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阵凉风吹过,豆大的雨点又噼里啪啦地落下来,虽然中华烟在塑料袋里,可陆鸣还是担心被雨淋湿。

  他急忙把塑料袋藏在怀里,沿着人行道一路小跑,等气喘吁吁跑到写字楼的时候,衣服差不多已经湿透了。
  一想到自己的狼狈样,陆鸣有点沮丧,虽然他还没有见过大律师孙明乔,可在印象中自然是西装革履、气度不凡,自己这副模样去见他未免也太寒碜了。
  再看看从大厦里进进出出的俊男靓女,顿时就有点自惭形秽,本能地躲在门廊的一根立柱下面,心里有点打退堂鼓。
  可问题是,如果不去见孙明乔,花费“巨资”买来的中华烟怎么办呢,总不能自己把它抽了吧。
  何况,目前看来,见见这位大律师对自己有利无弊,万一财神真的暗中托付他关照自己的话,不去见他岂不是措错失了一个大好良机?
  妈的,管他呢,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刚从号子里出来,从那个地方刚出来的人自然是又落魄又寒碜了,想必他也不至于大惊小怪。
  最重要的是,假如孙明乔也有觊觎财神赃款的野心,自己表现的越落魄越好,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他联想到自己和财神那些钱有关系。
  这样一想,陆鸣顿时有点后悔买了这条中华烟,他觉得一个落魄的人表达谢意的时候应该更朴实一点。
  虽然自己是诚心诚意想感谢他,可这条中华烟在孙明乔的眼里也许会让自己变得华而不实,甚至还会产生某些不必要的联想。
  妈的,冲动是魔鬼,今后无论做什么事情一定要三思,否则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咦,这不是陆鸣吗?”
  陆鸣正自患得患失,忽然听见一个女人叫他的名字,顿时吃了一惊。
  说实话,除了以前工厂的几个同事,他想不起自己在东江市还有什么熟人,并且还是个女人,

  当然,他在东江上过大学,同学自然是有的,可自从成为工厂的一位体力劳动者之后,由于自卑作祟,基本上已经和以前的同学失去了联系,压根没想到会在大街上碰到熟人。
  “哎呀,真的是陆鸣……差点没认出来……”女人走进一步,盯着怔怔发呆的陆鸣仔细看了两眼,一脸惊讶地说道。
  其实,陆鸣在一瞥眼之间就认出了自己的这位女同学,只是没有思想准备,一时反应不过来,等到女人一张脸凑到了他面前,顿时胀红了脸,几乎是哼哼道:“啊……李……小梅……这么巧啊……”
  女人名叫李小梅,陆鸣大学时候的同班同学,不过,那时候李小梅是属于学霸型的好学生,跟班里的男生很少交往,由于其貌不扬,自然也引不起陆鸣的兴趣,所以,两个人虽然同班,关系却一般般。
  “你这是怎么回事?头发去哪儿了?”李小梅再次把陆鸣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陆鸣一只手不自觉地摸了一下光秃秃的脑袋,顿时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心里直骂自己混蛋。
  也许是在看守所里见到的每个人都是光头,时间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所以,只有刚从看守所大门出来的时候他为自己的光头尴尬过,可从昨天晚上开始,也许心里想的事情太多,他竟然把自己这个独特的标志忘记了。
  妈的,怪不得一路上总是有人瞟自己两眼,原本还以为是暗中跟踪自己的人呢,原来都是光头惹的祸,怎么就没想起买顶帽子带上呢。
  这个李小梅的眼睛怎么就这么毒呢,自己变成这副模样了,亏她还认得出来,看来霉运还是没有离开自己啊。
  “啊……这个……前不久工厂搞了个封闭式培训……类似于军训……所以……”陆鸣还算脑子反应快,马上就想起了昨天在电话里跟母亲的那一番说辞。
  李小梅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仿佛陆鸣的解释一下解开了她心中的所有的谜团,笑道:“我说呢,就像遭了劫一般……怎么?看你这样子好像是刚回来?”
  陆鸣马上顺着女同学给的台阶下来,扭捏道:“是啊……一场大雨……成落汤鸡了……”
  李小梅自然看出了陆鸣的尴尬和不自在,不过她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伸手一拍老同学的肩膀说道:“陆鸣,学校那点事都是成年烂谷子了,何必耿耿于怀呢……你这两年不参加同学的聚会,肯定心理上还跟自己过不去吧……”
  陆鸣稍稍松了一口气,他明白,李小梅想当然地以为自己表现出的尴尬是因为没有拿到毕业证的事情,而不是自己落魄的处境,谢天谢地,自己坐牢的事情目前还没有被同学知道。
  “哎,过去的就过去了……我早就不想那些事了……”陆鸣含糊其辞地嘟囔道,两只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
  李小梅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大家对你评价挺高的,都说你仗义呢……前不久,我还见韩佳音来着,她还问我有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呢……
  看她那样子,好像也挺内疚的,毕竟为了一张小纸条害得你没拿上毕业证……不过,这事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为了美人两肋插刀呢,哼,结果怎么样,佳音现在都有男朋友了……”
  陆鸣惊讶地瞥了李小梅一眼,没想到这个过去埋头书本、一向不善言辞的人现在说起话来居然滔滔不绝。
  只是有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特意告诉自己韩佳音有男朋友的消息,难道她也知道自己过去暗地里追过韩佳音?
  “啊……是啊……时间过的真快……”陆鸣似颇有感慨地说道。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忍住,问道:“佳音……韩佳音现在……”
  李小梅意味深长地瞥了陆鸣一眼,说道:“她呀,嘚瑟着呢……别看她和你一样没拿到毕业证,可家里有门路,人家现在是市委办公室的秘书,我们班三十六名同学,只有她一个是从政的……”
  正说着,只见从大厦里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看见李小梅招呼道:“小梅,干嘛呢,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李小梅摆摆手说道:“卉姐,今天不去了,我碰见一个老同学,好久不见了……”
  女人把站在一边的陆鸣打量了几眼,一脸疑惑地说道:“啊……那我不等你了……”
  陆鸣这个时候只想赶紧跟李小梅分手,急忙说道:“小梅,你去吧,咱们找机会再聊……”
  谁知道李小梅说道:“没事,那是我的同事,天天见……见你一次可不容易,哎,我忘记问了,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陆鸣瞥了一眼大厦的门,犹豫道:“也没想去哪儿,本来是回厂子的,没想到雨下大了,在这里避避……谁知……”
  话未说完,脸又红了,心想,自己现在说谎怎么就这么溜呢,看来在看守所学坏了。
  李小梅倒是没有在意,笑道:“正好,没吃午饭吧,咱们找个地方坐坐,也不知为什么,现在见到老同学总是感到亲切……哎,说好了,这里是我的地界,我是主人你是客,这顿我请……”
  陆鸣本想找个借口推辞,可面对女同学一脸的热情和诚恳,一颗心就硬不起来,说实话,要不是心里有鬼,李小梅这种其貌不扬的女人还不至于给他造成什么压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