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8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灯光下,林岩这才发现江帆的脸,比刚才在宾馆房间里还要红,由于这两天他被太阳晒黑了,红的就跟紫猪肝一样,而且目光炽热如炬,他的心不禁惊颤了一下,难道,这种药作用这么大,他非常佩服市长的自制力,这种情况下,还能让丁一回去。他以前听说,吃了催情药的男人,即便看见一只动物,只要是母的,都会扑上去……
  林岩对江帆肃然起敬,尽管他们几个人从来都没有私下议论过市长和丁一的关系,但他们几个人谁都心知肚明,尤其是刚才从丁一不管不顾的要留下的举动来看,他们也许早就品尝了禁果,只是江帆靠自己强大的控制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他不能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冒犯了丁一。
  小许想把江帆搀到床上去,江帆指了指浴室,林岩明白了,他赶紧把浴室的门开开,眼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洗冷水澡。
  江帆看了看他们俩个,说道:“好了,你们俩个都回去休息吧,我洗个澡就没事了,小许明天早点过来接我,我要赶在上课之前回去。”
  林岩说:“小许回去吧,我不用回,我在单位值班,在这里睡一样。”
  小许说:“我也不用回去了,没有几个钟头了,在这里睡还省得明早起不来呢?”
  江帆睁着红红的眼睛,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说道:“那你们随意吧。”随后,他就向浴室走。

  他有些艰难地走进浴室,由于药效的作用,始终处于亢奋状态,他往下拽着衬衣,为的是盖住该盖住的部位,进了浴室,他来不及脱衣服,浑身燥热难奈,就站在喷淋头下,把水温调到了完全冷水的位置上,哗哗的凉水,喷薄而出,瞬间就把他整个人笼罩在细密的水丝中了。
  “啊——啊——”
  终于有东西可以给自己的身体降温了,江帆在里面痛快淋漓地叫了两声,任由清凉的冷水水,冲刷着自己身上的燥热……
  他在里面一声声地喊叫,完全是出于发泄和痛快,但是外面的林岩和小许听了却把心揪了起来,小许说:“进去看看吗?”
  林岩说:“不用。”
  小许说:“他可是没有脱衣服。”
  林岩摆了摆手。
  小许往里看了一眼,说:“我去开房,别让他滑倒。”
  林岩点点头,他轻轻地把磨砂玻璃的门推开了一条缝,就见江帆背对门口,仰着头,垂着双手,任喷淋从上到下地浇着自己,衣服完全湿透了,紧贴在身上,飞溅过来的水滴,打在林岩的脸上和手臂上,他感觉冰凉,知道他的确是在用冷水洗澡,就有些担心,他刚想进去提醒他,这时,手里握着的电话传来了一阵震动,他就离开门口,走到客厅,接通了电话。

  “市长怎么样?”是彭长宜。
  林岩说:“正在里面洗澡,我有点担心,他用的是冷水。”
  彭长宜想了想说:“冷水的确不好,可是,他服了药,只能用冷水降温,这样,你给他预备一些感冒药,提前预防。”
  “彭兄,他这两天一直在查看灾情,又经受了这么一档子事,我真有点担心。担心他的毒火发不出来,损伤身体,我还是想让他回北京,在北京给他找个酒店,让他泄泄火……”
  彭长宜一听林岩要给江帆找小姐,他立刻就急了,说道:“林岩,不许胡来!绝不能够!你跟着市长去酒店,你……你想过后果吗……他就是因此病一场也不能够,如果他自己做这事行,但是你不能跟着,更不能知道,你不想活了吗?”
  是啊,尽管自己是出于好心,同情领导,但是跟领导还是要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好,这个距离怎么才能称得上合适,就是彼此感到舒服就可以了,尽管有人说要想靠近领导,最好是和他一起做坏事,但是这种说法不适用于有真情实感的关系。
  林岩很感激彭长宜的教诲,但是他的确担心江帆,就小声地说道:“小丁回去了,是被市长吼着回去了。”

  彭长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市长做得对。”说完,就挂了电话。
  林岩还想问问陈乐那边的事,见彭长宜挂了电话,也就没有打过去。
  林岩来到窗户前,把厚厚的窗帘拨开一条缝,借着院里的灯光,他就看见下面假山的旁边,停着一辆警车,他明白,这辆警车肯定是彭长宜安排的,兴许,就连江帆所在的楼层都有人秘密把守起来了。这一点,他很佩服彭长宜,离开亢州这么久了,居然还能在远离亢州的地方,指挥了今晚这样一场拯救市长的行动!
  如果不是彭长宜,林岩难以想象江帆该如何脱离险境,说不定明天就会有一沓的照片摆在翟炳德的办公桌上,那样,江帆就真的成了袁小姶手里的玩偶了,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极有可能,江帆的仕途就会终止在亢州……
  歹毒的女人!夫妻做到这份儿,还有什么恩爱而言,恐怕彼此心中剩下的只有噩梦了。
  此时,身在三源的彭长宜,也是夜不能眠,如果不是明天锦安常务副市长岳筱来三源视察灾情,他早就连夜赶回去了,他的确不放心江帆。
  本来,在今天下午的常委会上,就因为是否向上级汇报发现尸体的事,他第一次和邬友福有了不同的意见。
  县委常委会上,就是否上报一事,形成了两种声音,一是以邬友福为主的不上报,按无名尸处理;一是以彭长宜为首的主张上报的声音,尽管主张上报的人数只有四个人,但这是彭长宜第一次和邬友福唱了对台戏。

  彭长宜的理由是,即便你不上报,有些事也是瞒不住的,锦安晚报当晚的报纸就发了简讯,再说,七具尸体,的确应该查实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尸体是哪儿来的?应该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这么集中地在相同地点发现这么多尸体,的确该对公众有个说法,不然有损于政府的公众形象,也有损于治安环境。
  邬友福的意见是,当地没有失踪人员,这些尸体指不定从哪儿冲下来的,成立专案组是小题大做,没有必要,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都是按无名尸处理了。再说,县一级公丨安丨局,具备处理这些无名尸的权限。
  两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是彭长宜让步了,他说,服从县委的决定,但保留个人意见,并保证自己不会越过县委向上级汇报这事。
  尽管彭长宜姿态很高,而且也表示不会单独向上汇报这事,既照顾了邬友福的面子,也表明自己服从县委的决定,但是,他的那句保留个人意见还是很让邬友福心里很不痛快。他非常清楚这几具尸体的情况,有了公开的不同的声音,对这个彭长宜就要倍加防范。
  接下来,彭长宜对尾矿渣阻碍河道正常行洪致使洪水改道淹了村庄一事,拿出了自己的处理意见,他提出:限期清除堆积在河道上的所有废料,对所涉及到的企业除进行必要的行政处罚外,还要追究有关职能部门的领导责任,提出撤销李大年水利局局长职务。
  尽管这第二条意见让邬友福有些肉疼,但是没有办法,牛洼村被洪水冲走的两个人的遗体找到后,这两户人家没有火化,而是一个抬到了县委门口,一个抬到了县政府门口,这种在县委和政府门口闹事的现象三源还真没有过,所以邬友福就认为是彭长宜在背后搞了鬼,是为他的第二条意见打基础。但是,碍于舆论和社会的压力,尤其是葛二黑正在保外就医的敏感时期,邬友福勉强同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