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6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大和”号上,山本仍未放弃反击美军的企图。因5日、6日“谷风”号、“最上”号、“三隈”号先后遭到美军空袭,山本判断美国人可能仍然在追击。6日中午,接到“三隈”号发来的求援电报之后,山本下令近藤中将率7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转向南进,接应“三隈”号的撤退行动,同时寻机歼灭美军航母舰队。宇垣担心这一决定是否明智,他在日记中如此写道:“敌舰队的组成似乎是以一、两艘航空母舰为核心,加上一批巡洋舰。毋庸置疑,‘三隈’号已经在劫难逃,而且其它舰只也可能遭到厄运。不仅如此,如果发生最糟的情况,攻略部队本身怕也难保不遭危险。”

  山本判断,美军航母将首先解决掉“最上”号和两艘驱逐舰,然后短暂地向东撤退,最后在7日清晨发起新的攻击。考虑到近藤舰队可能遭遇风险,15时50分,山本下令主力舰队尾随向南行驶,坚决制止这种最坏情况的发生,并希望将敌军诱至威克岛陆基飞机的攻击范围之内。但新问题随之出现,主力舰队此时已出现油料危机。下午17时,战列舰和巡洋将开始陆续为驱逐舰加油,一直到23时30分才暂告一段落。7日0时15分,主力舰队以18节航速继续向南航行。

  7日清晨,北方传来了登陆部队成功占领两岛的好消息,但这丝毫无法缓解“大和”号上的紧张气氛,因为前方随时可能传来近藤接敌的消息。一直到中午,不但敌舰未来袭击,连侦察机都没发现一架。近藤派飞机搜索的结果一无所获。山本终于明白美国人已经从战场上撤出了。宇垣认为,“我们别无选择,只好放弃整个联合舰队一起反攻的打算。”斯普鲁恩斯的谨慎得到了回报,他的一招“不跟你玩儿掌”将日本人的反攻策划全部化于无形之中。

  对日军而言,成功拯救“最上”号及两艘驱逐舰是战争末期的最大安慰,它们一度被认为永远回不来了。这样联合舰队倾巢而出、损失四艘重型航母的最终结果,只是占领了北方两个云雾缭绕、人迹罕至的荒凉小岛。只要中途岛仍在美国人手中,那两个小岛的战略价值就会大打折扣,最终变成“守又守不住、弃又不甘心”的鸡肋,并创造了太平洋战场一个著名的专有词汇“玉碎”。
  山本依然不愿就此认输。他下令以第六巡洋舰战队为核心组织“牵制部队”,由高木武雄中将率“妙高”和“羽黑”号重巡洋舰、第四驱逐舰战队的9艘驱逐舰继续前行,在7日夜晚冒充一艘战列舰释放虚假电报,试图将美国人引诱至威克岛东北海域。同时下令岛上陆基航空兵随时准备出击,所有参战潜艇受命向该海域快速集结,配合飞机攻击美军的追兵。由此可以看出,当初美国人丢掉威克岛是多么可惜。如果当时能够保住的话,现在中途岛海战很可能就演变成“威克岛海战”了。那里距离双方的基地拉包尔、特鲁克、珍珠港都不算太远,无疑是一场好胜负。

  珍珠港的罗彻福特自然不会放过那些包含方位、航向和航速的明码电报,发报者似乎是在威克岛东北踽踽独行的敌舰队残部。尼米兹清楚,此时斯普鲁恩斯已无力拦截。况且日本人这伎俩实在太明显了,都是长期在江湖上混饭吃的,你弄这一出子想骗谁呀?为保险起见,他还是谨慎地致电斯普鲁恩斯,“这很可能是一个圈套。”事实上斯普鲁恩斯根本无需司令官提醒,他可不是哈尔西那样的“蛮牛”,对日本人频频摇晃的红布毫不反应,依然义无反顾地率队扬长而去。

  虽然人家老斯根本不予理睬,但高木和参谋长长泽浩大佐一直在担惊受怕。两人一致认为,一旦美国人前来进攻,不等山本大将派出的潜艇或威克岛的陆基飞机赶到,自己已经被美军舰载机发现并提前干掉了,“三隈”号和“最上”号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事实上高木根本无需担心,他也不可能发现美军舰队。到13日,眼见引诱无果的高木悻悻调头回家。
  当7日夜幕降临时,主力舰队终于到了该返航的时候。直到此时,依然有部分问题困扰着狼狈不堪的联合舰队。因为“谷风”号的搜索毫无结果,至今仍未有“飞龙”号最终下落的确切消息。如果它落入敌手的话,从美国人的无线电中应该可以捕捉到一些信息。山本下令派潜艇到那一海域搜索,最终依然一无所获。
  返航再次出现意外。午夜调整航向时,驱逐舰“矶波”号右舷舰首撞在了“浦波”号的左舷中部,把后者的烟囱给撞坏了,锅炉作业因此受到影响,速度降到了只有24节。“矶波”号右舷舰首被撞短了几米,速度下降到可怜的11节。意外事故导致情绪本就极差的宇垣大为光火。好在此刻身后已无追兵,它们均安全回到了日本本土。
  这天终于算有了一条好消息。宇垣在日记中如此写道:“据了解,司令长官的胃痛是蛔虫引起的。驱虫药治好了他的病,我们都很高兴。”这话听着就不太对劲,蛔虫应该引起的是肚子疼,怎么跑到胃上了呢?侍从长近江则认为,那疼是真疼,不过都是6月4日的灾难所引起的。
  9日清晨,山本命令“长良”号向旗舰靠拢,他要召集第一航空舰队的主要参谋人员开会。南云并未前来,登上“大和”号的四人是参谋长草鹿、首席参谋大石及航空参谋源田。还有一人姓名不详,老酒猜测可能是源田的助手吉冈忠一少佐,后来著名的《南云报告》就出自他手。草鹿等人到达之前,山本特意将宇垣、黑岛、渡边和有马等人召集在一起—这些人都认为中途岛之败完全是第一机动部队的自身原因—黑着脸下达了严厉命令:“决不许对任何人说,潜艇部队和第一航空舰队要对中途岛的战败负责,一切责任在我!”山本清楚黑岛和草鹿一向不睦,肯定会借此机会大放厥词。他特意叮嘱这个容易激动的亲信,“不要责怪南云和草鹿,失败责任在我。”

  大家情绪都非常激动。宇垣后来提到,他和山本长官都穿着颇为清爽悦目的纯白军装,而从“长良”号过来的四个人依然穿着厚厚的黑色冬装,个个看起来精疲力竭。受伤未愈的草鹿拄着手杖,大石的军服已破烂不堪,气氛看起来颇为尴尬。
  草鹿开门见山地说:“除彻底请罪,卑职不知道说什么好。”宇垣在日记中这样评论,“当然,他们应该这么做。”
  草鹿坦率地汇报了败因,并未寻找任何借口。期间他曾问司令官:“南云战败,难道不该以自杀来赎罪吗?”对此山本强调指出,“不,不怪南云,我负全部责任。如果说要为中途岛战败剖腹自杀的话,那人应该是我。”草鹿建议,明智的办法是向国民公布所有真相,因为战争与每个国民息息相关。
  随后草鹿郑重而诚恳地向山本提出了个人请求:“诚然,在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之后,我们都不应该活着回来。对此我们将甘心接受任何惩处。但我希望,您能给我们一点特别关照,使我们能像以前那样有机会在前线还清这笔旧账。”
  热泪盈眶的山本显然深受触动,当即表态说:“行啊!”宇垣也仿佛受到了感染,他感慨地告诉草鹿:“我们联合舰队司令部意识到自身的错误,对第一航空舰队深表歉意。目前这个挫折根本没有使我们悲观。我们还打算再次进行中途岛作战,同时进行南太平洋作战。如何恢复舰队空中力量乃当务之急,所以请你们过来共商大计。”回国之后,宇垣果真剪掉了漂亮的长发,以示谦卑。
  下午16时,宇垣亲自将草鹿等人送出,附带给每人都送了小礼品,还有2000日元的日常费用。不知道草鹿有没有签字或提供发票。
  草鹿返回后,“长良”号立即加速超过了“大和”号。它受命直驶吴港,目的是让第一航空舰队的参谋人员、尤其是源田立即着手制定航母舰队的重建计划,毕竟战争还要持续下去。但彻底重建对于穷酸的日本又谈何容易?舰载机还可以勉强生产出来,但那四艘精锐重型航母以及数千名千锤百炼的水兵、飞行员到哪儿去找呢?

  欲知后事如何,节后请看下一小节“悲情约克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