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9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便如此,我心里也十分激动。这第十步刚刚抬起,便用出了天师凭虚御风的神通,若是踏下,那又是何等的力量?恐怕已经完全属于天师境界之力了,甚至我有感觉,这一步若是踏下,普通的天师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尽管心里激动,但我却不敢继续尝试了,此时真龙脉已被我引至第八根引龙桩,只要再送一步,便可潜入此间龙脉节点处,化作镇守此地的真龙脉,这个过程不能有片刻耽搁,否则的话,只能是前功尽弃。
  我将心里的杂念暂且放到一边。卸去道炁,双脚无借力之处,便落了下来,然后我吐了口气,催动体内最后的道炁,重新往天枢方位踏出。
  最后一遍天罡九步,甫才踏出四步之后,我体内道炁便几乎枯竭,接下来我动作稍缓,疯狂吸收着周围的真龙气。压榨出自己体内最后的道炁,拼命将最后五步尽数踏完。
  这一次落下最后一步之后,我体内道炁完全枯竭,根本没心思再去尝试踏出第十步。所幸的是,我体内还有巫炁支撑。否则的话,换个人来,体内道炁完全枯竭,恐怕连站立都很难做到。

  饶是如此,我也不敢怠慢。确定真龙脉已被我送入地下之后,我直接便盘膝坐下,疯狂吸收四周残余龙气,待得体内道炁补充一些之后,才站起身来。拿起香炉旁的玉环,切断了真龙脉的引导,将剩下约半条真龙脉留在了玉环之内。
  真龙脉未成型之时,其内龙气会逸散而出,就像这里先前那半条真龙脉一样。但我输送进去的这半条真龙脉却不一样,这条真龙脉本就是已经成型的真龙脉,加上我送进去的总量,大约有整条真龙脉的六成,进入龙脉节点之后,气候已成,不虞再有逸散的危险。不仅如此,这里先前那半条真龙脉虽然逸散,但却不会离开太远,接下来,有现在这半条真龙脉为根基,逸散的那些真龙气逐渐会被吸附回来,慢慢形成一条完整的真龙脉。

  也就是说,经历此番磨难之后,深圳一地却是因祸得福,将来整条真龙脉形成,气运福泽会比先前更强许多,由此观之,深圳的将来,会比现在更加繁荣,福泽更加绵长。
  做完这一切,香炉内那三根引龙香此时也恰好熄灭,我长吐了一口气,总算是弥补了早先的过失!
  见我收功,刘庆基等人也反应了过来,开口冲我问道,“张大师,行了吗?”
  我点点头,面上露出笑容,“龙气已然补足,不光如此,我还另送了一份造化,经历这一次劫难,深圳不光不会收到损失,反而还会另得好处。”
  刘庆基等人闻言,脸上却没太多兴奋,只是附和一般干笑几声。放下了手里的铜镜,聚拢到我身旁,又道,“另不另得好处无所谓,只要能恢复以前的状态便好。”
  很明显,他们并未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以为我只是说好听话而已。
  我一笑,也没再多说,转移话题道,“既然这里已经修复好,先前所说的两个条件,还望刘sheng长莫要忘记。”
  刘庆基忙点点头道,“那是自然的,答应的事,自然不会忘记。”
  说完,他转头看着张书记,“小张,把小鼎给我。”
  他答应的痛快,但张书记却一脸不情愿,非但没有把小鼎交过来,反而还嘀咕了起来,“他说弄好便是弄好了?万一跟之前那个徐大师一样,到时候我们找谁去?”

  听到他的话,我眉头微微一皱,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刘庆基先一下子板起了脸,“说什么呢?张大师是我的老交情了,怎么可能跟那个骗子一样?”
  “那谁知道?”张书记这时候忽然变身成了不畏上司的硬骨头。脖子一梗便又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又看不懂这些,这小鼎是我们手里唯一的筹码,肯定不能就这么交出去,至少现在不能。”
  “张书记!”刘庆基声音一沉。称呼都变了,“这可是你我之前答应张大师的条件,做人怎么能出尔反尔?”
  “我们答应的条件是基于他彻底解决掉这件事的基础上,必须等到我们确定了之后,才能交给他!”张书记也是寸步不让。
  “你!”刘庆基似乎气的说不出话来,黑着脸,半天之后才转过头来,对我赔笑道,“张大师,你看这事闹的……要不,我再劝劝他?”
  我笑着看了他一眼,这俩人一唱一和的,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张书记的话显然不是他自己闹情绪,而是刘庆基不好直说,借他口说出来而已。
  我看的明白,心里却不愿多计较,他们虽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毕竟才刚受了徐林的骗,谨慎一点,却也没什么毛病。
  略一思索,我开口道,“既然张书记不相信,那也无妨,龙气恢复之后,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我在深圳还要在呆上几日,几日之后。龙气是否恢复,你们心底自然有数。小鼎就先寄存在你们这里。”
  这两人毕竟身份特殊,我也不好以势压人。至于他们会不会生出别的心思,到时不把小鼎交给我,我压根就没考虑。他们若不交,我便自己出手取,结果不会有什么区别。
  听到我的回答。刘庆基马上赔笑道,“多谢张大师理解,多谢张大师理解,你放心,只要我们确定情况好转,立刻便把小鼎给您送去,决不食言。”
  我摆摆手。不愿听他多说,然后指着远处坐在车里的徐林,又道,“小鼎我可以暂时不要,但徐林这人对你们没什么用处吧?我今天就先带走了,当然,我只是有些事情要问他。如果对你们有用,我问完之后,可以把他送回来。”
  这次刘庆基没再出幺蛾子,连忙道,“这个没关系,张大师把他带走便是。”
  我点点头,跟刘庆基约好三日后我再来找他取那小鼎,然后便来到车子旁,准备把徐林带走。
  此时刘庆基那护卫跟了过来,说是我带着徐林走不方便,要开车把我送回去。
  刘庆基他们不是玄学界之人,不知道天师代表着什么意义,这个护卫却不同,对我的态度远比刘庆基他们更加恭谨。
  他主动请缨,我也没有拒绝,上车之后,让他一路把我送到下榻的宾馆外面,然后才拎着徐林下车,回了宾馆。
  到了自己房间后,我没着急审问,而是盘膝坐下,略作调息,带体内道炁恢复之后,才睁开眼,朝徐林看去。
  此时他也正抬眼看着我,跟我目光一碰之后,他忙低下了头,一脸凄惶的焦急开口道,“前辈,在下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没发现前辈您也在那里,否则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您出手啊,前辈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我吧。”
  这人倒是光棍,一把年纪了,一口一个前辈,叫的毫不尴尬,反而还透着一股子亲热劲。
  我淡然道,“饶不饶你不在我,而在你。你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便可。”
  “什么问题?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听到我的话,徐林立刻出口保证。
  我起身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道,“问题很简单,你为何要得到那枚冀州鼎?”
  日期:2017-05-0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