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这一次,我和范局长只做你们的后盾,这个组长由肖长乐同志担任,全面负责赃款追缴工作,徐晓帆同志担任副组长,协助工作……”
  听到这里,肖长乐和徐晓帆互相对望了一眼,似乎对这个安排稍稍有点意外。

  卢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我这次不但给你们带来了交通工具和一些必要设备,还给你们带来了援军,周玉露同志大家都认识,她担任小组的专职内勤,除了负责各种文件资料的管理之外,还负责保密工作……”
  说着,伸手指指新来的两个男人说道:“王洪文同志精通电脑和通信技术,尹正文同志精通金融银行业务,他们都是局里面八处的成员,大家以前可能见过面不太熟,他们暂时借调过来协助你们的工作……”
  潘浩和赵振山终究还是改不了老毛病,卢源话音刚落,两个人噼里啪啦地鼓起掌来,不一会儿就注意到所有人都像看外星人一样瞪着他两,只好尴尬地做个鬼脸。
  肖长乐马上说道:“卢局长,那我现在就详细汇报一下这些天来的工作情况吧……”
  没想到卢源摆摆手说道:“不必给我汇报具体细节,我刚才说了,在座的大部分人都参加过陆建民专案组的前期侦破工作,你们既然能一举把他拿下,我也相信你们一定能查清他的赃款去向……
  我和范局长只想看到结果,至于过程和手段,你是组长,放手去干吧,我信得过你们,我只提醒你们一点……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相对于拿下陆建民,追缴赃款的工作恐怕更加复杂,难度会更大,牵扯到的方方面面的人会更多,甚至不排除产生新的犯罪行为,我希望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说完,卢源看看手表站起身来说道:“我就不参加你们的具体讨论了,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焦石跟我是老战友,他请我晚上一起吃顿饭,顺便商量一下双方在案子上的协调工作,然后我连夜赶回W市……”
  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卢源摆摆手说道:“谁都不要送,我又不是客人……”走到门口突然又站住了,转着身子打量了一下公寓,冲肖长乐问道:“这房子租金怎么算的啊……”
  肖长乐说道:“一年十六万……”
  卢源点点头,说道:“如果你们追回陆建民赃款的话,这笔钱让建行买单……”
  潘浩狗改不了吃屎,笑道:“局长,万一追不回呢?”
  卢源哼了一声,开玩笑道:“那就你们八个人分摊……”说完,自顾走了。
  门刚关上,赵振山就跳起来说道:“这下好了,每人背了两万元的债,我必须提前给老婆打个招呼,否则家门都别想进去……”
  一阵哄笑,徐晓帆踢了赵振山一脚,笑骂道:“瞧你这点出息,前几天不是吹牛说找不到赃款就不回去了吗?”
  肖长乐摆摆手说道:“别瞎扯了,大家还是碰碰情况……”
  肖长乐瞥了一眼闷头坐在那里的吴淼继续说道:“吴淼被陆鸣识破身份我也有责任,毕竟,不应该让她一个人长时间跟踪监视……”
  徐晓帆打断他的话说道:“队长,先别说责任了,现在的问题是,陆鸣是怎么发现的?既然他发现有人监视,肯定会龟缩起来,如果他跟我们耗时间怎么办?另外,我们还要不要继续监视他……”

  赵振山插嘴道:“既然被他发现了,干脆就抓来审审,何必这么费事呢,一个毛头小子能有多大能耐……”
  潘浩接着说道:“不过,这小子确实太猖狂了,明知道吴淼是丨警丨察,可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中撒野,难道他就不怕被收监……”
  徐晓帆若有所思地说道:“正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这混蛋有点反常,要不是做贼心虚他急什么?”
  吴淼委屈地说道:“我倒是觉得他好像受到了刺激,也许跟两本书被封有关……这是他和编辑的QQ聊天记录……”
  说完,把一张复印件递给了肖长乐,肖长乐看完之后又递给了徐晓帆,然后摸出一支烟点上,说道:“陆鸣知道有人跟踪他也不奇怪,其实,在监管医院的时候,王院长就已经审问过他好几次了,他很清楚我们在寻找陆建民的赃款,你说,他能不敏感吗?他这种敏感也恰恰证明他心中有鬼……”
  吴淼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跟踪他丝毫没有意义,既然他有所防范,就算他真的知道陆建民赃款的秘密,肯定不会轻易去动……”
  肖长乐说道:“所以说我们耗不起,我们要逼着他给主动带路……”
  徐晓帆挥挥那张复印件说道:“这小子已经预感到经济压力了,我明天再联络一下网站,那两千多块钱稿费也不能给他,逼着他动用银行存款……他现在还有多少钱?”
  吴淼算了一下说道:“这两天他花了大概一千三四的样子,加上房租费,身上应该只有三四百块钱了……”
  徐晓帆说道:“既然要逼他的话,干脆就狠一点,要不然这三四百块钱他也能混上十几天,再加上银行的存款,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一文不名啊,我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他银行的八千块钱给冻结掉……”
  “我不赞成……”潘浩突然跳出来说道:“我们办案也有原则,人家的合法收入怎么能随便冻结呢……
  除非你能证明那些钱是陆建民的赃款,再说,银行也要有正当理由才能冻结客户的资产啊……”

  吴淼好像恨上陆鸣了,大声反驳潘浩道:“你这人怎么死脑筋呢,这不是办案需要吗?我们又不是要他的钱,只是暂时冻结……
  如果他是清白的,一分钱也不会少他的,如果他真贪图陆建民赃款的话,那就是罪有应得……”
  肖长乐及时阻止了两个人的争论,严肃地说道:“冻结他那点钱倒是没必要,但我们也不是无缘无故给他找麻烦,只要他是我们的怀疑对象,就必须查清真相,这也是对他负责,妇人之仁只能贻误战机……”
  潘浩一听肖长乐这话是冲着他来的,马上转移了话题,说道:“头儿,我还是汇报一下对监管医院内勤蒋竹君的调查情况吧……”
  肖长乐点点头说道:“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潘浩打开一个记事本,翻看了几页说道:“倒没有什么新发现,不过,一些基本情况算是搞清楚了……
  蒋竹君,今年26岁,她目前的户籍虽然在东江市,但祖籍却是我们W市人……我打电话回去让一位派出所的同志帮忙了解了一下她的家庭情况,发现她是单亲家庭出身,从七八岁开始就跟着母亲生活……
  不过,她母亲算得上是个女强人,在跟丈夫离婚后的十年时间里没有再找男人,而是凑钱在市里面开了一家小餐馆……
  没想到在十年的时间里,她竟然把一家小餐馆开成了颇具规模的餐饮连锁店,眼下在W市拥有四家餐厅,我说一下这家餐厅的名字,说不定你们有人去吃过饭呢……”
  “到底叫什么啊?”徐晓帆催促道。

  “渝乡辣婆婆……谁听说过?”潘浩问道。
  吴淼首先举起了手,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去过美霞路那家……”
  赵振山白了潘浩一眼,有点惊讶地说道:“怎么这么巧,记得去年我们两个喝酒的那家餐厅不是就叫这个名字吗?是不是同一家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