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7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对这个局长一点都不感冒,郄允才来那天,就是他亲自开着警车开道,后来去桃花谷,也是他亲自驾着警车去接郄允才,这也是彭长宜后来才知道的,当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驾驶开道警车的居然是他这个局长。
  彭长宜说道:“奥,我是到这边检查灾情来的,听说了,就赶过来了。”
  看着肥头大耳的公丨安丨局局长,彭长宜居然看出了葛兆国的影子,他们都是五短身材,矮胖,不过葛兆国要比他有胖得有风度些,不像他,肥厚的嘴唇,粗大的鼻孔,鼻毛露在外面很长,眼睛胖成了一条细缝。

  彭长宜不忍多看他了,就看着别处。
  周局长笑了一下,吩咐手下的人说:“你们该干嘛干嘛,照相验尸,小强通知火葬场,让他们来车,赶紧烧了,再搁半天就臭了。”然后他转过头,跟彭长宜说道:“几具无名尸,惊动了县长,实在不应该。”
  彭长宜抬头注视着他,说道:“周局,现在拉出去就火化,是不是太草率了?五具尸体,这可不是小数目,我们是不是该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周局长显然没有料到彭长宜会这么说,他赶紧说道:“我这不是也在安排取证吗?如果不火化,很快就臭了。”

  彭长宜压住火,他想起部长跟他说的话,遇事沉着、冷静,就缓和了语气说道:“不等尸检报告出来就火化行吗?”
  周局长显然没有了底气,说道:“各地公丨安丨局都是这样处理无名尸的,咱们这儿之前也这样做过。”
  彭长宜隔着墨镜,看了一眼褚小强,褚小强暗暗地摇摇头,彭长宜就说道:“先等等再火化吧。”
  尽管他的声调不高,但却不容置疑,周连发只好说:“也成,那就先保存在火葬场吧。”
  “嗯,对。”彭长宜果断地说道。
  这时,就听一位民警跑过来,说道:“褚队,那边又发现一具尸体。”
  褚小强一听,立刻就跟着那个民警跑了过去。彭长宜他们也跟了过去。
  在山脚下的灌木丛中,果然也躺着一具尸体,朝里,呈侧卧状,尸体腐烂程度跟河滩上的那几具尸体一样。
  一位刑警队员拿着照相机不停地拍相。
  等刑警队员照完相,褚小强接过一个刑警队员递给他的一次性手套戴上,板过尸体……
  彭长宜不由地一阵反胃
  褚小强细心查看尸体,他发现在死者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挂坠,褚小强便挪开手,让刑警队员给这个挂坠照像,他接过一位法医手里的剪刀,轻轻地把死者脖子上的挂坠剪下来。

  褚小强直起身,手里托着这个挂坠,仔细看着。
  彭长宜和周局长凑了过来,褚小强说道:“这是一个木制的挂坠,上面烫着的是符文,应该是保佑平安的意思。”
  彭长宜发现,这个挂坠之所以没有腐烂,仍然完好地挂在死者的脖子上,一个很大的原因取决于挂坠的绳子。这个绳子不是平常见到的那些丝绳,而是一根细电线的外皮,里面的细铜丝被抽了出去,红色的外皮就被当成了挂坠的线绳。
  只是,那个烫着平安符文的护身符,也没能保佑死者平安,仍然让他死于非命。
  周围的群众也陆续凑了过来,对着尸体又是一阵唧唧嗡嗡的议论声,他们大多是留守在家里的老幼妇孺。
  褚小强拿着这个挂坠,问他们:“乡亲们,你们有谁认识这个吗?”

  人们都纷纷往后退,摇着头说没见过。
  褚小强走近他们,希望他们能仔细辨认一下,他往前走一步,人们就往后退一步,始终跟他保持着一个合适的距离。
  彭长宜从这个距离中意识到,老百姓对他们这些人是存有敬畏心理的。可是当年,这里的百姓养育了红色政权,养育了新中国!从什么时候起,老百姓和干部之间产生隔阂了?他们在场的这些人中,相信大部分都是农民的儿子,血管里流着农民的血液,可能只有褚小强算作干部子弟吧?那么又是从什么时候起,这里的老百姓居然和当官的保持了这样一种距离?
  他不由得想起了郄允才和大李、二丫一家人。大李和二丫还有去世的石师傅,明明知道郄允才就在北京,而且还回过三源,但是他们就是不去找他,如果这次郄允才不主动来找大李和二丫,他相信,大李和二丫肯定到死都不会去找他。
  前段,赵丰跟彭长宜说,李勇知道父母和郄允才的这层关系后,就想去北京找郄允才,但是被父母一顿好骂,他们说,你的问题要找就去找县里,绝不能去北京找关系,如果那样做,就脱离父子关系!彭长宜并不完全相信大李和二丫这样做是为了不给郄允才找麻烦,可能,在他们心里深处,对郄允才还是有些怨尤的。
  眼前这山山水水,还是过去那些山山水水,但是新中国,又回报给这些山水什么了?只能是越来越贫穷,和外面的差距越来越大……

  彭长宜忽然意识到,这里应该是黄土岭乡所辖范围,出了这么大的事,黄土岭乡丨党丨委书记唐显明却没到场,他悄悄地问褚小强,说道:“唐显明知道吗?”
  褚小强边把这个吊坠放进一个塑料袋里边说道:“我没跟他说,谁知道他们派出所的人说没说。”
  这时,殡仪馆的车,放着哀乐,由远及近地驶来。周连发开始指挥人搬运尸体。
  彭长宜看了褚小强一眼,说:“小强,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彭长宜又不远处的周连发大声说:“周局,你们辛苦,我撤了,还要去几个村子看看。”
  周连发一边擦汗一边喘着粗气说:“那好,彭县长慢走。”
  彭长宜冲他点点头,就往回走,小庞小声说道:“县长,羿楠来了。”
  彭长宜抬头一看,就见羿楠还有另外一个记者手里端着照相机赶来了。
  小庞说:“我跟她说,让她回去,不要报道。”
  彭长宜说:“不,随她去,愿意怎么报就怎么报。”
  小庞愣了一下,想了想,就说:“好吧。”

  羿楠迎着彭长宜走了过来,自从上次去彭长宜办公室后,羿楠没有再去找过彭长宜,也有意识地跟彭长宜保持着距离。她看见彭长宜他们后,就说道:“县长,听说这里出现了几具无名尸,我们过来看看。”
  彭长宜笑着说道:“好啊,记者们的动作蛮快的。”说完,继续朝前走。
  小庞在跟羿楠擦肩而过的时候,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彭长宜没有听清,他也没有回头,而是大步的往山坡上走去。
  就听背后传来周连发的大嗓门:“羿楠,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羿楠笑着说:“我的鼻子生下来就是干这个的,功能好,闻着味儿就来了。”
  “哈哈,一个姑娘,整天这么疯疯癫癫的,小心找不到婆家。”
  “周局,你用这话诅咒我不管事,因为我从来就不喜欢婆家,也不打算找婆家。”
  彭长宜心想,羿楠这张嘴可是够厉害的。彭长宜想起褚小强曾经追求过羿楠遭到羿楠拒绝的事,他就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就见褚小强没有跟羿楠打招呼,而且走到一边去了。
  他们上了坡,老顾就从后备箱里给彭长宜和小庞拿出他们平时穿的鞋,两人就扶着汽车换鞋,这时,就听到了汽车引擎的声音,彭长宜没有抬头,小庞说:“县长,唐显明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