不住一阵心痒难搔,可随即就猛然惊醒过来。
  跑到窗口向着外面偷窥了好一阵,总觉得街上的每一个人都显得可疑,有好几个人甚至还有意无意朝着他的窗户瞟上一眼,顿时紧张的喘不过气来。
  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也许监视跟踪自己的并不是一个人,屋子外面肯定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盯着自己的出租屋。不用说,他们就等着自己的手伸向财神的钱呢,等待自己的将是一副铮光瓦亮的手铐。
  妈的,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他们凭什么就那么肯定自己是财神的遗嘱执行人呢?该死的王大麻子,肯定是他从中捣鬼,否则丨警丨察怎么知道自己和财神的关系。

  陆鸣嘴里骂骂咧咧走回来,马上把桌子上的纸条撕个粉碎,最后还觉得不安全,又把纸屑搜罗在一起,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然后颤巍巍的爬上床去,躺在那里点上一支假中华烟,伸手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意识到刚才的那一刻,第一次觉得自己距离财神的遗产近在咫尺。
  第三天,陆鸣再也“宅”不住了,大清早就爬起来准备进城,还特意穿上了那天在地摊上买来的新衬衫。
  趁着吃早饭的功夫,他又把早就写好的简历仔细检查了一遍,这倒不是担心里面有错别字,而是再次斟酌一下是不是经得起推敲。

  说实话,为了这份简历让他死了不少脑细胞,首先他的履历简单的没什么可写的东西,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只在一家工厂打过工,一句话就能交代的清清楚楚。
  而大学生活除了考试作弊之外也乏善可陈,既没有得过奖,也没有当过学生会或者班里面的领导干部。
  虽然学习成绩能排的进前十名,却没法证明,因为连起码毕业证都没有,好在李晓梅可能已经把他这段人生经历和那个卉姐沟通过了。
  可一份简历总要在上面写点什么吧,起码一张A4纸要写满一半吧,要不然也拿不出手啊,三言两语的人家肯定以为自己是个敷衍了事的人呢。
  最重要的是,唯一的一份打工经历还不能写上去,假如把那家工厂的名字写上去,万一有人给那边打个电话了解一下自己的表现的话,岂不是马上就知道自己是个缓刑犯?
  没办法,陆鸣只好先在简历的前半部分罗列了几条自己的优点,比如吃苦耐劳、兢兢业业、服从领导安排等等。
  最后就编造了一家根本不存在的公司做为自己上一份工作的履历,而工作岗位也不是在生产线上,而是变成了业务主管。

  幸运的是在韩玲帮他从工厂拿回来的简单行李中找到了几张证件照片,否则他还要跑到照相馆去拍光头照。
  说实话,陆鸣看着自己的这份简历都忍不住脸红,可没办法啊,谁让自己唯一的一点人生经历被沾上了污点呢。
  他相信,自己如果“勇敢”地写上自己真实的简历,就算有李晓梅的面子,这份工作也无法得到,最后还会搞的在老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
  所以,他只能抱着侥幸的心理铤而走险,他赌李晓梅和卉姐的私人关系能够帮助他隐瞒过往不光彩的历史。
  再说他将来的岗位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业务员,只要能力没问题,公司人力部门还不至于翻自己的老底子吧。
  经过一番复杂的心理斗争,陆鸣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等到窗户外面渐渐热闹起来的时候,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拨通了李晓梅的电话,用一副兴高采烈的语气说道:“小梅,我这边的手续都办利索了,打算上午去公司……你方便吗……”
  李晓梅倒是没有任何怀疑,爽快地说道:“那你来吧,今天上午我一直在办公室,记住,28层啊……”
  陆鸣马上就把自己伪造简历的内疚抛到了九霄云外,顿时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一想到每个月四千大元的薪水,忍不住哼哼起“我的未来不是梦……”
  出门前还特意在一面破镜子面前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尊容,帽子戴上又脱,脱了又戴,在经过一番比较之后,他还是决定戴着帽子,虽然光头不一定都是罪犯,可确实有点扎眼。
  我剃光脑袋是为了更好的接受阳光。
  陆鸣下楼的时候还想好了万一公司有同事问起自己为什么剃光头时的一个俏皮的回答,当然最好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反正要不了多久,光秃秃的脑袋上就会重生华发。
  刚从楼下下来,一抬头就看见女房东站在小院子里,正一脸警惕地注视着他。
  陆鸣皱皱眉头,心想,也不到交房租的时间啊,干嘛这么看着自己,那眼神就像是盯着一个欠房租的人似的。
  “大妈,早啊……”陆鸣挤出一丝笑容招呼道。
  女人没出声,一双眼睛却看着大门外,陆鸣正自疑惑,就看见一个四五十岁、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进来,心中忍不住一阵狂跳,可仔细一看,却又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竟然是卢家湾派出所的张所长。
  妈的,该不会是昨天抽了自己的一根假烟,今天就来找麻烦吧?这下糟了,自己的身份可要被女房东知道了。

  只要被她知道,要不了一个小时,这条街上的人也就差不多都知道这里住着一个缓刑犯了,搞不好马上就会赶自己出去呢。
  日期:2017-06-04 07: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