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1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太好办,因为血手并不急于杀我,她在游戏,玩乐,从这点可以看出,雇主不是很着急,给了血手足够的时间。
  这事拖得时间越长,对我越不利,因为血手可以心安理得,而我不时的感受压力,如鲠在喉。
  引蛇出洞,只能以身作饵。
  如此这般,要养足精神,我现在动用飞刀,可能牵扯伤口,这个不要紧,只不过我怕会影响战斗力。
  看来,只能好好休息了。
  准备继续挺尸,手机却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传来处理过的声音。
  “董宁,你出院啦!”
  血手。
  我拿着电话有些着急,血手的电话,该如何通知齐语兰监控信号,不过很快我冷静下来,齐语兰必定派人保护我,没准这是一个局,引血手出现的局,我不用操心什么,因为追踪我不在行。
  “你说过要我的命,可惜你没拿走,你食言了。”
  血手笑了,说道:“董宁,有胆气,那一枪我故意的,要不然你早死了,我只想慢慢享受这个过程,那一枪很爽吧,还有那个叫做白子惠的女人,真可惜,被误伤了。”
  我说:“不用假惺惺的跟我说这些,你给我打电话什么意思。”
  拖延时间,争取定位到血手,我相信附近有人帮忙,会监控着我。
  血手说道:“董宁,你在套我的话,你不是不想要拖延时间,好让人查我的地址,那么抱歉了,你还嫩一点。”
  我说:“你想多了,我并没有。”
  拆穿就拆穿,这是两军交战,就要厚着脸皮。

  血手说道:“其实无所谓了,我打电话过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你出院了,可白子惠还没出院,你不怕她遇到什么危险吗?”
  我说:“你什么意思?”
  血手说:“我知道你派人去保护白子惠,可是她的饮食你能完全保障吗?没准加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要不然就是一颗子丨弹丨打了过去,那就万事俱休了。”
  白子惠,威胁的筹码,血手下了一步好棋。
  我轻轻一笑,说道:“用那个女人威胁我,你脑子有问题吗?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血手笑了。
  哈哈哈!
  声音好刺耳啊!
  “董宁,你真有意思,你以为我会相信?人的行为骗不了人,我看到你十分在乎那个女人,现在听你这样说,我更加可以确认,白子惠是你的弱点,谢谢你,让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对待她的。”
  “你想干什么?”
  我说的有些急切,暴露了我的心思。
  血手笑了笑,说道:“不干什么,只是...杀人预告,祝好运!”

  说完,电话传来了忙音,血手挂了电话。
  我握紧了拳头。
  杀人预告,狂妄。胆子好大,当我是空气吗?
  祝好运,是预祝自己好运吧,杀人顺利?
  手上的青筋,暴起,好似一条恶龙。

  恶念,杀意。充斥在身体各处,紊乱,快要将我吞噬。
  不可原谅。
  血手,不可原谅。
  一次要杀白子惠,还想有第二次,不能忍。
  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
  血手对我了如指掌。我更加确定有人帮她了,我出院,回家,这些消息,血手都知道,可是齐语兰对她全城搜索,这种情况之下,血手应该躲起来才对,可显然不是。
  难度增加了,我面对的不是一个人,不能掉以轻心。
  我站了起来,检查了一下手枪,填装好子丨弹丨,备用弹匣也准备好。着急,确实着急,血手给我打来这个电话,没准她现在就在医院那边,我似乎嗅到了血的味道,不敢想,脑中屏蔽那些画面,倒在血泊中的人,没了呼吸,没了心跳。

  准备好之后,我下楼,我给齐语兰打电话,没等我说话,齐语兰抢先一步,说道:“董宁,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了吧。”
  我说:“是血手,你追踪到了吗?”
  齐语兰说道:“没有,对方很小心,用了一些手段,她给你打电话说了什么?”
  我说:“她说去医院找白子惠,这是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
  齐语兰说:“那边我安排人了,你放心,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提醒他们注意。”
  我说:“那太好了。”
  虽然不是很放心齐语兰安排的人,可我还是感谢,给我争取了一些时间。

  其实,齐语兰手下的人很厉害,强将手下无弱兵。况且他们也是特勤,只不过是其他组的人,可这事关系到白子惠,我的担心便增多。
  “董宁,你不会现在去医院吧。”
  我说:“是,我现在就过去。”
  齐语兰说:“我认为你现在的身体状态还是静养的好,我会保护好白子惠的。况且,这有可能是血手的计谋。”
  我说:“她抓住了我的弱点,我无路可退。”
  劝说无用,齐语兰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你要小心。”
  这时,我已经下了楼。没遇到什么人,本来我想打个电话给白子惠的,想了想还是算了,齐语兰那边安排了人保护,我打电话过去只会让白子惠那边多想,解决不了问题,况且,我打电话,暴露了心意。
  把电话放进兜内,外边的夜已深,我快步走了出去,一个声音却从我心里炸响。
  “董宁,你终于出来了,我啊!等你很久了!”

  血手!
  心里蓦然升起一丝冷意。这一句话代表血手就在附近,这个来自于二十一点的杀手目的就是杀我,当狩猎难度变大,杀我是最优先选择,刚刚的电话,威胁白子惠,只不过是把我引出来。血手对我真是了如指掌,知道我的弱点所在,知道只要一提白子惠,我的行为便开始不理智起来,做出错误的选择,我有一种错觉,一个对我很熟悉的人站在了血手背后。要不然血手不可能对我的性格和人际关系这般熟悉。

  后悔,不会,虽然齐语兰提醒了我,可我不后悔,白子惠是我的命门,就算知道危险,也不能眼睁睁什么都不做。
  砰!枪响了。
  我看到了一点火光。对面楼,二楼,一闪而过。
  我的身子早早的向一旁跃起,胳膊疼痛,中弹了。
  还好,不是致命伤。
  “该死,竟然没有打到。董宁你啊!运气真的很好呢,不过,也不能说都是运气,我开枪的一瞬间,董宁似乎知道危险来了,真是敏锐的直觉,是个难缠的对手啊!”
  “那个人说让我不要恋栈,我姑且听一下吧,别抓到了总归是不好的,游戏都没办法完了,那么,我先撤了,董宁,以后再见,咱们再好好玩玩,嘻嘻。”
  心中有疑问。
  那个人...是谁?
  血手想走,不可以,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这次让她逃掉了,下次再来找我,我没时间奉陪。

  今天。必须解决掉她。
  不是我死,就是她亡。
  感知范围内,我锁定了血手的位置,她在移动,肯定离开了二楼,我一边跑,一边把胳膊包扎好。
  伤还没有养好,追踪血手对我来说是负担。

  很快,额头上开始冒汗,全身好似散架。
  电话在这时骤然响起。
  日期:2017-05-0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