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怎么在这?”
  小窦赶忙站起,笑嘻嘻地说:“我临时给他当会特使。”
  彭长宜笑了,说道:“他是谁呀?”

  小窦的脸红了,说道:“县长也这么坏呀?”
  彭长宜看着小窦脸红的那一瞬间,就有了一些恍惚,使他不由地想起了另一个爱脸红的女孩。
  他盯着小窦的脸看了一会,才说道:“怎么是我坏了,分明是你指代不明啊?”
  小窦知道他是在故意逗自己,就说道:“我正好在城里,给他打电话,让他请我吃中午饭,他就临时给我派了这个任务。”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到他面前,说道:“这回指代明白了吧?”

  彭长宜说:“小窦,以后跟小强接触,最好不要在光天化日之下。”
  “嘻嘻,他也这么说,你们是怎么了?朗朗乾坤……”
  彭长宜挥了一下手,小窦立刻就捂住嘴不说了。
  彭长宜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说道:“小心为妙,听我们的没有错。”说完,就低头看那信封。

  这是一个三源县公丨安丨局一个普通的信封,上面没有手写的字迹,彭长宜掏出一叠厚厚的信笺,是复印件。
  说这是一个报告不如说是一封信更为确切,因为在第一行,他就看到了这样的称呼:县领导们好,我是一名普通的刑警……
  彭长宜认真看着褚小强写的报告,但是显然,这不是一个报告,如果是报告,他就不会以这样的开头写了。他是以一个普通刑警的身份,在给县领导写的这封信,因为他信里阐述的诸多问题,有相当一部分不归公丨安丨口管,一般情况下,你反应的问题,涉及到了别的领域,如果是报告,就会有多事之嫌,就会遭到别人的不待见,但是以个人书信的形式反应问题和提出合理化建议,就可以是多层面、多领域里,不涉及到条块关系和部门关系。

  褚小强在信里,首先阐述了三源这几年的治安状况,这几年,是三源有史以来治安最差的阶段,光每年的各类治安和刑事案件的发生率,就名列锦安市的前位,在全省也是出了名的,这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来自于矿山。
  由于矿山的无序开采和滥挖盗采现象比较严重,非法的小煤窑、小铁矿、小铜矿等屡禁不止,这就加大了对矿山的管理难度,使矿山存在了诸多的安全隐患,而且也是导致三源治安环境比较差的根本原因所在,近几年来,矿山械斗现象时常发生,由于对矿山人数管理始终是个死角,治理难度较大。
  他说,自古以来,改善老百姓生活和生存环境的最根本的措施似乎就是发展经济、修路铺桥,但是治安问题却不怎么被地方官们所重视。
  彭长宜读到这里,似乎感觉到了褚小强的字斟句酌。他来三源这么长时间了,几乎转遍了三源的角角落落,修路铺桥发展经济其实做得并不够。三源,虽然拥有储量丰富的金属矿资源和煤矿资源,但是,富裕起来的却是个别人,是那些大老板们,大部分老百姓还挣扎在贫困线上,医疗和教育问题,仍然是三源的主要问题。各乡镇的交通状况普遍比较差,个别乡镇的主干道到现在还是比较原始的乡间路,大坑小坑的,遇上雨雪天气,车辆根本无法通行,这样的交通条件,又如何谈到安居乐业?

  什么叫安居?就是不光要有一个好的居住环境,还要有一个好的治安环境,不光衣食住行有保障,还要有一个良好的、秩序竟然的治安环境。这两样,三源做到了吗?由于对矿山的各项管理始终抓不上去,散落在山上大小矿上的矿工,也是一个巨大的安全隐患群体,这部分人员构成不清楚,从哪儿来的不清楚,是什么身份背景不清楚,所以,三源治安环境差也就不足为奇了。
  褚小强在信里提出的问题,彭长宜早就注意到了,甚至徐德强也早就注意到了,也许前两任县长也注意到了,但是,牵扯面太广,对矿山上的管理,煤炭、公丨安丨、国土、环保、林业、水电等等,涉及到了好几个部门,这好几个部门都有不同程度的管理责任,所以,上级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才决定成立矿务局。
  但是成立矿务局,对眼下的三源来说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因为这里涉及到了太多部门的利益和个人利益,涉及到了权力的分解,可能在其它县市不是问题的事,到了三源就是问题。
  彭长宜最近感到,红色旅游工作进展的比较顺利,各项工作按部就班的进行了,他准备在最近,拿出一定的精力,抓抓矿山的工作,就像抓旅游工作那样,组织一班人,对三源全县的矿山进行一次梳理,做一番系统的实地勘察和调研,力争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矿山管理方案来。
  矿山,是自己终究要碰的硬骨头,如果没有大水冲出来的七具尸体,可能这项工作还不能马上提到彭长宜的议事日程上来,但是,显然,老天爷不打算让自己有喘息之机,仓促中,他就要迎战矿山了。
  彭长宜边看边思索着,小窦把一杯咖啡递到他的面前,他刚要去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赶紧接通,刚“喂”了一声,就听到翟炳德在里面大声吼道:
  “彭长宜,你小子还打算干不打算干了!?”
  彭长宜一愣,紧张的后背就冒出冷汗,因为,在彭长宜的印象中,翟炳德跟他说话大都是赞赏和鼓励,像这么严肃严厉的话还是第一次。翟炳德,他的手里掌握着全锦安市**百名处级干部的生杀大权,他只要上嘴唇碰下下嘴唇,轻轻吹一口气,他彭长宜头上这个乌纱帽就被他吹掉了,所以,听到这话不冒冷汗就怪了。
  日期:2017-05-0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