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9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咱们做得周密,再说,山高皇帝远,他想管也未必能管得了。”葛二黑说道。
  邬友福看着他说:“周密怎么还让大水冲出来了?”

  葛二黑说:“谁知道今年的雨水这么大,爆发山洪了!”
  葛二黑想说什么,葛兆国却说:“即便大水冲出了尸体,但是现在尸体腐烂的无法辨认,他就是成立专案组,最后也得按无名尸处理。”
  邬友福说:“尽管无法辨认,但是可以通过死亡时间来推断,谁都不傻,肯定会和那场矿难联系在一起的。”
  葛兆国说:“这个您放心,我已经跟周连发说了,局里鉴定他能控制。”
  “局里的他能控制,锦安市呢?”

  “这个也安排好了。”葛兆国胸有成竹。
  邬友福突然问道:“那个褚小强最近有没有异常活动。”
  “据老周讲,他刚回来时间不长,最近倒是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活动。”
  “又接触那个工头着吗?”

  “没发现。”
  “我就是说把那个工头做了,你们都不让,现在留这么一个活口,弄得我整天提心吊胆。”二黑说道。
  “做了,就会惹怒一些人,那样你肯定会更倒霉,小不忍乱大谋。”邬友福说道。
  葛兆国想了想说:“您看这样行不行,把那个工头的孩子控制起来,他就不敢乱说了。”
  “具体怎么做那就是你们的事了,我就不要管那么细了。我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商量怎么应对彭长宜的这三条。”
  葛兆国说:“我看专案组可以答应他,我把老周叫来,布置一下?”
  邬友福点点头,葛兆国就给周连发打了电话。
  葛二黑说:“他的第二条我可不能接受,如果同意他罚,肯定我们又要出血,大哥,这可不能答应他。”
  “该答应就得答应,这里,就是这一条最好做到,出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是目前最好做的事。”邬友福说道。
  葛兆国说:“大哥说的极是,如果他非要成立矿务局怎么办?”
  “我是这样的想的,矿务局是众矢之的,你就不要过去了,你还在土地局,让姓褚的过去……”

  葛兆国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姓褚的去当局长,跟我当这个局长一样。”
  “那怎么会一样啊?”二黑说道。
  邬友福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打着哈欠说道:“唉,困了,不想吃饭了。”
  “别呀,这可是我特地从村里买的小羊,鼓捣好几个钟头了,您怎么也得吃点呀!”葛二黑说道。
  邬友福边往出走,边跟二黑说道:“你少让我操点心,比吃什么都香。”说着,居然又连着打开了哈欠。

  葛兆国看到他的神态?,说:“是不是最近两天累的?”
  邬友福说:“是啊!”
  进了北屋,一股肉香味就扑鼻而来,邬友福情不自禁地说道:“真香啊!”
  北屋餐桌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厨师,正在分割烤好的羊肉,邬友福低头闻了闻,说:“快坐下,吃,吃完我得先去睡会,这两天总是困。”

  葛兆国说:“小云,那甲鱼汤还坚持熬吗?”
  黑云看了看邬友福,说道:“在喝,就是夏天了,我怕他上火,减了一些药材。”
  “我看这两天大哥精神比较疲惫,也可能是累的原因吧。”葛兆国说道。
  黑云注视了一下邬友福,说道:“改天做一下前面体检吧。”
  邬友福便吃菜边说:“春天刚体检的,没事,就是累的。”说着,便夹了一块肉,沾了一点调料,说道:“不错,不错,这肉非常嫩,你们快吃。”
  葛氏兄弟和黑云以及夜玫就坐了下来,二黑就开始倒酒。
  这时,厨师把最后一盘烤肉端到桌上,就推着餐车出去了。
  葛兆国说道:“大哥,你看这样行吗,明天先让公司出钱,买一些化肥、籽种,或者是买些生活用品,送到牛洼村,先意思一下?”
  邬友福喝了一口酒,说道:“当然好了,这样可以堵住别人的嘴。另外还可以做做那两户死人家属的工作,也可以私下表示一下意思。总之非常时期,别让他姓彭的抓住辫子就行。”
  葛兆国说:“小玫,这件事你明天出头去做,从账上先支十万块钱,去买这些东西。”
  夜玫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账上钱不多了,眼下又是淡季,我想从S省进批煤囤积,今年冬天煤肯定要涨钱。”

  “账上没钱了,不会吧?”二黑就瞪开了眼珠子。
  夜玫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没说没有钱,是说钱不多了。”
  邬友福咳嗽了一声,他们便不说了,这时,就听周连发在院子里喊道:“吃什么好吃的呐,这香味都飘到院子里来了。”说着,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就进来了。
  二黑就起身,给周连发拉过一把椅子,说道:“周哥,喝杯酒吧?”

  周连发把牙签吐出,看了看桌上那瓶茅台,说道:“我吃过了,三十年?还有烤全羊,我可以陪着你们再喝两杯。”说着,就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二黑就给他倒了一杯酒,他端起杯,恭恭敬敬地跟邬友福碰了一下,一口干了,二黑就又给他倒了第二杯。
  邬友福说道:“今天彭长宜去河谷现场了?”
  “还有什么人去吗?”
  “没别人,对了,还有报社那个羿楠。”
  “这个羿楠,真是多事。”葛兆国说道。
  “是啊,我听彭长宜说锦安晚报已经登了这条消息了。”

  “哦,我还特地留意了一下,没有发现呀?”葛兆国说道。
  “咱们这里看不到当天的报纸,何况是晚报。”
  “你晚报登,会不会日报也会登?”
  “你抓紧给日报的熟人打个电话,跟他们说一下,如果没登,千万不要登了。”
  葛兆国说:“登这类的稿件,是需要咱们跟咱们当地核实的呀,晚报登咱们怎么不知道?”
  “羿楠是三源报的记者,固然就会是锦安日报和晚报的通讯员,她写的稿子啊不需要跟你当地核实的。”邬友福说道:“你即刻给报社打电话,以公丨安丨局的名义告诉报社,这种稿子目前不宜刊发。”
  周连发连忙掏出电话,给三源日报社编打了个电话,这位编辑说,羿楠的确有这样一篇稿子在他这里压着,他准备请示后再发。
  周连发这才松了一口气,告诉他不要发。
  葛兆国说:“那个小娘们会不会往锦安日报投?”
  邬友福说:“你马上跟锦安日报联系一下。”
  葛兆国赶紧给锦安日报一位熟人打电话,这个熟人是日报副总编,等葛兆国说明情况后,这位副总编说道:“这篇稿子我们这里还没来得及发,但是晚报发了。”

  葛兆国说:“晚报没人看,我担心你们发,你们要是发了那影响就大了。谢谢您,抽空儿带着家属来我们三源避暑吧,一切由老兄我来安排。”说着,就挂了电话。
  葛兆国说:“晚报咱们当天看不见,他彭长宜怎么知道晚报登了这篇稿子?”
  邬友福说:“你说得有道理,可能是彭长宜指使羿楠干的,然后羿楠告诉她晚报发了这篇稿子。”
  “这个小娘们总是跟我作对,我弄死她得了!”葛二黑愤愤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