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见,陆建民隐瞒巨额赃款的事根本不是什么秘密,陆鸣在里面待了这么久,怎么会一点不知道呢?所以,他才会在愤怒之余冲吴淼喊出‘你们不就是想要财神的钱吗’这种直白的话……”
  潘浩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这小子有点刮目相看了……”

  肖长乐摆摆手说道:“还有一件事跟各位打个招呼,我今天跟东江市公丨安丨局联系了一下,陆建民和周怡死亡的消息就要向社会公布了,陆建民死亡的性质暂定为心脏衰竭,周怡定性为自杀,至于真相还有待调查……
  这是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一个策略,不过,监管医院人多嘴杂,我看瞒不住,好在这件事和老百姓没多大关系,最终还是公丨安丨系统内部的事情……
  我们且先不管陆建民和周怡死亡的性质,一旦这件事公布出来,社会上肯定会引起不同反响,陆建民的同伙在松一口气的同时,不排除会对他留下的赃款蠢蠢欲动,我们必须密切关注来自各方面的消息……
  为了给我们追缴赃款提供契机,卢局长在家里已经给陆建民的儿媳妇陈丹菲做通了思想工作,过几天她就要来东江市处理陆建民的后事,和她一起来的还有陆建民的几个非直系亲属……”

  说完,扭头看着吴淼说道:“既然你已经被陆鸣认出来了,已经不适合在做监控他的工作,我给你安排一个新任务……”
  吴淼犹豫道:“你是想让我协助陈丹菲处理陆建民的后事?”
  肖长乐点点头说道:“虽然陈丹菲因为她父母的大义灭亲没有被卷入公公和丈夫的案子,但在陆建民赃款的去向问题上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就算她不是知情者,但由于身份特殊,不排除有人试图打她的注意,我们应该对她在东江市的一举一动予以严密的监视……
  另外,周怡的家属得知她自杀的消息之后肯定不会轻易罢休,据悉她的女儿已经从美国回来了,我们必须协助东江市方面做好家属的安抚工作,这项工作就交给你和尹正文,我希望你们能从中发现对追缴赃款有价值的信息……”
  徐晓帆说道:“周怡的家属也倒罢了,他们最多闹点情绪,但陈丹菲可是陆建民目前在世的唯一直系亲属……就算我们不怀疑她是赃款去向的知情者,可那些暗中觊觎陆建民赃款的人可不一定这么想。
  所以,她这次来东江市处理后事,一方面有助于我们更多了解陆建民在东江市的社会关系,另一方面也不能排除陈丹菲自己存有个人野心,不管怎么说,她的女儿可是陆建民的亲孙女……”
  潘浩不屑地说道:“还用得着局里面做她的工作?一听陆建民死了,她肯定眼巴巴地赶过来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陆建明和他儿子的大部分财产虽然已经被我们冻结,但属于他老婆的私人财产就不是一个小数目,陈丹菲的女儿是唯一合法继承人,就不信她不动心……
  说实话,我对这个女人一直抱有疑心,因为在陆建民案子上她表现的太低调了,总有种刻意伪装自己的嫌疑,别忘了她可是跟着丈夫公公一起出逃的人……”
  赵振山说道:“陆建民要是知道是陈丹菲来替他料理后事,肯定死不瞑目……据说她打到看守所的伙食费陆建民都原封不动……”
  周玉露忽然问道:“对了,陆建民在东江市看守所的花销都是谁提供的……”
  潘浩说道:“听说是他在W市的一个舅舅,生前肯定得到过陆建民的不少好处,不过也算有良心了,毕竟陆建民出事之后,他的好所亲戚都做了缩头乌龟……”
  肖长乐拍拍手说道:“先不扯这些,我明确一下近一段时间的工作方向……总的来说就是三个方向……
  一是查清陆建民和周怡的真实死因,当然这项工作主要由我们东江市的同行负责,可我们也不能不闻不问,起码要紧紧抓住蒋竹君这个线索,争取在她那里寻找到突破口……
  二是继续严密监控陆鸣的行踪,凡是跟他接触过的每一个人都不能轻易放过……从现在起,吴淼和赵振山归晓帆指挥,最迟明天,我要看见你们的详细行动方案……

  三是马上联系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凡是我们认为有必要密切注意的人或单位,都必须对他的通信进行实施监控,这项工作由王洪文负责……对了,陆鸣新手机监听问题解决了吗?
  徐晓帆抱怨道:“早就申请了,可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方面一直没有回复……”
  肖长乐不满道:“怎么搞的,这些天正是非常时期……洪文,前些天人手紧张,现在你专门负责这项工作,马上落实对陆鸣的通信监控……”
  王洪文说道:“肖队,我们这次带来了相关设备,只要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帮我们跟电信移动接洽好,这些工作我们自己就能做……”
  肖长乐说道:“那就太好了,事不迟疑,马上落实,东江市公丨安丨局这方面有什么困难及时告诉我,我负责跟他们接洽……”
  说完,环顾了一下与会者,问道:“谁还有问题?”
  赵振山举手说道:“我有……”
  肖长乐一看赵振山挤眉弄眼的样子,就知道他又想恶作剧,没好气地说道:“是不是想问晚饭吃什么?”
  赵振山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头儿,你真神了,肚子都咕咕叫了……”
  肖长乐站起身来问道:“今天谁负责伙食?买菜去……”
  说着,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正色说道:“对了,我这里定个规矩,从今以后,谁也不许再提陆建明这个名字……”
  潘浩一脸愕然地问道:“为什么?”
  赵振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笑道:“反应不过来了吧?头儿的意思是以后大家都叫他财神……有钱人死了以后的尊称,知道吗?”
  陆鸣本来心里就有鬼,尽管确信自己和财神的游戏神不知鬼不觉,可一旦确定真的被跟踪了,心里顿时就没底气了。

  接连躲在出租屋里忐忑了两天,除了晚上趁着天黑去楼下的小吃店“改善”过一次伙食之外,整日闭门不出。
  心想,我哪儿也不去,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闭门不出总不会违反缓刑规定吧。
  照他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牵挂李晓梅那边的工作,本想憋足气在家里宅上十天半个月,为了安全,即便吃银行的老本也在所不惜。
  可问题是,李晓梅提供的工作机会对他太有诱惑力了,除非出门就会被抓,否则绝不放弃,一个月四千块呢,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工作岗位?这两天就算是“矜持期”,自己毕竟是个有“工作”的人,权当是办“辞职”手续吧。

  当然,陆鸣这两天躲在出租屋里也没有闲着,逮着机会好好补补觉,自从出了看守所之后,还从来没有睡得这么“奢侈”过,只是因为心里有事,睡得并不是太踏实。
  实在睡不着的时候,他就翻出几本跟自己专业有关的书籍心不在焉地浏览了一遍,书中金融方面的知识总让他想起财神的遗嘱,以及周怡留下的那十几组神秘的数据。
  他躲在窗帘后面仔细观察街上的每一个行人,直到确信没有可疑人物,于是就在一张纸上写下了那十几组数据,然后发挥自己所有的想象力,在数据的迷宫中沉溺了好几个小时,遗憾的是没研究出任何名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