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8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宇夏是市委秘书长,市委的大管家也是市委常委成员之一,在常委常务里排名还在龙向前前面,资历也更老一些。他站出来说话,何磊自然会做出态度来。当下说,“请秘书长提出意见来,我们工作有不到的地方,我们尽量地改。”

  “也不是方案有什么疏漏,方案做的很周密很好。”李宇夏说,但他说得在好,大家心里都知道,会有一个“但是”,也都在等着他说出来。“随着这条路修起来,我们市也将会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领导们在市里的工作都各有重要的方面要负责。我想,要说哪一位领导当真在日常中要将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分散到修路的具体工作上,那是不太可能的,也不现实。这样对修路的监管和指导反而会弱了,比如我自己,对修路这样的工作就是门外汉,不能给项目的进程中多少作用。我就有一个想法,市里要将这条路修好,修成我市通往省城的命脉,那就要有一个得力的监督机制,使得工程按期完成的同时,也要保证质量达标。省里肯定会有监管体系,但我们市里也该有相应的监管体系。领导们在这方面都很有经验,只是,领导们毕竟精力有限,又分身乏术。在这里,我提议顾问成员里将我的名字撤下,将李润老市长李老的名字添上。”

  李宇夏的说法看起来很合理,完全是以退为进,将自己退出来,将李润推出去。表面看来那是名额数不动,将李宇夏这个不懂行的人换成一个在市里主抓建设多年的老将,这个道理到哪里都说得通,其他人自然不好反对的。但杨秀峰也知道,这不过是李宇夏的一种策略,真要将李润推出来后,李宇夏作为一个市委常委成员,也不可能将他真的落下。
  李润虽说在建设工作方面经验足,但这时却是不宜将他放进顾问组里的,这也是黄国友等人先就想好了的。两人退下来,按年龄段来看如今算是退居二线,不再插手市里的事务了。虽说人还在市政协里,还不肯就此寂寞下去,但随时间的推移,他当真会成为历史上的过去。但要是此时将他返聘回来,以李润的性子和他在市里之前在系统里所具有的威信,龙向前将会在这一工作中完全受制,甚至会被动而给架空。

  李宇夏说到这里,停了下,想是要让会议室里的人都明白他的用意。如果单为工作出发,这样的提议自然是不错的,可这只是陈丹辉的一种迂回策略。
  不等其他人说什么,李宇夏又说,“李老虽说如今退居二线,但从目前的工作说来,反而是对我们更有利。我是这样想的,李老平时对工作就热心,这种惠及千秋的大好事,想必以李老的热心也乐意担这样的担子,而从李老的身体看来,也还是能够承受得住的。多谢活动,在山岭之间走走,也是一种锻炼嘛。虽说辛苦李老,有还没有争求他本人的意见,我想市里需要李老绝对会以大局为重的。”

  将其他的一些因素也都说了,还将李润装扮成一个大公无私、一心为民,在工作上舍私利而急公义的人。杨秀峰坐在会议室里差点就没有忍住地笑出声来。他倒是不在乎和李润之间有什么矛盾激化,也不会在意陈丹辉有什么怨恨,但此时,不用自己站出来进行狙击,黄国友也不会让陈丹辉的计划轻易就达成的。
  李宇夏表示了自己将意见说完,拿起茶杯来,会议室里顿时就静下来。意见是向何磊提出来的,他也没有直接就否决的权限。两人都是秘书长,只是和李宇夏来比,何磊就差了一层,不仅在级别上差,更主要的是李宇夏是市委常委中的一员。
  何磊也是很有经验的,面对李宇夏所说,没有表示不可也没有表示可以,只是看着其他的领导,似乎在等一等,看还有谁有意见要说。
  黄国友不好直接说,龙向前更不好站出来就直接顶回去。虽说龙向前在常委里排位基本和李宇夏齐平的。但此事涉及到他自己,自然不好直接就说话。
  停两分钟,杨绍华将自己的茶杯先弄出些响声来,自然是要说话。杨绍华在市里职权不小,但今天到这会议里本来没有多少发言的机会,可李宇夏说后,他要不说,黄国友身边的人都不好接着话题说。
  “李润老市长一直在市里都是主抓市政建设的老领导,对于李老的能力和责任心,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一点,说到哪里都会得到大家的认同,我们都深有感受的嘛。不过,高等级公路项目是省里主持的工程,也是惠及我市几百万人和千秋伟业的大工程。省里怎么定,我个人觉得要以省里的精神为主。李老能力不错,经验更丰富,精力也跟得上。但对于省里说来,这个工程的运作和配合,是要市里安排相应的领导,才能够让整体运作过程更顺畅,工作效率也就更高吧。李老能够对工程的进程等进行指导,应该是很欢迎的,但列在领导小组里就显得不适合。”

  杨绍华的意思是将李润这样一个已经退休的人,和市里其他领导写在一起,省里自然会笑话市里对这些都分不清。
  “我也觉得,李润老市长是我们市里的一个宝,老话说得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李老有丰富的经验,对我们的工作特别是龙向前同志即将代表市里负责和省里对修路工程进行全面负责的工作,有着很好的领路作用。龙向前同志在市政建设工作上经验是无法和李老相比的,那就是里出面,请李老扶上马送一程嘛,想来,以李老的情怀,这样的大好事他会乐意来做的。”腾云紧接着就说,还将龙向前定出工程的主导者,将李润定位后台指导,不直接沾边了。

  事情给杨绍华和腾云这样一说,自然就将李宇夏之前说的意图给导引走向另一边。但陈丹辉这边的人还有两三个人,更有下一层次的部门领导,这些人之前都听李润的,余热未完全散走。会支持谁的说法,那也是有着较明确的偏向。
  “我觉得宇夏秘书长说得在理,高等级公路的监管,既是牵涉到和省里配合工作,市里就应当选出业务最精熟,工作效率才能够激发出来。这不单是热情和精神状态就能够实现的,业务不熟,省里会怎么看我们市里?再说,高等级公路的修建的过程中,承包方虽说有严格的管理机制,省里也会有质量监督体系进行运转工作,但我们市里不也应该加强监督?业务熟悉的人,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工程的核心之处,对质量上是不是符合要求,也有着更多的经验,不会给对方的某些表象所迷惑。照我想,要是让我去看那些质量好与坏,也就只能看表面做得是不是顺眼,真正的质量就无法断定的。而这样的路,不说保证五十年吧,三十年总要保证吧,总不能三五年或者在施工中就出这样或那样的安全、质量问题。质量的监督与管理,对于这种工程说来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而我们市里,还有谁在工程质量上的业务里,有李老更熟悉更有权威性?

  日期:2018-04-2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