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1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让你如何,你便如何!不要和我讨价还价!”没有想到房门内的主人突然变得暴躁起来,大吼了一声之后。厢房里面又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您和一个老下人生的什么气?现在您是家主,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
  女人说到这里,又对着吓得够呛的老家人继续说道:“就照主人说的做,事后你再去帐房领二十吊钱。这是主人加赏你的,出去不要胡说八道。”
  听到老家人惊慌走远的声音之后,厢房里面的年轻人对着身边美艳的女人说道:“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我先祖已经死了,你们想要什么尽管拿去。不要在难为我了……”
  女人咯咯一笑,好像蛇一样的缠住了年轻人的身体。用她鲜红的舌头舔了一舔年轻人的耳朵,随后用她那甜得发腻的声音说道:“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好处就翻脸不认人了吗?刚才的话就当我没有听到。如果再有这样的话被我听到。司马家的家主就要换成你的弟弟了,你可是不止一个兄弟的。”

  听到了女人的话之后,年轻人的额头上便有黄豆粒大小的汗珠流淌了下来。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女人又是咯咯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只要你听话,把东西找出来。你就还是司马家的家主,我们也不会亏待你,到时候会助你成为一方霸主。不过前提是要快点把那件东西找出来。”
  听到女人暂时不是如何自己,年轻人这才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是苦着脸对着女人说道:“这一百天你都在这里。亲眼看到我连几座祖宅都拆了。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你要找的那件东西。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件东西?”
  “这座大宅不是还没拆吗?你们的祖坟去看过了吗?这座大宅没拆,祖坟也没有挖开。那就不叫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女人搂着年轻人的脖子,在他耳边哈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东西一定是有的,就藏着这里的某处所在。三天之后将这座大宅拆掉,还是找不到的话就拆你们的祖坟。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件东西,找不到的话你会死。你们这一大家子人都会死。一个不留……”
  刚刚松了口气的年轻人身体再次变得僵硬起来,这时候,门外响起来管家说话的声音:“主人,是您让我挑选家丁去巡守老太爷的墓吗?如果您再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我这就找人去了。”

  年轻人轻轻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门外的管家说道:“不用去了。我改了主意……”
  还没等他说完,身边的女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年轻人的耳边轻轻说道:“别改主意啊,这样更好,这些日子你将能找的地方都找到了,就差坟墓里面了。那可是你先祖司马徽的阴宅,你说他会不会将那件东西作为陪葬,和他一起埋起来了?”
  “你连我先祖的阴宅都要惊扰吗?”听到女人开始打自己先祖墓室的主意,年轻人的脸色便纠结了起来。这时,女人有缠住了他的身体。说道:“一个死了的先祖,和你自己的性命,哪一个重要?为了一个死人。连活人的路都要堵死吗?就在今天晚上,去挖了司马徽的墓。”
  年轻人也是怕了女人,叹了口气之后对着门外的管家继续说道:“你准备好人带上工具。今天晚上为老太爷迁坟……”
  管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司马徽下葬刚刚过了百日这就要迁坟,未免也太儿戏了一点。房间里面的少主听到管家在犹豫。当下沉着声音说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去,准备三十个劳力,晚上给老太爷迁坟去。”
  听到少主说话的口气带着威胁,管家也不敢多嘴。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准备晚上给刚刚下葬百日的司马徽安排迁坟的事情来。看着年轻人有些颓废的样子,女人妩媚一笑和他一起倒在来床榻赏。随即两个开始扭动起来。

  天色擦黑的时候,这间厢房的大门才从里面打开。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在女人的陪伴下从里面走了出来,只是从后院走到大门口着几十丈远的距离,便让年轻人脸色苍白的有些异常。
  这时候,管家和门房的老家人已经守在了这里。在他们俩的搀扶之下,年轻人坐上了马车,随后在关城门前一刻,他们的车队这才从城中走了出来。轻车熟路的到了山脚下之后,这些人再次到了水镜先生司马徽的坟墓旁。
  和女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年轻人对着管家说道:“开始吧,请老太爷出来透透气……”
  白天的时候,管家已经让人在坟墓的后面挖出来一个大洞。找的就是当初建造这座坟墓的原班人马,这些人知道哪里的土层最薄,只是半天的功夫便挖出来一个大洞。
  这时候,洞口上方已经用木桩搭好了架子。吊上了粗麻绳,麻绳另外一头绑上了一个大箩筐。看着管家指挥着这些人将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放了下去,半晌之后,壮汉在地下喊道:“到底了!没事,都下——什么东西!救命……”
  随着一声惨叫。站在洞口准备第二个下去的人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随后顺着洞口冒出来一股黑气,伴随着黑气一起涌出来的还有刺鼻的血腥气味。有胆子大的先缓了过来,冲着洞口喊道:“赵大个!你怎么样了?说句话下面怎么了……”
  任凭这人怎样喊叫。洞口下面却始终不见回应。当下,在场的人大半都面露惊恐的神色,纷纷将目光转到了同样脸色惨白的年轻人身上。这时候,管家凑到了年轻人身边,低声说道:“今晚不宜再请老太爷了,还是等到明天天亮之后再说吧。赵大个八成是活不了了,现在回城报官……”
  “就在今晚请司马徽上来,等不到明天天亮了。”现场唯一一个非但没有惊吓表情,反而面露欣喜之色的女人突然开口说道:“你们胆子小不敢下去。那就把位子让出来。你们不敢做的事情,自然还有别人敢做……”
  女人说话的时候,从她的身后走出来五六个身材高大的大汉。这几个人直接推开管家找的劳力,站到了洞口。这时候,女人也走到了这几个大汉的身边,娇笑了一声之后,趴在其中一个大个子的身上,说道:“看到了吗?到底是席应真曾经的弟子,法术虽然差点,这奇门遁甲之术还是很有些门道的吧?蛮牛,东西八成就在下面……”
  被叫做蛮牛的大个子对女人很是有些不耐烦,他一把将女人推开。嘴里骂道:“骚狐狸,离老子远点!你身上的狐狸臭顶风都能飘出去十里地,别在老子身上蹭来蹭去的。回去怎么洗都是狐狸的骚臭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