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潘浩点点头说道:“就有这么巧,我们去的是潍坊路的分店……”
  肖长乐似乎也来了兴致,问道:“她母亲叫什么名字?”
  “蒋凝香……蒋竹君跟她母亲姓……”潘浩说道。
  “蒋凝香?”肖长乐皱皱眉头,显然不熟悉这个名字。

  徐晓帆说道:“虽然我不认识这家餐厅的老板,可我听说也有几百万资产呢,怎么她的女儿怎么会跑到东江市监管医院当个小内勤呢?”
  潘浩笑道:“我也觉得奇怪呢?所以,派出所的同志找到了蒋竹君以前的一个高中同学,据他说,蒋竹君可能是因为父母离异的原因和,也可能是蒋凝香忙于事业,所以对女儿缺少管教。
  所以蒋竹君从中学开始就变成了一个小太妹,到高中的时候俨然成了大姐大,整天要么跟一些学习不好的男生在一起鬼混,要么就带着手下的姐妹惹是生非,根本不好好学习……
  好在她母亲是个果断的女人,在发现女儿压根就没有希望继续读大学深造之后,为了磨磨她的棱角,同时也希望女儿远离W市的那些狐朋狗友,所以就通过关系把她送到了东江市警校……”
  “原来她是这么当上丨警丨察的?”吴淼惊讶地说道。
  肖长乐急忙问道:“她在警校的情况了解吗?”
  潘浩点上一支烟,说道:“我这不是正想请示你吗?我要是去东江市警校了解蒋竹君的情况,就必须要有正当理由,否则人家也不会介绍详细情况啊,再说,我们现在是秘密调查……”
  肖长乐点点头说道:“嗯,这问题先放一放,你说说其他情况,她父亲呢?离婚以后去了哪里?”
  潘浩摇摇头说道:“我只知道她父亲名叫唐振林,十年前是一家工厂的采购,下岗以后不知去向,谁知道还在不在W市,也不清楚他和前妻女儿还有没有联系……”
  “那蒋竹君在东江市的情况呢?”徐晓帆问道。

  潘浩无奈地说道:“只知道一点基本情况,我不好直接找她的丈夫或者朋友调查……不过,她从警校出来之后的简历倒是值得玩味……
  最开始,应该是警校毕业之后吧,她进入了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四分局在卢家湾的派出所当内勤,可不到半年就调到了东江市女子监狱,成了一名女管教。
  后来好像参加了一个什么培训,又变成了女子监狱医务室的医生,不过,在这里她也只待了一年多一点时间,后来就调到了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监管处的监管医院……”
  “这女人能量不小啊,竟然能频繁地在司法系统调来调去,会不会是她母亲在暗中帮她活动……”徐晓帆感叹道。
  潘浩犹豫了一下说道:“据我了解,她跟母亲的关系并不是太融洽,我有种预感……”说到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预感,说吧……”肖长乐说道。
  潘浩说道:“你应该已经猜到我想说什么了……我总觉得她背后可能有个男人……”
  吴淼问道:“背后的男人?她丈夫?”
  潘浩一脸不屑地说道:“她丈夫没这个能耐……她丈夫名叫侯小平,虽然仪表堂堂,可在律师事务所也就是个跑腿的角色,我甚至怀疑蒋竹君之所以嫁给他会不会是因为长相……”
  “那她在东江市的其他社会关系呢?”肖长乐问道。
  潘浩诉苦道:“头儿,有难度啊,我又不能公开身份,总不能直接找她的单位同事和朋友吧……我只从侧面了解到一点基本情况……
  她家住在本市府前路的一个新建小区里,是一套四居室的房子,一百六七十平米吧,还有一辆标配的奥迪轿车……总的来说,她不像是缺钱的主,可联系到她母亲的身价,也就不足为奇了……”
  肖长乐沉思了好一阵没说话,徐晓帆忍不住说道:“这些情况和陆建民一点搭不上啊……你们说,她母亲会不会跟陆建民有什么瓜葛啊……”

  赵振山笑道:“真佩服你的想象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陆鸣那小子就不值钱了,反倒是蒋竹君母女最有可能知道赃款的下落……”
  徐晓帆瞪了赵振山一眼,嗔道:“我也就是说个思路,有没有这回事不是需要我们调查吗?”
  肖长乐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冲潘浩说道:“我想办法给你找个正当理由,你想办法把蒋竹君在警校时期的情况搞清楚,最终的目的是要搞清楚她的背后是不是有个男人,或者不仅仅一个男人……
  这件事必须抓紧,蒋竹君最近和几个护士管教一起接受隔离审查,我基本上可以断定我们的同行最终搞不出什么情况,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出来,我要你在她出来之前摸清她的底细……”
  说完,冲内勤周玉露说道:“你马上和家里联系,让他们调查蒋凝香的社会背景,重点调查她和陆建民有没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

  徐晓帆补充道:“但是不能打草惊蛇,如果他们母女是知情者的话,一旦知道被我们盯上很有可能转移赃款……”
  肖长乐点点头,冲赵振山说道:“该你了,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赵振山沮丧地说道:“头儿,我这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肖长乐皱皱眉头说道:“怎么?该不会一点线索都没有吧?”

  赵振山哭丧着脸说道:“差不多……我只了解到负责陆鸣案子的主审法官名叫秦岚,女,四十二岁,也算是一名老法官了。
  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法官不会在陆鸣的案子上有什么猫腻,陆鸣被判缓刑的主要原因应该在工厂……”
  徐晓帆一脸不信地质问道:“就这么点情况?”
  赵振山一脸无辜地说道:“情况倒是还有一点,就是不知道有用没用?”
  肖长乐知道赵振山又在耍宝,佯怒道:“你小子少给我油腔滑调,正经点……”
  赵振山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以社区矫正人员名义去过陆鸣的工厂了解情况,可工厂的人好像不愿意配合,尤其是他们厂长副厂长,压根见不到人……
  没办法,最后找到了保卫科一个名叫张亮的人,他私下向我透露,陆鸣被判决之前,确实有个人去找过工厂的领导,这个人自称是陆鸣的律师。
  起初我想当然地以为是孙明乔,可工厂保卫科的人说孙明乔大律师他们都在媒体上见过,绝对不是他,那个人律师证上的名字叫李东,也搞不清楚是哪个律师事务所的……

  当我问他这个名叫李东的律师都和厂领导谈过什么的时候,他马上就闭口不言了,只是说,工厂方面考虑到陆鸣的行为也不是故意的,为了年轻人的前途,所以就放他一马……
  可问题并非如此,后来我和以前跟陆鸣在一个宿舍待过的年轻人聊天,还请他吃了一顿午饭,他悄悄告诉我,听说有人替陆鸣赔了工厂一大笔钱,所以主动要求对陆鸣进行轻判……
  你想,既然工厂都不承认有这么多损失,何况,出事那天,陆鸣疲劳上岗的责任在厂方,工厂也大方地提供了当天的值班安排表,所以,法官没有理由不判缓刑……”
  “这个律师的行踪有眉目吗?”徐晓帆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