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3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现在是惊弓之鸟,一直注意着后方,尽管好长时间也没看到一辆车,但做贼心虚的他,总是忍不住去看后视镜。
  现在真的出现汽车亮光,金宇自然是吓得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感觉到车子徒然的加快了速度,前面却是弯曲得很的路段,坐在副驾驶的女人有些怕了,扭头看向金宇,“怎么了,你慢点开啊。”
  刚开始下雪的时候,路面是最湿滑的,稍有不小心会打滑。尽管这个车用的是雪地轮胎,但速度如此之快,在这崎岖的山路里行驶,依然危险重重。
  金宇说,“你看看最早一班飞海的班机是几点。”
  女人拿出手机查了一下,说,“好几班呢,午九点三十分,十一点四十分,下午也有好几班。”
  “赶最早那班机。”金宇说道。
  说的自然是乌市机场,阿泰机场显然是极少飞海的班机的。金宇想着的是,在部队发现之前,乘坐飞机抵达海,然后再想办法。至于后面应该怎么办,他没有仔细想过。或者应当可以讲,他被女色冲昏了头脑。
  接到命令之后,刘晓光不藏着捏着了,加大了油门往前追。距离一百多米的时候,刘晓光拉响了警灯,连续摁了好几下喇叭,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金宇的手机。
  前面车辆里,骤然听到警笛,金宇的心脏猛地缩了缩,连忙看向后视镜。后面的车位置闪烁着红蓝两色的警灯。扔在控台的手机屏幕亮起来,金宇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侦察股的刘参谋。

  完了。
  金宇敢肯定,追来的一定是那个刘晓光。
  此时他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跑,要么停下来。驶过了一处悬崖边的S型弯之后,金宇终于冷静了下来,慢慢的靠边停车。
  女人问,“怎么了?”
  金宇面如死灰,低声说,“部队的人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不要隐瞒,你不会有事。”
  女人顿时紧张起来,抓着金宇的胳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金宇不再说话了,打开车门下车。
  猎豹车追来,横在了前面。刘晓光下车,看见了站在车边的金宇,随即,刘晓光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汇报,却是犹豫了一下,收起了手机。
  走到金宇跟前,刘晓光说,“金连长,你的事情团长都知道了。主动回去吧,争取一个好的态度。”
  金宇说,“给我几分钟。”
  金宇对车里的女人说,“下面的路你自己走,我跟他回部队。”

  女人着急得哭了起来,“到底怎么了金宇?”
  刘晓光走过来说道,“她也要回去,配合调查。”
  深深叹了口气,金宇缓缓点了点头。
  701团团部驻地,招待所二楼,李牧站在走廊那里,望着下面的路灯。灯光之下,雪花飘飘,一小片一小片的,阵阵的寒风从西伯利亚那边吹过来。
  看了看时间,差十二分钟零点。

  两台车亮着大灯从营区大门的方向开过来,在招待所前面停下。金宇和那个女人被带了进来。
  李杭朋走过来,道,“老李,人带回来了。”
  李牧点点头,“你去审,天亮之前把他的情况搞清楚,涉及到谁,搞清楚。”
  “明白。”李杭朋马过去。
  刘晓光三步并作两步楼来,向李牧汇报,“团长,我回来了。”
  取出烟递给刘晓光一根,李牧道,“你今晚恐怕不能休息了。”
  “团长,你下命令吧!”刘晓光内心是激动的,因为新团长任以来,他才感觉到,这样的部队才是真正的部队,而不是半死不活的穿着军装的人浮于事的部队。

  李牧沉声说道,“同样的办法,但这一次你侦察的目标是徐清泉。”
  “徐副政委?”刘晓光差点叫出来,这个信息太震撼了。
  微微点点头,李牧道,“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监视他。他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都要搞清楚。”
  看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刘晓光心里暗暗想着,高玉亮被带走之后,有传言说,徐清泉副政委早晚也会栽,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实际,徐清泉的事情,机关干部们多多少少是有些听闻的,但听闻归听闻,谁也不知道个真切。很多时候一些小道消息各种传闻,的确都是空穴来风。什么某某是某某领导的亲戚啊,某某能升官又是走了某某领导的关系送了礼啊,诸如此类。
  但在徐清泉的问题,李牧手里是有了一些证据的,否则他也不会对手下的一名副团职干部采取监视措施。
  “团长,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刘晓光敬礼,扭头走。
  李牧颇为感叹,701团的干部们,大多数都是好的,像刘晓光这样的有能力的能够坚守原则的干部,是不少的。这些人之所以没有完全的发挥出作用来,是个别领导的问题。
  只要知人善用,部队的执行力和战斗力,搞去是早晚的事情。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李牧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表面镇定自若的他,心里的压力非常大。他最担心的是金宇在逃跑的过程发生意外,好在金宇还算是个聪明人,最后关头冷静了下来没有冲动。若是发生了意外,701团恐怕会再一次臭名远扬了。
  在处理起701团遗留问题这件事情面,他更是小心翼翼。是外科医生动手术一样,要把腐肉切掉,却不能伤及到边的部位,不能引起并发症。也是说,部队要建立在稳定的基础之,然后再来处理问题。
  驻扎边境的边防部队,本身非常敏感,一个不注意,引发边境的莫名对峙都是很寻常的事情。之前拉四级战备的时候,李牧为什么把范围限于团部机关,而不是下达到全团,顾虑是这一点。
  若不是顾虑重重,以他的行事作风,到任当天他会不管不顾的先把所有疑似有问题的干部都关起来慢慢查慢慢审,一劳永逸地解决掉问题。
  只是,小心翼翼归小心翼翼,该出事还是要出事。
  看到王国庆从团部楼那边冒着大雪飞奔过来的身影,李牧的心提了起来——不要是出事了。

  王国庆几步跑到了二楼,气喘喘的。
  “团长,出事了,阿拉图哨所有个兵失踪了。”
  李牧的脑袋嗡的一下,身子都有些摇晃起来。果然是出事了,而且还是严重的士兵失踪事件,并且还是发生在阿拉图哨所!
  同一个连队(哨所),一天之内连续发生两件大事,这是李牧从军以来不曾遇到过的。他的军龄虽短,但八年一来,他遇到的事情何其多。却是没有哪一次如今天这般令人感到肝胆都在发颤。
  看了看时间,距离零点还差一分多钟。
  “失联的士兵是什么情况?”李牧稳住心绪,问道。
  王国庆总算是把气喘回来了,说,“是一个班长,第四年,叫刘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