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3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指了指王国庆,道,“去把方华叫来!”

  王国庆一溜烟下楼去了,方华在招待所一楼住,准备明天向李杭朋那边交代问题。
  现在的情况是,阿拉图哨所的两位主官都没在位,这显然是发生士兵失踪事件的因素之一。李牧有些懊悔,怎么忽略了这一点呢。
  失踪还是私自离队,在了解到情况之前,无法做一个定论。两者的性质也完全的不一样。
  方华很快过来了,他根本睡不着。

  当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嘴唇都有些颤抖,并不是因为寒冷。
  李牧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神情变化,加强了语气问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方华飞快地回过神来,目光躲闪着,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能确定,但……应该和金宇有关。”
  “说清楚!”李牧徒然一喝!
  方华浑身打了个激灵,说道,“刘飞犯过错误,金宇收了他的钱,当时力压下来没有报,保住了他。”
  “什么错误?”李牧厉声问道。
  方华艰难地吞了吞口水,道,“调戏妇女……”
  小心地抬起头,方华看到了脸色阴沉下来的李牧,忙不迭地解释,“团长,当时我没办法,金宇为人很强势,他叔叔当时是地方领导,我……但我没有收过一分钱!我保证!”
  李牧已经在心里给方华判了死刑,这个人不能留了。之前肖铁宇开会说起来的时候,李牧对方华还存了一丝治病救人的心思,现在是彻底的对此人失望了。
  哪怕是没收钱,也逃不掉一个知情不报甚至合谋的罪名。
  哪怕方华尽到一半的指导员职责,也不会埋下这样的祸根。
  此时,李牧基本是可以肯定,刘飞一定是得知了金宇和方华的事情,被吓到了,如果刘飞是私自离队的话。主观意识的私自离队与客观意外的失踪,在两者之间,李牧希望是前者。
  说到底,人命最重要。
  李牧不再理会方华,王国庆把方华送回房间,叫来两人守住了他的门口,等于是限制了活动。
  随即,李牧去审问了金宇,情况便清晰起来。
  正如方华所交代的,两年前刘飞转士官没多久,一次到镇区里来,调戏了妇女,被群众告状。金宇废了很大力气才把这件事情压下去,私下里解决,为此收了刘飞十万块钱。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金宇被抓的消息,一定是泄露了,而且是定向泄露给了刘飞。

  暂且没时间想其他的,找到人是首先要做的。
  才走出招待所,石磊从机关楼那边跑过来,从他的神情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他知道了阿拉图哨所的事情。
  “班长,我得回去阿拉图哨所。”石磊直接说。
  李牧问道,“有多少干部在哨所?”
  “只有两个排长。”石磊沉声说道,“我了解刘飞这个人,没什么胆子,他不会私自离队的,我看八成是出了什么意外。当时他和另外一个兵负责流动哨。那个兵拉肚子,回来之后没看到刘飞。我大概知道是在具体哪个位置出的事。”
  李牧却是缓缓摇头说,“我担心他是主动脱离部队。金宇已经交代了。”

  他把金宇交代的情况说了一遍,石磊顿时愣了,他居然的完全的被蒙在了鼓里。
  好一阵子,石磊语气严重地说道,“班长,这样的话,刘飞极有可能走极端。如果他出了境,不管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后果都会非常严重……他当时正在巡逻,身带着枪,而且有五发子丨弹丨。”
  不能再犹豫了。
  王国庆刚刚跑出来,听见李牧冲他说,“去把警卫连集合起来,马出发去阿拉图哨所!”
  “是!”
  赵大康和肖铁宇小跑着过来,此时,小车队的值班士官已经接到了通知,把团长的座驾开了过来,接着是赵大康的四号车然后是肖铁宇的八号车。本来三号车应该是赵大康的,但徐清泉的资格他老,坐了三号车,他只能用四号车。
  “团长。”赵大康不顾脑袋的雪花,脚步没停说道,“我已经给阿拉图哨所的值班干部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尽快把人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肖铁宇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李牧。在三个小时前,他还在晚间召开的军事会议替方华说话,一转眼,阿拉图哨所又出大事。
  连队两名主官齐齐出问题,这已经足够说明情况了。
  “团长,我现在出发去阿拉图哨所。”肖铁宇说道。
  李牧摆手道,“你留在团部。赵副团长,你跟我去阿拉图哨所。”
  说完李牧转身钻进了二代勇士,石磊和他一起坐到了后排去。赵大康也急忙了他的猎豹。那边,警卫连已经集结完毕,全部登车,司令部的干部除留下值班的,全部出动,和警卫连一道乘车紧跟着两位领导的车,组成了车队一路疾驰出了营区。
  肖铁宇在原地发着呆,他知道,自己在李牧心里已经属于可有可无的部门领导了。想到这里,肖铁宇杀了方华的心都有了。他绝对知道,方华在向他汇报的时候,隐瞒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方华当时汇报的时候把金宇的事情全部都讲出来,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按照规定,边防哨所的驻军,一年轮换一次。
  这个规定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首先考虑到的是兵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毕竟几乎所有的边海防哨所都是孤独的,生活是枯燥的。待的时间长了,人的心理和精神很容易出问题。
  其实更多时候,边防哨所的干部最头疼的事情,总会出的一致——如何保证兵们的心理健康思维活跃。
  然而,刘飞则在阿拉图哨所待了整整三年,整整三年没有轮换过岗位。包括他在内,52营6连的官兵,几乎都没有轮换过。好些年来都是,只要下连分到了阿拉图哨所,一直待下去,直到退伍的那一天。
  对哨所周边,刘飞再熟悉不过,熟悉到每一寸土地和每一个小山头。
  他的确是因为害怕选择了私自离队。当他得知金宇被抓之后,他知道完了。两年前的那件事情一直是他心里的一道伤,心惊胆战的原以为能够撑到退伍——还有一年退伍,他也知道,只要金宇还在701团,那件事情没人会追究。
  这几天团里的动作让他越来越害怕,终于,金宇被抓的消息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侥幸心理再没有了。
  连金宇都被抓了,两年前那件事情一旦被翻出来,刘飞能够想象得到自己会被开军人公审大会之后押送回家。人生的档案会留下消除不掉的污点,走到哪里都会被瞧不起并且会受到歧视的人生污点。

  日期:2017-05-0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