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别看这个半拉子工程平时没有入人们的法眼,但是真来了洪水,说不定它就变成了睡醒的猛兽!想到这里,彭长宜就赶紧部署,通知沿线乡镇干部,24小时值班,并且做好疏散群众的准备工作。
  但是,好像老天爷有意跟邬友福开玩笑,今年就下了一场大雨,就来了一次大洪水。
  那是彭长宜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洪水,他和防汛人员穿着雨衣,站在高地上,眼看着平时干枯的拒马河谷,转眼间水位就上涨了,而且水面越来越高,公路被冲毁了,河岸两边的农田淹没了,树木成了漂流物……
  洪水过后,一片狼藉……
  许多老人说,已经有五六十年没过发这么大的洪水了。这次洪灾,给三源带来了巨大损失,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次洪水,不但冲毁了道路、农田和部分农舍,也冲出了三源掩埋在地下的罪恶……
  洪峰过后的第二天,彭长宜就带着人来到了万马河旁一个叫牛洼的村子查看灾情,这个村子受灾最严重,大水冲进村子,部分民房被损毁,两人丧生,牲畜冲走无数,几乎所有的民房都进水了,靠近河岸的农田也都泡了水。按说,洪水是进不了这个村子的,但是由于河道堆积了附近两个铁矿选矿剩下的废料,阻碍了河道正常行洪,致使洪水改道,冲进了村子,老百姓怨声载道,一个劲地骂娘。

  彭长宜和当地干部来到了河道边的位置查看,果然看见如山一般高的铁矿废料,侵占了多半个河道,使这里成了哽嗓咽喉,洪水无法正常通过,只有冲进附近的村子和农田。
  彭长宜问道:“这是哪个矿的废料?”
  水利局局长凑到他跟前小声说:“建国矿业集团的。”
  彭长宜看了水利局局长一眼,说道:“你们之前没有通知过他们吗?”
  水利局局长说:“找了,人家不听,每次执法人员去了,交点小钱就得了,再有,您看看这些废料,不是一年堆积而成的,两三年了,我们是年年找,说真的,每年到了汛期,我就提心吊胆,恐怕来大的洪水,来了大洪水,就会出事。”
  彭长宜瞪着眼,故意高声吼道:“什么叫人家不听,我不相信我们三源的企业家是你的这样水平?一定是你们工作没有做到位。再有了,他不听你就不找了,给点小钱就了事了?塌了房,死了人,我看你怎么跟全市人们交代!”
  水利局局长的汗就下来了,他哭丧着脸说道:“彭县长,您是不了解实际情况,我,我哪惹得起人家啊?”
  “别找客观理由了,一年讲不清的事,两年、三年还讲不清吗?讲不清你怎么没往上汇报情况?你这是渎职!”彭长宜义正词严地说道。
  水利局局长的腿就开始哆嗦了,他再说什么彭长宜也不听了。
  旁边的老百姓就开始指着他的鼻子骂:“平时我们在河道里种几棵树种点庄稼你都不让,变法子把树给我们砍了,把庄稼给我们毁了,要不就让我们交罚款,交了罚款就能解决问题吗?这些铁矿废料堆在河道你惹不起人家就不管了,就会欺负我们小百姓,你不得好死!”
  彭长宜重新回到牛洼村,就看见村边一位大娘正在抱着浸了水的棉被往高处走,彭长宜紧走几步,接过大娘手里的棉被,和小庞一起把被子晾晒在一辆拖拉机上。
  他问大娘,家里还有什么人。大娘告诉他就老伴儿和孙子,儿子和媳妇都都外地打工去了。
  彭长宜往屋里看去,就见一个老汉和一个光着屁股的小男孩,在奋力地往外清理洪水冲进屋里的淤泥,他就问大娘,这个村子在外打工的多吗?
  没等大娘说话,跟在他身边的村干部就说:“眼下在这村里,找不到青壮劳力了,都出去打工了,家里遭了灾,赶都赶不回来,光靠这些老少丨妇丨孺,恢复正常生产生活会很难。”
  彭长宜想了想,就掏出电话,给海后基地如今已经是基地主任的老吉打了电话,看他能不能派出一部分战士,帮助村民恢复生产生活。
  吉主任满口答应,说子弟兵抢险救灾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事,表示立刻安排。

  彭长宜扣上电话说道:“大娘,别着急了,一会解放军来,帮助您干活儿。”
  大娘说:“那就太好了,太感谢政府了。”
  彭长宜最不愿听老百姓说这话,每当听到老百姓感谢政府的话后,他心里就不是滋味,本来是政府该做的事,因为没有做好,甚至是政府执法不力,才造成洪水进村,到让老百姓回头感谢政府?
  他离开这户人家后,就跟旁边乡里和村里的干部说:“解放军来了后,你们安排好,可以大喇叭广播一下,告诉村里的老百姓。”

  村干部点点头,说:“我这就去广播。”说着,就跑步离开了,一会就传来了大喇叭广播解放军进村的消息。
  就在这时,彭长宜却意外地接到了褚小强的电话。
  褚小强从省厅培训回来有一个多月了,回来的当天晚上给彭长宜打过一个电话,就再也没有联系。他当时给彭长宜打电话只说了两句话,据他秘密调查,死难矿工可能会比预计的要多,因为那个工头掌握的只是他这个班的情况,另一个班是由别人带的,他只掌握一个大概人数情况,他正在做进一步核查,另外,据省里参加事故鉴定的一个专家讲,他们是根据三源县和锦安有关部门报上的材料进行事故分析和鉴定的,即便专家那天也跟着去了三源,但是矿难现场早已被破坏,根本无法实地勘察,也就是到矿上转了一圈后就走了。褚小强最后向他表示,他不会放下这件事的。彭长宜当时嘱咐他,要他注意隐蔽自己的身份。后来,他再也没有接到过他的电话。

  在彭长宜的印象中,褚小强从来都是夜间跟自己联系,怎么今天大白天的给自己打电话了?他手拿着电话,就走到了人群外,接通了电话,小声地“喂”了一声。
  褚小强没有等彭长宜往下说,就抢先说道:“彭县长,有情况了,说话方便吗?”
  彭长宜一惊,说道:“方便,请讲。”
  “黄土岭发现了五具无名尸体。”
  五具无名尸!彭长宜一听,身上立刻就起了鸡皮疙瘩,他立马就和矿难那些死去的民工联系起来了。说道:“怎么回事?”
  “是洪水冲出来的,我上班后接到报案就赶了过来,是这里的村民直接给我打的电话,现在,黄土岭派出所的人还没到,我还没来得及跟局长汇报呢。”
  “好,你该怎么汇报就怎么汇报,我马上赶过去。”
  彭长宜合上电话,跟现场的干部们又交代了一下,带上小庞就走了。

  彭长宜说:“老顾,开快点。”
  等彭长宜赶到现场后,看到褚小强和他的刑警队员以及当地派出所的人已经到了,现场已经用红白相间的警戒绳围了起来,周围站着一些围观的闲散的群众。
  褚小强看见彭长宜从山上的公路下来后,就赶紧迎了过去,说道:“彭县长,现场已经保护起来了,我们接到报案后就赶过来了。”
  彭长宜边走变问:“死者的身份能确定吗?”
  “目前不能,尸体已经腐烂。”褚小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道。
  “找村民辨认没有?”

  “找了,但是这附近村子没有失踪人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