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2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解风情的蛮牛,可惜你这么大的块头了。”女人似乎早就习惯了蛮牛说话的方式,当下也不恼怒。再次娇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那就不和你废话了,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底下。赶快拿了东西就走吧。不过没有力气怎么干活,下去之前先吃饱点……”
  听了女人这话,蛮牛的脸上终于看不到厌恶的表情。他和其他几个大汉同时回过身来,看着有些惊慌劳力说道:“骚狐狸,你就这句话重听。说的好,不吃饱哪有力气干活。兄弟们!开饭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同时。蛮牛第一个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劳力扑倒,随后张开它满是獠牙的嘴巴,生生的咬断了这人的喉管。当着年轻人和其他人的面,撕扯下来这人的半个脖子,随后开始大嚼起来。
  剩下的几个‘人’也都没闲着,它们同时向其他的劳力扑了过去,瞬间便要死了五六个人。其他的劳力看得胆战心惊,当下谁也不干过去救人,纷纷转身向着山下逃去。这个时候,女人再次说道:“一个也不能跑了!吴勉和归不归白天才来过,不能从这些人的身上查到我们……”
  女人说话的同时,那几个大汉纷纷放下嘴边的死人。开始追逐逃走的这些劳力,这几个吃人的大汉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半刻的功夫已经一个不剩将逃走的劳力咬死,随后拖回到了坟墓。
  这时候,年轻人和管家已经吓得瘫软在地。蛮牛将逃走的咬死拖回来之后,冲着这主仆二人狞笑了一声,不过就在它要冲着这一对主仆二人过去的时候,女人又开口说道:“他们两个人不能动,起码现在不能动。不要小看司马徽,下面还不知道有什么机关。留着他们俩替我们开路也是好的。”
  “骚狐狸。你便是看上这个小白脸了吧?”蛮牛皱了皱眉头之后,还是放过了年轻人主仆。转过身来冲着女人继续说道:“半个妖山的男妖都被你睡了,怎么。一个人你就不舍得了?你也睡了他几个月了,还没腻吗?”蛮牛这句话说完,其他的几个大个子都放肆的大笑起来。
  “人怎么能和妖比?”什么没什么的,一点都没有滋味。”女人冲着蛮牛媚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带着一个开路的两脚羊,下面有危险就让他开路。拿到了那件东西。连庆功的血酒都有了,这样还不好吗?”

  这句话算是打动了蛮牛,它冲着其他的几个大个子说道:“没多少时间耽误了,先开饭,吃饱了之后再下去。天亮之前一定要将那件东西找出来!”说完之后,它也不管其他的同伴。抓起来地上的一具死尸开始大吃起来。其他的妖也开始抓过身边的死尸吃了起来。只有女人笑吟吟的看着直打哆嗦的年轻人,慢悠悠的说道:“别怕,找到了那件东西。我会替你求情的,怎么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不会看着你被它们吃掉的。

  吃饱之后,它们将剩下的死尸一股脑的扔到了洞里。随后将还在打着哆嗦的年轻人司马柬主仆顺着洞口扔了下去,有几十具死尸垫底,虽然没有摔坏他们二人。不过看到这些满是牙印的死尸惨状,司马柬和关键还是惊吓的连连惨叫。
  看着他们俩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之后。蛮牛招呼身边的同伴一起顺着洞口跳了下去。看到所有的‘人’都跳了下去之后,女人这才最后一个也跟着跳了下去。
  洞口下面是坟墓的陪葬区,虽然现在已经不流行用活人生祭了。不过用猪牛羊来生祭还是免不了的。加上司马徽家是当地的大户,这里除了寻常的猪牛羊之外,还用十匹骏马来给水镜先生陪葬。所有的牲畜都是一百天前宰杀仍在这里的。现在空气当中都是一股令人作呕的腐烂气味。饶是蛮牛这样的妖物,都被熏的直皱眉头,司马柬主仆俩更是被熏的睁不开眼睛。
  从陪葬区出来之后。那令人作呕的气味还是久久没有消散。他们只要穿过前面一条甬路,便可以走到司马徽的墓室。这些妖物要找的东西八成和司马徽一起躺在棺椁当中,不过就在它们要走过去的时候。蛮牛突然想起来女人在上面的话,一把将司马柬主仆俩推到了用路上,说道:“你们俩先过去!不要磨蹭,小心一会吃了你们……”
  这时候的司马柬主仆就是这些妖物砧板上的鱼肉,完全没有反抗的勇气。想起来一会自己就要和那些劳力一样被这些妖吃掉,司马柬便开始低声的抽泣起来。最后还是在他管家的搀扶之下,这才好不容易的走到了甬路对面。
  看到了这二人无惊无险的走过去之后,蛮牛哈哈一笑,对着自己的同伴说道:“小的们!只要今天我们拿到了那件东西,在主上的面前便是首功一件!大家熬了这么多年,今天算是熬出来了……”
  蛮牛说话的时候,一个和它差不多身形的大个子妖已经忍不住向着甬路对面走了过去。蛮牛明白它这是要抢功,当下骂了一声就要过去追赶。不过就在它迈腿的同时,已经跑出去五六丈的妖身上突然闪过了一道火花,随后火花变成大火瞬间便将它吞噬在了里面……

  被大火烧着的妖只是惨叫了一声,随后便无力的瘫软在地。只是片刻的功夫便被烧成了一副骨架,随着最后一丝火苗熄灭,这付已经被烧白得骨架便瞬间崩塌,变成了白色得骨灰散落了一地。
  这个突然间得变故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愕不已,就连已经逃到对面的司马柬主仆也吓得脸色惨白,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是阵法!都站在原地别动!”已经看出来问题的蛮牛大吼了一声之后,对着身后的女人说道:“你相好的为什么能过去?不是说让他们俩开路吗?为什么这两只两脚羊没事,屠煞却被烧死了?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故意陷害我们的!”
  “蛮牛你不要胡说,这是司马徽死前留的后手。”女人有些慌张的争辩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她继续说道:“只要是司马一族的血脉,便可以从这里通过而不是触发机关。司马柬他本来就是他们一族的嫡长孙,管家是司马家的远亲。也有司马家的血脉……”
  说到这里,女人已经稳住了心神,冲着对面呆楞的司马柬说道:“本来我还想向蛮牛它们求情的,现在看来不需要了。小乖乖,你进去将那件东西取出来。用它来救你们司马一族人的性命。如果天亮之前你没有把那件东西拿出来的话,你在外面的族人都会被蛮牛它们吃掉。你们俩也会饿死在里面,司马徽和你说过吧。天下没有破解不了的阵法,这个阵法早晚会被破解的,那件东西还会在我们的手里。听明白了吗?小乖乖,离天亮没有多久了……”

  这时候的司马柬早就没有了主意,还是他那远房亲戚的管家见过点事情,乍着胆子对女人说道:“如意小姐,我们擅闯老太爷的陵寝已经是大不敬了。现在索性再听你一次,如果你们拿到了东西还想要杀人灭口的话,早晚会被那位大术士席应真知道。到时候他老人家给我们报仇,你如何对我们,他老人家便会如何对待你们……”
  日期:2017-06-0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