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1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头。说:“是的,我是在抱怨,我那么乞求你,卑微如微粒,你可曾看我一眼,你封了我所有走向你的路,现在却说我绝情。有意思吗?”
  话说的硬气,心却揪了起来,此时,我只能如此,情愿让白子惠恨我。
  白子惠歪着头,笑了,说道:“董宁,你骗人还是这么生疏。”
  说完,我看到白子惠眼眶的湿润。
  我微微一叹,白子惠,你知道吗?我好想抱抱你,说别哭,一切有我,我依然是那个能替你遮风挡雨的人。可我也是彻底毁灭掉你的人,这样的我,你还爱着吧,可惜,我要远离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控制脸上的肌肉。不让自己露出马脚,保持冷静。
  “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笑笑,说道:“既然你觉得我是骗人,那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白子惠说道:“董宁,我都知道了。”
  说话的时候,白子惠的眼皮落下,轻轻的一合。那一个瞬间,落寞,让我心疼。
  我说:“你知道什么了?”

  白子惠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个态度,你救我的时候,你连命都不要了,可是,你现在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正常吗?董宁。”
  听到质问,我笑笑,说道:“这有什么,可能当时我脑袋进屎了。”
  白子惠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妈跟你说不要靠近我,对吗?你自己觉得连累了我,对吗?”
  她知道,她都知道,可是知道又如何,这是事实。
  我说:“所以呢?”
  白子惠说:“所以,你就不能勇敢一点吗?”
  话已经说开了,那就都说了吧。
  我摇摇头,我说:“不能,因为那后果我承担不起。”
  白子惠说道:“可是。你问过我的意见吗?我愿不愿意,你知道吗?”
  就算知道又如何,我怎么可能让白子惠跟我亡命天涯,时不时的遇到危险,感觉有一把剑,就悬在头顶。
  我,承担不起后果。
  我说:“咱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能干脆一点吗?”
  白子惠说道:“董宁,你太自私了,你一点也不考虑我的感受,你自作主张,我不怕死,尤其是跟你一起死。”
  白子惠的眼中是坚定,闪烁着光芒。
  我不敢看白子惠,我躲开了她的目光,她想跟我一起死,白子惠说的出,做的到,但我不行,我可以自己死,白子惠必须活。
  可能。我是自私吧。

  白子惠悠悠说道:“董宁,你知道我在中枪那一刻想的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怕知道后,我会改变主意,我的心本来就不是很坚定。我怕白子惠说出什么话来,我受不了。
  “中枪的那一刻,我觉得我要死了,不,我已经死了,我才发现死亡离我是如此的近,我之前做的一些事。想想有些可笑,我应该释然,尤其我看到你奔向我的那一刻,我的心是热的,那时候,我想,如果我有幸活下来,我们要好好的,没想到你却躲着我,我知道是有原因的,我妈跟你说了一些什么,可是,日子是我们过的,不是他们过的。董宁,你就不能勇敢一点吗?”
  我笑了笑,看着白子惠,说:“我是不勇敢,因为我害怕,那一天的事,我不想再经历,所以,你离我远一点,我才能安心。”
  白子惠都说出来了,那就说开吧,她有她的坚持,我有我的,我们差一点。可这一点,无法逾越。
  白子惠笑了,她跟以前不一样了,好似两个极端,以前理智的可怕,现在感性的可怕。
  那件事情真的改变了她。
  白子惠说:“可你有没有想过,分开,我们过得不快乐,在一起,虽然有危险,不过能过的快乐。”

  这话说的对,没法反驳,白子惠果然会说话。
  我摇了摇头,我说:“你知道这样行不通的。”
  白子惠追问,“为什么行不通。”
  较真了。
  我说:“你不是一个人,你除了我,还有亲人,你说我自私,对,我是自私,不过你何尝不自私,你跟我在一起,考虑过亲人吗?你出了事,他们会多伤心,你考虑过吗?”
  白子惠看着我,微微一笑,说道:“你开始为我考虑了,当初的你不会放弃我的。”
  我说:“我现在也没有放弃你,只不过有些事,我需要考虑的更多,如果你只是一个人,我绝对不放手,可是,你不仅仅是我的白子惠啊!你还是其他人的白子惠。”
  心里不是滋味,说出这样话,何尝对我不是一种伤害,还是要强挺着,不让自己失控。
  白子惠说:“董宁,我不会放弃的。”
  我好想笑,之前我苦苦追着白子惠不放手,可现在,我松开了手,白子惠却追了上来,世事无常,大抵如此。
  我淡淡的回了一句,“随你!”
  现在,我只能用冷漠当武器。
  吱!

  门被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脚步声急,一前一后,两个人。
  “白子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怒气冲冲。
  “妈,爸,你们怎么来了!”
  白子惠的脖颈有些僵硬,我未看见她的眼,我想她的眼神大概有些闪躲吧,此时此刻,与我面对面,是被禁止的。

  我和白子惠,就像是初中生,不能谈恋爱,偷偷摸摸的见面。
  家长出现了,抓到了。
  白子惠妈妈脸上乌云密布,她冷冷的说:“你能来,我们不能来吗?”
  白子惠说:“妈,我散散心,不行吗?”
  白子惠妈妈说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要见董宁,这医院。你什么地方都可以去,这里不可以。”

  白子惠说:“我不是小孩子了。”
  白子惠妈妈说:“我是为你好,你难道希望看到我天天以泪洗面吗?”
  悠悠的一声叹息,白子惠说:“为了我好,就不顾我快乐不快乐,妈,你从前这样,现在还这样。”
  白子惠妈妈也叹了一口气,屋里面满是负面情绪。

  “抱歉了,女儿,我也没有办法,别的我都可以让步,关系到你的人身安全,这点我的态度不会改变,你爸劝我,让我不要多管,我知道,你跟董宁在一起会开心,可是我宁愿你不开心,也不愿再有这样的事发生,我是你妈妈,我不想你永远的离开我,原谅我。”
  说到最后,白子惠妈妈泣不成声。
  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作为父母,自然希望自己孩子好,身体健康,诸事顺利,白子惠妈妈的心我了解,这样的母亲,我无法拒绝。
  白子惠又叹了一口气。
  白子惠妈妈说:“跟妈妈回去吧。”
  白子惠点了点头,又看了我一眼,嘴巴张开,无声的说了一句,我还会来找你的。
  白子惠爸爸走了过来,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问道:“董宁,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我强挤出来一个笑容,我说:“叔叔,恢复的差不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