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1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子惠爸爸说:“好好养身体,我推子惠回去。”
  我点点头,说:“好。”
  好想问白子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时机却不对,只能咽回去。
  歌名应景此时心境。

  爱你在心口难开。
  轮椅转动,白子惠给我留了一个背影,背影纤瘦,木然。
  人,离我越来越远。
  呼吸变得困难。
  突然,视线被阻挡,我与白子惠之间,夹着一位母亲。
  白子惠妈妈眼睛微红,能看出她刚刚哭的多么惨烈,鼻子一抽一抽的。
  白子惠已快出了门,白子惠妈妈却站在我面前,何故?

  “阿姨,你还有事?”
  白子惠妈妈看了看我,说道:“董宁,你还记得答应阿姨的事情吧。”
  我说:“我记得,阿姨。”
  白子惠妈妈说:“那就好,我希望你永远记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说出这句话的白子惠妈妈脸上有一丝阴冷。
  门关上了,封闭无风的病房内,似有风来,让我瑟瑟发抖。
  又过了一天,准确的说是一天半,在我强烈要求之下,医生给我做了检查,还算不错,医生说恢复的极快,不过最好还是留院观察几天,我觉得自己行动算是自如,执意要走,医生没办法,只好开了出院手续,不过叮嘱我,让我静养,另外及时来医院换药。
  我着急出院,便答应的很痛快。

  想要出院,主要原因是白子惠,我在,她的心乱。我走了,没准她会冷静,其实,我是后悔的,我不想答应白子惠妈妈的要求,我无数次梦到我和白子惠和好,清醒过来,徒增烦恼,另外还有一个麻烦。那位区长缠上我了,就想从我这边入手,解决掉麻烦,搞得我很烦。
  纪委那边不知道干什么,有问题你就查啊!一查到底,隔离审查,这位区长不吐出一点东西,不能放他出来,天天老吓唬他。一害怕就来找我,闹心。
  出院还算顺利,只不过白子惠来送我。
  她穿着蓝色条纹的病号服,头发梳的好好的,未施粉黛,却美艳无双。
  身后是白子惠的爸爸,缓缓推动着轮椅,白子惠的看着我,一直看着我,她的双眼一根绳子,系在了我的身上。
  浓浓的深情,我不敢看,我躲避,却无从遁形,我能感受到,不管我去哪里,走了多远,依旧是风筝。那一头的线,在白子惠手中。
  握的好紧!
  齐语兰来接我,车开进了医院,我走出了门,身后是玻璃,玻璃之后是白子惠,视线如影随形。
  齐语兰看到了白子惠,微微一笑,算是招呼。然后小声问我。

  “不要紧吗?”
  状态她没搞清楚。
  我摇摇头,上了车。
  齐语兰打趣道:“董宁,白子惠回心转意了,这个机会你要把握住啊!”
  这两天,齐语兰一直忙,血手的追踪不是很顺利,按理来说,不应该一点线索都没有,可是现在还真就一点线索也没有。
  这个血手很狡猾啊!她一定躲在了某个地方。伺机待发。
  我叹了一口气,说:“领导,别提这事了,我真没心情说。”
  齐语兰说:“说出你的故事。”
  我苦笑了一下,说:“领导,你惨无人道啊!”
  齐语兰转过头,说:“闷在心里不舒服,你说出来,是解脱。我不强求。”
  其实,我还真想倾诉一下。
  齐语兰说完,发动了车子,马上,我们就要离开医院了。
  只要往右偏头,我便能看到那个让我牵挂的人,我控制自己,不扭头,硬挺,可是还是担心,我说:“领导,白子惠她还在吗?”
  齐语兰看了一眼,叹气道:“还在呢,正痴痴的看着你!”
  心中是无法发泄的烦躁。
  我说:“白子惠他妈让我们断了来往,这事你也知道,可我没想到,经历了那件事,白子惠非但没有恨我。反而解开了心结,她想和我复合,只是,我...”
  车子已经开动,开出了十多米,转过弯直行便开出医院,最终,我还是无法抑制自己,回过头看了一眼。
  仅仅一眼。那么的巧,在缝隙之中,与白子惠的目光在空中狠狠的撞在一起。
  “董宁,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亏欠白子惠太多,觉得自己没办法面对她,觉得自己害了她。”
  我转过了头,说道:“对。”
  齐语兰说:“我们做这一行的,确实要考虑的很多,意外很常见,危险无处不在,确实需要好好考虑。”

  话说的很理性,我心里也知道不要回头,可是还是有渴望。
  我说:“我知道,只是我现在不知道如何让白子惠死心,她比较执拗。”
  齐语兰笑笑,说道:“如果刚才在医院门外,我吻你,白子惠会不会死心。”
  莫名的有种被调戏的感觉。
  我笑笑。说道:“领导,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齐语兰说:“说说而已,不过我觉得白子惠不会死心的,她认定了你,便不会放手,知道我为什么有这种判断吗?因为我看到了她的眼睛。”
  齐语兰肯定的说。
  那么,不放弃的白子惠到底会做什么呢。
  叮嘱我最近要小心,还给了我一把枪防身,齐语兰便走了。我上了楼,进屋第一件事清洁自己,没洗澡,怕感染自己,用拧干湿毛巾,擦了擦身子,清理之后,我把门窗锁好,窗帘拉上。血手不得不防,她能搞来远距离杀伤武器,不得不防。
  没在床上睡,我怂了,我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的,很软,挺舒适的,一觉睡醒之后,饿了,家里没有什么东西,我订了外卖,订了两家,两家之间有些距离,我一边计时,一边等外卖。

  我想血手就算知道我出院,就算知道我回家,就算知道我订外卖,她也搞不清楚我订的是哪一家。除非她入侵订餐网站的数据库,可有那个时间,我的餐已经送到了,她便没办法做手脚。
  况且,我使了小手段,两家外卖,二选一,一半几率选错。
  不过,血手倒是可以在送餐员身上下功夫,想到这一点,我很小心,餐送过来,我单手开门,另外一只手藏在门后,握着手枪,身子遮挡。
  过分小心,总归没错的。

  拿到了两份食物,我抛了硬币。选择。
  硬币落下,反面,吃面。
  吃饱之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正好七点,华灯初上,我脑中盘算着如何揪出血手来。
  她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齐语兰绝对布下了天罗地网,可血手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说明她隐匿的很好,说不定有一个藏身之所,让人意想不到,杀手组织,完成任务,在当地肯定有联络人提供武器,说不定还提供庇护,这都是可能的。

  日期:2017-05-08 07: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