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9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适才林挺提到蒋继成,此时反过来琢磨,也不会是随便说出来的。林挺或许会有更直接些的消息来源,使得确信了蒋继成会到南方市来任公丨安丨局长?当真是他过来,林挺自然不想南方市的公丨安丨局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他和蒋继成之间也要先有一种沟通,在某些方面取得共识才行。将童阳也带过来,是不是表示今后这些人也会听从这边的意思?

  想来想去,林挺确实是有这一层意思的。林挺在市里出任政法委书记时间不短,说不定就会有所变动,蒋继成比他年轻,而杨秀峰在市里虽还没有多少应援,可省里的意思林挺会看不到?就田文学的案子上看,也能够看到杨秀峰的一些为官为人来。这样,给童阳等得力手下先铺好路,今后总会在工作上走得更顺一些。
  童阳这样的人,只要不是立场的选择问题,蒋继成过来出任公丨安丨局局长,也会对他重用的。林挺先带他来表示下,今后很多话就不要说出来了。
  想到这里,也就觉得今后等蒋继成到南方市来,会有更多的人都明白两人之间的关系,市里一些工作上的阻力相对会更小一些吧。蒋继成手里掌控着警力,对很多人说来,那就是一种严重的威慑力。陈丹辉会有什么反响?杨秀峰不由地有些期待。当然,蒋继成到南方市来,或许不会很顺利地将警队系统就掌控住,有童阳做基底应援,今后在公丨安丨局里工作开展也会顺利一些。
  想着是不是给林挺打给电话去,但反转来想,打电话又太着痕迹了。

  中心广场有不少植栽,移植了一些高大的白玉兰,叶厚而茂密,树下有条石,人可坐在上面歇凉。此时离下午上班还有一点时间,杨秀峰喜欢坐在条石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偶尔会推想着这些忙碌的人都是在忙些什么。这样想了后,才觉得自己平时的所作,还是有着很实在的意思,也算是给自己一种精神上寻求的寄托吧。
  人总会有疲惫的时候,而这种时候要进行自我的鼓劲,找到让心灵慰籍之所,才不会让自己松懈。特别是在想目标行进中遇上挫折时,这种自我治疗就格外地需要。
  很沉迷地看着往来的人群,将自己完全放松下来,在这样的环境中或许不算最理想的,也不是很清静,但杨秀峰却偏好在这种环境中让自己忘却一切。时间似乎都完全与自己无关,其他的所有的事情也与自己无关了。思绪毫无固定轨迹地乱飘,不知道多久,突然回想起自己下午还要上班。
  看看时间,准备离开广场,却见一位显得清瘦的老者走过来,他身边有一男一女。男女也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不过一看就能够辨识出这几个人不是南方市本市的人。老者走到杨秀峰身边,看了看他,说,“借问一句,占您一点时间,可以吗?”
  南方市即将要进行大规模的招商引资工作,随着华兴天下集团在南方市的部署,以及省城通往南方市的高等级公路的修建,肯定会有一些商家会暗中先到南方市来进行考察的,就算之前的柳市一样,也都有这样一个过程。等商家确实看到这里的潜力和今后发展的展望后,才会进行规划,再与市里进行沟通的。
  “老人家,您请说。”杨秀峰说着站了起来。身边的一男一女分站在老者身边不远处,似乎对杨秀峰不怎么关心。见老者虽清瘦,但精神不错,而面上那种慈善之意让人看着心里舒服,当下也就不急着走,心里猜,要是老者是哪一个商家集团的,自然是那种庞然大物的幕后掌舵者,要不然,一般的人哪会有这种气度?看似平凡,但那种沉静的气质当真一生中都少见。之前在京城里见过何太太身边的老者,也有这样的气度,只是那老者更多了一份气吞山河的意境,而面前这人却平实得多。

  要是真如同想象那般,能够说动另一家大公司来南方市投建项目,对自己的工作就会有更好的效应,自然想促成这样的结果。只是,此时也不能够着了痕迹,反而会让老者警惕防范,未必是好事。
  “请问,你对着广场熟悉吗?”老者说。杨秀峰不知道老者的意思,但也不多问,将他对中心广场所知的情况说出来。
  老者不再多问,似乎又在找另一个人去寻问l。
  老者只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似乎也出乎杨秀峰的预料,但他没有缠着要将南方市的大好形势对老者进行解说。只要老者有心,在南方市如今也不难打听到这边的情况,不用刻意去渲染了的。
  回到市政府办公室去,周叶已经在那里等着,积下来的工作多,也都急需进行处理。杨秀峰的工作面比较宽,经开区和招商引资工作只是他的侧重面,要将绝大多数的精力和时间用在这里而已,其他工作虽不多,但有一阵子不在家里来,也累积不少。

  周叶中午就在办公室里整理,此时基本上已经整理出调理来,杨秀峰来处理也就会更容易。坐到自己的办公桌上,脑子里还在记着中心广场周围那些房子,心里还是放不下林挺在其中占多少套吧。坐下后,也就感觉到自己的想法,不禁摇摇头。如今对别人的要求似乎有些超乎寻常了,自己之前又是什么样子?想到之前在钱维扬身边,和目前心态上的反差,才觉得平衡些,同样,对林挺之前做过什么,也不一定要深究不放才对。

  很多时候人都是身不由己的,但要看到本质和主流,以及内心的改变,更要看到今后的发展和变化才对。
  想到这里,不禁想到,蒋国吉到目前还没有正式地对自己有所表示,也会使因为自己跟在钱维扬身边的那一段过去吧。自己所作过的事,要说都能够瞒住别人,却也未必。蒋国吉真要查自己的过去,能费多少力气?就像自己要查张为所做过的一切,很容易就看到他工作之后的一些人生轨迹。从这些轨迹里,也就能够看出他的情况,并不是要将所有细节都见到才能判断的。
  自己看其他人,和蒋国吉看自己,在道理上是一样的。
  林挺今后要往另一条路上走,自己自然要多提供一些有利他这样选择的机会和情境,让他走得更顺当也更自然一些。
  想通这一点,也就觉得安心。
  郑雨苏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观望,虽说从周叶那里得知杨秀峰的很多事,但也都是一些发生之后的事。周叶不肯向她提供关于杨秀峰的所有隐秘,包括各种和私事,即使郑雨苏问得巧妙,周叶也会很直感地保持沉默。郑雨苏心里就算不甘,但也不会逼着周叶去做。知道逼也无益,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倒是更多地利用自己在市里和各县里、各系统的人脉,为周叶搜集和掌握更多的隐秘,传给周叶,之后汇总到杨秀峰那里。

  领导在断决之时,就算要了解更多的一些隐秘,了解事情的因果,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周叶平时在市里也有一些朋友,但他所结交的人,涉及面不广,也就无法得知更多的消息来源。在这过程中,郑雨苏心思也是受到很大的冲击的。
  日期:2018-04-28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