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1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拿了出来,齐语兰的电话。
  “董宁,你在干什么?”
  我边跑边说,“血手又要杀我,我今天必须弄死她。”
  喘气声很大,没办法,我剧烈运动,身体满负荷运转。
  齐语兰说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我回道:“中了一枪,擦伤,不严重。”
  齐语兰说道:“怪不得我的人听到了枪响,董宁,你别冲动,你不要去追,不知道这是不是对方的陷阱,这是一点,另外,你的身体不行。”
  我没觉得这是瞧不起我,齐语兰这是为了我好,我说道:“领导,抱歉。”
  齐语兰发了火,她说:“董宁,你怎么这么固执呢,刚刚我跟你说不要去,交给我解决,你没有听。马上便中了枪...”
  我挂了电话,心中微微一叹。
  齐语兰,领导,对不起了,我董宁在这件事上不能听你的命令,血手,我今天必须杀死。我没办法解释我已经锁定了血手这件事,并且,我不在乎血手这边是否有陷阱,我脑中只有一件事,我要杀了血手,必须今天,没有任何的道理。
  这是一种执念,让我全身充满了力量,我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跑,快跑。
  我想,我奔跑的样子一定不好看,大概会跟疯子一样吧,咬牙切齿着。表情狰狞,要不然遛狗的老大爷,带孩子出来玩的少丨妇丨,买菜回来的大娘,露出了一样的表情,惊恐,做出了一样的动作。远离我。
  我不怪他们,我举止乖张。
  接下来,我可能做更吓人的事,我要结果一个人,带走她全身的温度,让她的身体慢慢变得冰冷。
  血手的速度很快,并且跑的很刁钻,这位杀手时不时的调整方向,脚步也时快时慢,有所变化。
  跟在她身后的我感受颇深,血手很厉害,她绝对是杀人高手,仅仅从她逃跑的路线选择和效率便能看出来。

  可是,我有超能力。不管血手怎么躲,都甩不掉我。
  跑着跑着,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
  “不要管血手了,她已经被盯上了,我们过多介入,可能会被察觉。”
  “那么,不杀董宁了?”
  “咱们只是不介入。如果血手杀了,那就杀了,没杀,也无所谓。”
  “好的,知道了。”
  这些人撤退,不再出现,没办法追查,可是,血手没有了帮助,是个好消息,那么血手,今夜,你和我,我们两个人来好好玩玩吧!

  我的面前是血手,她坐在了地上,左腿流着血,手不停的颤抖,手背上插着刀,两只手都是如此。
  这是一个胡同,阴暗,潮湿,鲜有人经过,大概只有老鼠光顾。
  我缓缓的往前走,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是汗水。
  说起来,我追了血手将近一个小时,她躲避,我追踪,一直保持一定的距离,可能是血手路不太熟悉,体力下降之后,给了我一个机会。
  一个很刁钻的角度,我打中了她的左腿,让她无法逃脱,然后飞刀插入她的双手,让她无法拿出武器。
  此时此刻,坐在地上的血手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昏黄的灯光下,交错的光影,这笑容说不出的邪魅。
  说起来,血手比我想的还要年轻,看起来二十出头,头发又黑又直。看起来像是女大学生,穿着打扮也像,脸挺清秀的样子,只不过眼睛透着一丝不符合形象的疯狂。
  “董宁,刮目相看,我输了。”
  血手笑着说,说这话的时候,她扬起了头,挺起了胸,丰满。呼之欲出。

  我没有说话,跟一个将死之人没有什么好说的。
  此事此时,我只是觉得今晚的月光不够清冷,夜也不够深,这个时候杀人,似乎缺了一点什么。
  可心中的恨没有消减半点,这个女人差点杀了白子惠。
  老天有眼,终于让我抓到你了,血手。
  地上的鲜血,暗红。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好像催情的香水,我很享受,手指微微弯曲,紧张。

  有点说不清楚了。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复仇,还是爱上杀人这种感觉。
  来到了血手的面前,居高临下。
  血被加热,沸腾了,冲上了头顶,让我变得不理智起来。
  坐在地上的这个女人,是我的猎物。
  她杀我,我杀她,很合理,正当防卫。
  所以,动手吧。
  血手哈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表情又有些痛苦,身上的伤痛了吧,“董宁。我才发现,你的眼神好可怕啊!”
  我淡淡的看了血手一眼,说道:“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不会笑的。”
  血手对我妩媚的一笑,说:“所以,你不是我。”
  说着,血手的手往下伸,我用枪对准了她,血手喘着粗气,笑着说:“董宁,别紧张啊!”
  说完,血手用力一扯,将黑色丝袜扯开,露出洁白的腿,很长很直,加上那鲜血,竟然有一种别致的诱惑力。
  血手摇了摇嘴唇,说:“要不要来一发?”
  我愣住了,我完全没有想到血手会说这句话,拜托,你是来杀我的,好吗?这转折太突然了,不合常理。
  “怎么?不敢!”
  血手挑衅的看我,她在流血,她的活力在流失,她现在竟然想干那种事,她真是个疯子。
  不过,我很快想明白血手的企图。
  血手是个杀手,她要杀了我,现在她处于劣势,扭转乾坤,没什么好的办法啊!只有靠女人的最厉害的武器,身体。
  我想血手大概精通什么房中杀人术吧,欢好的时候,按住某处的穴道,一击致命。
  我点点头,说道:“是的,你说对了,我不敢。”
  血手笑笑,说道:“胆子还真是小啊!怕我吃了你?”
  我摇了摇头。说:“不,只是对你没兴趣。”
  血手看着我的眼睛,媚媚的一笑,说:“真的吗?可不要欺骗你自己啊!难道你现在不觉得我很诱惑吗?我可是要杀了你的人,现在我躺在地上,随你摆布,鲜血是最好的春药,你嗅到没觉得兴奋吗?尤其是我是你的敌人,做那种事才更有征服感,况且。我不丑,我活好。”
  我说:“你是变态!”
  血手吃吃的笑,腿分的很开,在黑夜中晃眼,她抬起手,舌头伸出来,很长,舔自己手上的血,插在她手上的短刀划破了她的嘴唇,好似刚痛饮完鲜血的吸血鬼。
  “谢谢!”
  血手身子一边扭曲。一边这样说道。
  看着血手,我发现了一件事,我的杀心没有刚才那么重了,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好似辛辛苦苦找了一个片,看了开头,索然无趣,毫无撸点。
  大概因为血手是个变态吧,她让我恶心。

  血手说:“董宁,你快一点啊!到底要不要。”
  我说:“谢谢,我没有兴趣。”
  血手缓缓说道:“真是伤人那,不过我能接受,毕竟你害怕我,怕我对你下手,哈哈,真傻,捆住我就好了,实在不行,砍掉我的双手双脚,蹂躏那样的我。会很有快感的。”
  我不想说话。

  血手说:“既然不想上我,那么想不想杀了我。”
  日期:2017-05-0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