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80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对钱部长的确是个麻烦事,平时没关注古玩方面的事,一时间哪里去找?但秦书凯却知道,钱部长如果不是要得急,肯定不会找自己想办法的,既然开口,好歹也要作点努力,再说,古董对秦书凯来说,不是什么大事情。
  于是问道:“要得很急吗?”
  “当然是越快越好,我现在红河县,时间最多能呆三天。”
  “我找找看,平时没注意这方面的事,要问其他的人才知道。”秦书凯当然不能对钱部长说自己很早就关注古董。
  钱部长继续说,我要的很近,如果你在找其他的人问问,也许时间久来不及了,最近我在红河听说洛水镇有户农民,手里有一块玉佩很值钱,虽然不是瓷器,但是也可以,不知道秦市长能不能想办法弄到手。”
  “玉佩?什么时候的?”
  “嘿嘿,说起来是国宝,传说是李自成的兵符,历史上独一无二。”
  秦书凯心里一喜,追问道:“情况属实吗?”
  “这个没法肯定,我也是听说,可能性还是有的,历史上记载崇祯十年也就是1637年,杨嗣昌会兵10万,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策略,限制农民起义军的流动性,实行各个击破,张献忠兵败降明,李自成在渭南潼关遭遇洪承畴、孙传庭的埋伏被击溃,带着刘宗敏等残部17人躲到陕西东南的商洛山中。
  第二年八月,清兵两路入关,朝廷内外交困,举棋不定,崇祯见清军势大,急调洪承畴等人东去勤王,李自成才得以大难不死。按史书记载,李自成避难处是在商洛山中,其实,这期间李自成是流串到了陵水县,休养生息,后来从商洛山出击,夺取了大明的江山,当了皇帝。
  到1645年,清军以红衣大炮攻破潼关,李自成采避战的方式流窜,经襄阳入湖北,试图与武昌的明朝总兵左良玉联合抗清,左良玉东进南京去南明朝廷‘清君侧’征讨马士英病死途中。李自成入武昌时但被清军一击即溃。5月在江西再败,神秘消失。

  李自成的死有六种说法,如自缢、战死、出家、隐居等。其中有一种说法最可靠,归隐青城。李自成的后代在青城镇苇茨湾村的一户李姓人家发现了一本抄修于康熙三年的《李氏家谱》。经过考察研究,得出结论,李自成兵败后,化装为和尚投靠其在榆中青城的叔父李斌家中,晚年的李自成就生活在附近的深山大沟里,后来风闻清廷侍卫已经发现他的一些蛛丝马迹,连夜逃亡,最后到陵水县隐居下来,这里曾经是他的老巢,当地老百姓感激他以前的均田放粮之恩,所以一直保守秘密,掩护他直到他去世,还砌了几座无名坟。

  李自成隐居后,他那些逃出来的部将都一直在寻找,这玉佩据说是一对,一枚在刘宗敏身上,刘宗敏战死后,玉佩不知所踪,另一枚在他身上,危急时可当兵符,所以,清廷一直在寻找他,他的部将也在寻找他,目的就是想得到这枚兵符,现在分析看来,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嘿嘿,我怎么听你像是说书的?”
  “秦市长,这些事本来就很难考证,老百姓从古时候相传下来的,有鼻子有眼睛,你还不得不相信。”
  秦书凯听了这话,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点头应付着。
  秦书凯和钱部长打完电话,立即给徐大忠打电话把情况说了,徐大忠疑惑的口气道:
  “李自成的玉佩?不可能吧。”
  秦书凯说“先别管,搞到手再说。”

  下午临近下班时,徐大忠给秦书凯打电话,急促道:“秦市长,是真的。”
  秦书凯心里大喜,“你敢肯定?”
  这人是寝陵村一个五十多岁的孤身男人,一生未娶,叫李奎,自称是李自成的后代,据村民反映,前些年经常见李奎半夜在墓地晃悠,都说他在盗墓取宝。让人去他家时,正好有外地人在家里作客,见我们来就急匆匆离开了,估计是买卖盗墓文物的。问了他一些情况,他矢口否认,指着墙角一些的瓶瓶罐罐问他怎么回事,他才透露了是从墓地偷出来的。”
  “玉佩呢?出手没有?”秦书凯心里着急。
  他摇摇头,“玉佩的事他一口否认,问了周围的一些村民,有人说见过。估计李奎还在熬价,这东西不好出手,双方都怕吃亏。”
  “有什么好的办法把它弄过来?”
  现在的道:“下面的人想尽了一切办法要看看东西,他打死不承认有这回事,这是国家文物,拿出去盗卖是要判刑的。”
  “就没办法了?”
  “办法有一个,就是有点阴损。”
  “你说说看。”
  秦书凯哪管他阴损不阴损,能搞过来才是正道。
  现在的如此这般说了一通,秦书凯想了一遍觉得办法不错,吩咐道:“这件事不要说出去,你要权当没这么回事。”
  徐大忠答应着,“秦市长,听你吩咐。”
  徐大忠立即给下面的人打电话,把一切交代清楚,只要那块玉佩,其余不管,至于补偿多少的问题,都交他去处理。

  下面的人不问缘由,满口答应下来,第二天一早,徐大忠手机响了:“徐县长,人已经关起来了,审了一夜还没开口,这人死硬得很…..”
  “没用手段吧?”
  “暂时还没有。”
  “能不用最好,注意保密,不要把面扩大了。”
  到中午也没回音,现在的独自开车赶到洛水镇,找到办事的人,问道:“怎么样,还没开口?”
  下面的人点点头,既愧疚又着急,说道:“这人要钱不要命,想尽了一切办法。”
  “你带我去看看。”

  下面的人前面带路,到了派出所,现在的示意他不要声张,悄悄从门缝看了里面一眼,见一位村民模样的中年矮壮男人,蹲在墙角,双手背向后面,显然是被手铐铐着,单衣单裤,光脚,全身冻得瑟瑟发抖,寒冬腊月,这样搞个一天一夜,居然撑了过来,这人还真他妈是个汉子。
  徐大忠退了出来,来到派出所胡所长办公室,问胡所长,“这样会不会出问题?”
  “这***身体结实,再冻一天也不会有问题。”
  “他不承认也没办法啊,是不是可以想想其他法子?”
  胡所长摇摇头说:“徐县长,办法我们都想了很多,不管用,就差没用刑了。”
  徐大忠看了所长一眼,低声道:“先把他放了……”
  所长惊道:“放了?”
  “对,放了。”
  下面的几人突然明白了,“是不是打草惊蛇?”
  周围的人都点点头,“李奎现在是又饿又冷又怕,如果他手里真的有宝贝,你们估计他出去第一步要做什么?”
  所长嘴快:“检查自己的东西还有没有?”
  “对,突然释放,不说任何理由,最好叫干警给他点食物,穿上衣服,态度好一点,让他摸不着头脑,疑神疑鬼…….”
  下面的人笑道:“呵呵……这样他必定怀疑我们已经找到了他的玉佩,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东西还在不在。”
  胡所长呵呵大笑,竖起拇指赞道:“这主意太高明了,佩服!我马上安排干警到他房子周围布控。”说着就出去了。
  日期:2018-04-2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