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5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哇啦啦啦啦!”一个黑人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老九的手。
  “嫩妈!”老九一个反擒拿,将这个人按倒在地上。
  “嫩妈老二,过来帮忙,我们有人质在手里了!”老九扭头冲我喊道。
  我去,这剧情反转的也太快了,我犹豫了一下后跑到老九身边,坐到了黑人身上。
  司机关掉让他们引以为傲的疝气大灯,开启了近光,我的眼睛瞬间适应了此刻的环境,被我们按在身下的黑人应该是他们的头目,车上的黑人们纷纷跑了下来,端着步枪,神色紧张的盯着我们。
  “嫩妈过来啊,过来老子干死他!”老九把头目提起来,把手掐住他的脖子。
  “干死他,干死他!”我感觉一股热祥已经冲出来了,但还是在气势上配合着老九。
  “哇啦啦啦!”被我们抓住的黑人嗷嗷大叫着。

  “九哥,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呢?”我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局势,偷瞥了一眼被老九抓在手里的黑人头目。
  “嫩妈比斯利?!”老九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小黑,惊呼出声来。
  我去,这哥们不就是老九教他斗地主的反政府武装军的那个上尉吗!
  “王炸,王炸”黑头目发现老九终于认出了他,眼睛里瞬间满含热泪,他似乎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见到老九,因为双方没有合适的语言来交流,他只能用斗地主中最让人兴奋的一门牌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
  “嫩妈顺子,顺子啊!”老九把小黑放下来,抱在怀里,热情的回应着。
  围在我们身边的黑人们都惊呆了,心想这俩人搞什么飞机?尤其是部队里的副队长,好不容易有机会队长要被干掉了我能转正了呢,怎么突然俩人又和好了?

  由于老九跟比斯利正在深情的对视,所有人把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我被一众黑人看的有些发毛,只能厚着脸皮加入到老九他俩的柔情中去。
  “三代二,三代二!”我握住比斯利的手,谄媚的笑道。
  “哎呀呀,春天!春天啦!”大厨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差点跪在比斯利的跟前。
  “嫩妈老二,这下我们有帮手了!”老九兴奋的大叫道,现在别说是金山银山了,就目前的势力来看我们竞选总统都有希望!
  老九用手跟比斯利比划了一阵子,三人坐上了比斯利的汽车,哈哈哈,送死?我们这是去索命!
  老九此刻救人心切,恨不得把油门踩烂,我跟大厨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他的车技,俩人都选择坐到门口,随时准备跳车。

  金山所谓的动物保护组织基地比周梅的医院要豪华一些,四周还围绕着接近两米高的铁质栏杆。
  老九按了接近一分钟的喇叭,保护组织里亮起了灯,几个光着膀子的巡护员抱着枪冲了出来。
  大家都是为了钱卖命么,巡护员看到我方雄厚的人员及战备力量,在第一时间跪倒在地,把枪放到地上,老九从比斯利腰里掏出手枪,冲进了房子里。
  “嫩妈我草!”老九突然像头狮子一样疯狂的怒吼了起来。
  “我草,九哥!”我捡起地上的AK,跟了进去。

  “王先生,误会,都是误会啊!”金山穿着丨内丨裤,慢慢往后退着,旁边卧室的门虚掩着,我往里面瞧进去,两条雪白的大腿裸露着。
  “哎呀呀,这是周大夫的腿呀!”大厨跟进来之后,也被卧室里的春天吸引住了。
  “嫩妈!”大厨的话彻底点燃了老九的愤怒,他大喝一声,跳到金山的眼前。
  金山在大厨的手中估计都逃不过三招,所以老九只用了从天而降的一掌就把金山打倒在地上,这一下估计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

  我跟大厨则点上站长给的半支烟,一屁股做到地上,欣赏门缝里的春光。
  “小梅!”老九冲进了房间里,抱起了被绳子捆绑在床上的周梅。
  “静初!是你吗?静初!”周梅痛哭了起来。
  “哎呀呀没白来,小龙你看,那腿真白。”大厨倚在走廊里的墙壁上,眼神**。
  “啪”房间门被老九用脚带上,留给我们的只有无限的遐想。
  比斯利在金山的基地里搜到了大量的象牙,还有数不清的狮子豹子的牙齿及皮毛,当然这些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在金山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台能上网的笔记本电脑,赶忙搜索了一下蓝宝石轮目前的船位,果然呆在金萨沙,看来金山也不是全都骗我们的,而且此刻的船舶动态竟然是主机失控,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在船舶开航前能到达那里。
  驱逐完巡护队的黑人们,又将房间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抄走,我跟大厨将昏迷的金山用绳子捆绑住,丢到比斯利的车上。
  “九哥,差不多就行了。”我敲了敲门,像敬事房的太监催促宠幸爱妃的皇帝,这他妈都两个小时了,外面可是一群饥饿的汉子呢,别给这帮黑人的火整起来了,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哎呀呀,小龙,再听会,再听会。”大厨伸着长长的脖子,意犹未尽。
  “吱”的一声,房间的门开了。
  “嫩妈老二,什么时辰了。”老九先钻了出来,裸着上身,穿着自己标志性的红色腈纶丨内丨裤。
  “九哥,最少也得11点了。”我咽了口唾沫,使劲往里看了一眼。

  周梅小心翼翼的待在老九的身后,穿着老九的沙滩裤衩和印有世界和平的衬衫。
  “狗日的金山,看来是得手了!”我心里暗骂道。
  先将周梅送回到医院,又带上睡的正香的两个土人,搭乘比斯利的车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塞尔玛的部落。
  瘸子跟卡带见到我们后哭成了泪人,一水思想斗争了好久之后选择了留在部落里,当然直到今天我都没能理解塞尔玛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我们把昏迷着的金山丢给酋长,好期待他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的表情。
  所有人又都凑在了一起,一个都不少,我们重新回到医院,商议怎么返回到蓝宝石轮上。
  周梅虽然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但是在老九的爱抚之下缓和了很多,她把剩下的狂犬病疫苗注射给了我跟老九,又检查了瘸子跟卡带的身体。
  金山的车是我们去金沙萨的首选交通工具,几人商议好先想办法把周梅送上回国的飞机,然后再去寻找蓝宝石轮。
  “九哥,实在不行你教教我怎么挂档,我开吧。”老九坐到驾驶员位置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要碎了,我双腿不停的哆嗦,瘸子坐那里都能比老九在那里让我心里感觉踏实一点。
  “嫩妈老二,上回那纯属失误,我以前没开过那么大个的车,嫩妈就这小玩意儿不行嫩妈你九哥给你用脚开?”老九扬起腿,作势把脚放到方向盘上,措不及防的喇叭声差点把我们都吓死。
  “九哥,用手,还是用手吧!”我后背冒汗,差点给他跪下。
  瘸子受伤的双腿一瞬间仿佛是痊愈了一般,他挣扎着钻到后座上,迅速的用安全带绑住自己,以保证能在翻车或者撞车之后对自己有所保护,他全身能用的就剩胳膊了,这俩胳膊万一再给弄断了,下辈子只能靠眼睛撸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