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凭良心说,自己就算给孙明乔送上一千块钱也不算过分,如果没有他帮忙的话,自己说不定要在劳改队待上三四年呢。
  就按照自己在工厂打工时候的薪酬来算,这三四年自己能挣多少钱啊,就算一年赚两三万,也差不多十万块钱吧,从中拿出一千块钱送礼难道还算多吗?
  陆鸣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说服了自己。
  他不自觉地伸手摸摸口袋,在支付过房租费之后,口袋里还有不到两千块钱,这笔钱原本是他在找到工作之前的全部生活费,在这些钱花完之后无论如何要找到工作,否则只好要饭了。
  当然,银行卡上还有八千块钱,但这笔钱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动的。
  对陆鸣来说,那笔钱不但是他在这座城市立足的根本,而且也是保持尊严的唯一保障,这笔小小的存款在给他安全感的同时起码能让他每天睡个安稳觉。
  不管怎么说,反正今后就是穷死也不能再向母亲伸手了,现在又不是大学刚毕业那阵了,哪有工作了两年的人还向家里伸手要钱的。
  何况,昨天在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把牛皮吹下了,一个经过半年封闭式培训并升任主管的人,怎么会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呢?
  陆鸣发现自己走进了一条噪杂的小巷子,泥泞的街道臭水横流,电瓶车摩托车在密集的人群中穿梭,溅起的污水引起一阵叫骂声。
  陆鸣躲避着滴滴鸣叫的电瓶车,忽然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要不是心里有事,真想冲一辆擦身而过的电瓶车破口大骂。
  妈的,这里的情景跟中山路相比简直就像是两个世界,原来穷人和富人只是一墙之隔,只不过这堵墙是一面单透镜,穷认们能够看见富人,所以痛苦,所以羡慕嫉妒恨,而富人们却看不见穷人,所以有开心又幸福。
  不过,虽然只是一条肮脏的小街道,可街道的两边却随处可见打着“名烟名酒”招牌的小店,柜台后面不是坐着愁容满面的阴郁男人,就是坐着一位怒气冲冲的胖女人,那模样好像是对这个世界有仇似的。
  根据陆鸣不多的人生经验,送礼首选烟酒,不管送的对象会不会抽烟、会不会喝酒都没关系,无一例外都会笑纳,因为他们可以把烟酒再转送别的人。
  虽然陆鸣自己就是烟鬼,可实际上自从他成为烟民之后,对这个领域并不是很了解,他熟悉的牌子一般都是白沙、七匹狼、大前门、黄金龙之类的,并且价格都不会超过五元。
  当然,他也知道大中华这种烟,只是从来没有买过,并不是他不想买,而是买不起。当初在工厂打工的时候,有一次参加一个同事的婚礼,才第一次尝到了大中华的味道。
  当他看着几个同事抽的滋滋有味的时候,他悲哀地发现,自己的胃口已经被那些五块钱一包的烟败坏了,因为那支大中华抽在嘴里的感觉跟白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甚至还没有白沙抽着过瘾。

  当然,他可不敢把这种想法告诉别人,否则就有可能被贴上矫情、阿Q、酸葡萄等标签。
  但他知道,送礼还是要送大中华,他决心把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奢侈送给一个曾经帮助过自己、并且给了自己自由的人,这个钱花的值,花的痛并且快乐着。
  “老板,大中华多少钱一条?”
  陆鸣来来回回在那几家“名烟名酒”店前面晃悠了两圈之后,终于选择了一位上年纪的、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女人,因为这个女人让他想起了母亲,很有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
  “小伙子,你要软的还是硬的……”老太太的话听起来都和蔼可亲,不过,陆鸣的一身穿着显然让她有点疑惑,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
  陆鸣也不是菜鸟,当然知道中华有硬盒的和软盒的,不过,他一直纠结于一个问题,为什么软盒的中华要比硬盒的贵呢?不管怎么说,硬盒的中华从外观上看起来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
  “软……软的……”陆鸣咬咬牙说道,双腿不自觉地一软。
  其实,陆鸣一路上早就算盘拨的劈啪响,把自己口袋那点钱和今后一段时间的生活规划了好几遍。
  他是这么算的,买一条中华不会超过一千块,口袋里最少还能剩下整一千,按照进看守所以前的生活标准,这一千块钱如果正常花的话,他能过一个月,如果节省点的话能支撑两个月,如果把烟戒掉的话,三个月也能熬过去。
  除非他在看守所待了半年之后,通货膨胀已经影响到了老百姓的饭碗,否则,他绝对不相信自己三个月之内竟然找不到一份工作。

  当然,陆鸣不是那种把自己逼到墙角的人,他自然也考虑到了特殊情况,比如突然有个头痛脑热的话就需要买药,每天在外面找工作也有可能产生额外的开支。
  这个时候他存在银行的八千块钱给了他很大的安慰,此外,他还有一笔虽然不稳定但却能救急的外快,那就是两本网络小说。
  最后,还有一个他不愿意承认却又控制不住浮现在脑子里的最大保障,那就是财神留给她的遗产。
  “小伙子,我看你也不像是抽中华烟的主,送人的吧……这样吧,我卖别人六百八,六百五给你吧……”老太太慢条斯理地说道,嘴里还忍不住叹了口气,仿佛对这个年轻人充满了无限的同情。
  陆鸣脸一红,就像是被人揭穿了老底似的,不过,他倒是挺欣赏老太太的直爽,假如她把自己当成“成功人士”的话,反倒破坏了他心目中母亲的光辉形象,再说,自己这身打扮,哪像个抽中华烟的人啊。
  “啊……是啊,送人的……谢谢啊……”陆鸣边说就边掏钱,都没有注意到老太太脸上流露出的狡黠而又不屑的一笑。
  “对了……大妈,你知不知道滨江路在哪儿?”陆鸣忽然想起刚才韩玲说的那个地址。
  老太太把一条中华烟放进一个黑色的塑料待递给陆鸣,说道:“滨江路啊,不远不远……”说着,挪动着臃肿的身躯从柜台里挤出来,走到门口伸手指着前面的一个路口说道:“瞧见那个路口没有?出那个路口左转……然后一直往南走……到第二个红绿灯右拐,那条路就是滨江路……”

  陆鸣虽然心疼那六百多块钱,可第一次奢侈就遇到了这么热情的老太太,还让他体验了一次久违了的母亲的慈祥,心里的“创伤”就愈合了不少,千恩万谢的就像是老太太白送了他一条中华烟似的。
  同时,他不自觉地想起一本书上看到的一句箴言:一次偶尔的奢侈能够照亮你的生活。心想,妈的,但愿大律师抽了中华烟以后能够照亮自己的生活。
  本来陆鸣还发愁怎么寻找滨江路58号,因为密密麻麻的建筑压根就看不见门牌号码,没想到他刚刚走到路口,就看见一栋几十层高的摩天大楼,在靠近南头的墙体上挂着一块硕大的招牌,上面赫然写着乾元律师事务所几个大字。
  一瞬间陆鸣仿佛有种错觉,总觉得那块招牌好像是刚刚挂上去,并且是专门为了迎接他而准备的。做为一个倒霉的男人,他总觉得今天的一切都显得有点过于顺风顺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