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不然,早晨刚刚面临了希望的破灭,为什么几个小时之后就柳暗花明又一村呢?毫无疑问,幸运女神并没有抛弃自己,甚至还有可能正在跟魔鬼撒旦进行着顽强的较量。
  尽管仍然心事重重,可吃饭问题一旦得到解决,天性中的乐观就占了上风,惊喜之余,他从枕头下面摸出半包中华烟,拿出一支点上。

  虽然是一包假中华,可毕竟是真金白银买来的,所以他一直舍不得抽,这几天都是抽的廉价烟,现在心里高兴,忍不住点上一根。
  抽着抽着,他就想起了自己被屏蔽的小说,总觉得有点不甘心,他知道,一些涉黄的小说被屏蔽之后,只要跟编辑说说好话,修改之后还是又希望放出来的。
  当然,销售肯定会受到影响,可自己既然有了工作,稿费收入也就成了外快,不管多少,有总比没有好。何况,这书屏蔽的太突然,起码要问清楚原因吧。
  这样一想,陆鸣再也坐不住了,穿上衣服就出了门。

  由于罗兰网吧的老板早晨已经说的很清楚,不让陆鸣再去他的网吧,所以,他只好重新找一家。
  刚走到街上,忽然意识到自己身后有尾巴,心里冷笑一声,挑衅似地转过身来看着后面的行人,想要找到那个跟踪的人。
  可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个可疑的人,忍不住一阵泄气,心想,如果自己都能看出来,他们也就别吃这碗饭了。
  管他呢,想跟就让他们跟,自己现在已经找到了工作,将来不愁吃不愁穿,财神的遗嘱只当不存在。
  反正他也没有给自己规定时间非要去看那两封邮件,如果赃款藏在某个地方,只要遗嘱不曝光,只要那十几组神秘的数字组合藏在自己的脑子里,即便过上十年照样还在那个地方,也许,那时候自己可能已经发财了,压根就不需要财神的遗产了。
  陆鸣想的得意,忍不住吹起了口哨,一边故意在一些小巷子转来转去,好像是在跟身后看不见的跟踪者捉迷藏似的。

  终于,在一家超市的旁边看见了一家小网吧,陆鸣毕竟做贼心虚,进去之前还是忍不住悄悄看了一眼身后。
  开发区虽然地方很大,可路上并没有多少人,汽车也很少,他只看见几个小孩和一辆慢慢停在路边的出租车,怎么看也不像有人跟踪自己。
  妈的,会不会是罗兰网吧的老板有神经病啊。
  陆鸣好像对自己书被屏蔽的现实仍然持怀疑态度,所以坐到电脑前就点开个人中心,试图打开自己作品的页面,结果这一次页面显示的不是作品被屏蔽,而是直接显示该作品不存在或者已经被删除。
  直到现在,陆鸣才接受现实,知道自己的书被屏蔽或者被删除绝对不是意外事故,而是真的出事了。
  陆鸣前几天上传小说的时候还在QQ上跟自己的编辑联系过,他为自己长时间不更新小说找了个借口。

  当然编辑也没有多问,只是说他的这本书挺有希望,让他继续保持正常更新,可不明白为什么几天之后就被屏蔽了呢?
  亲,我的书怎么突然被屏蔽了?陆鸣飞快地在QQ上敲出了一句话发出去。
  约莫等了十几分钟,才看见对方回话:笔名?书名?书号?
  妈的,这些编辑也太官僚了,都聊过几百次了,可永远都记不住作者和书名,难道现在写网络小说的人有这么多吗?
  笔名:本科肄业。书名《那些年跟我们一起考试作弊的女孩》。书号3086549。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在陆鸣抽完一支烟之后才见到回复。
  眼镜蛇(编辑的网名):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说是涉黄……

  涉黄?怎么会?最多也就是亲个嘴什么的,连床戏都没有啊。陆鸣还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眼镜蛇:这是上面决定的,具体情况我真的不清楚……可能是有人举报了吧。
  举报?这么多小黄文都没人管,怎么单单举报我这本书?陆鸣又发了一个怒火冲天的表情。
  眼镜蛇:我怎么知道,既然被屏蔽就肯定有问题……
  陆鸣清楚,对编辑来说,他们也不希望自己作者的书被屏蔽,毕竟他们是靠作者吃饭的,也许他确实不知道,也许自己的书中的某个地方确实尺度太大。

  甚至还有可能是某个犯了红眼病的同行举报了自己的书,一切皆有可能,现在可不是跟编辑吵闹的时候,还是想办法商量一下怎么解决吧?
  那么,我能不能把书修改一下,你帮我解除屏蔽?陆鸣问道,这一次发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又是长时间的等待。
  眼镜蛇:“你还是写新书吧?这一本就别指望了……”
  为什么?不是都允许修改的吗?

  眼镜蛇:你这本书不是屏蔽,是被彻底删除了……
  啊,为什么?
  眼镜蛇:我怎么知道……写新书吧,现在流行脑残文……
  陆鸣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直喘,意识到自己再费口舌也没用,看来想赚点外快的希望也破灭了,写新书?哪有这么容易?
  一本书从发书到签协议再到写出几十万的免费章节并且积攒足够的人气,最后才能上架销售,这个过程起码要持续三四个月,就算上架销售了,也不一定就能赚到钱,一切都是未知数。
  所以,有些作者一本书火了之后压根就不完本,可以持续写上几年,写上上千万字,直到榨干读者的最后几个小钱才肯开新书,毕竟,不管钱多钱少,让一本书稳定的赚钱不容易啊。
  不过,陆鸣是个习惯于接受残酷现实的人,当他觉得事情已经到了没有挽回余地的时候,就会放弃抗争,接受现实,所以他的伤口总是比别人愈合的快。
  坐在那里为自己的书哀悼了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想起账上还有这个月的两千多块钱的稿费没发呢,于是马上关心起最实际的一个问题。
  那……我这个月的两千多稿费应该给我吧?
  发出这句话之后,陆鸣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听见自己喘息声都变得粗重了,好像这个问题决定着他的生死似的。
  而编辑也仿佛故意考验他的耐心,干脆十几分钟都没有回复,陆鸣忍无可忍,接连给编辑发了两个抖动窗口,直到他等的差不多绝望的时候,对话框里才跳出一句话。
  眼镜蛇:我们是大网站,不会少你一分钱……

  陆鸣仰头长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却火烧火燎的,忍不住暗自骂道:尼玛,大网站?大网站就能随便删掉作者辛辛苦苦写的书吗?起码要给个说法吧。
  涉黄?难道老子写床上的事情了吗?难道老子写女人脖子以下的部位了吗?谁昧着良心删老子的书将来生孩子没那个眼。
  妈的,从今以后发誓再也不写网络小说了,写了两本书得到的是什么?半年的牢狱之灾,虽然也赚了几个钱,可那些钱有可能是撒旦的诱饵呢。
  陆鸣愤愤地关上电脑,站起身就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却忽然站住了,因为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体恤衫,牛仔裤,马尾辫,就坐在他刚才做过的位置后面。
  就是她!

  陆鸣心中的突然窜气一股火苗,脑子里嗡嗡直响,竟然鬼使神差地一步步朝着那个女人走过去,而那个女人显然注意到了他的反常举动,不自觉地慢慢站起身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