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长乐遗憾地说道:“可手机里面没有卡,显然被陆建民事先处理掉了……另外,我考虑过陆建明使用这部手机的方式,他不可能直接用手机跟外面的人通话,多半是用发短信的方式,或者通过网络……”
  徐晓帆笑道:“队长,你不是多次说过,只要是重要的线索,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绝不能放弃,我觉得找到这张手机卡仍然有一线希望……”
  肖长乐在宾馆的大门口停下脚步,扭头盯着徐晓帆问道:“一线希望?这张卡肯定已经被陆建民毁掉了……”
  徐晓帆马上说道:“这要看他‘毁掉’的方式……监管医院的号子屁大一点地方,不仅有监控,而且还有其他犯人,他能怎么‘毁掉’?”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认为不外乎两种方式,一是吃到肚子里,二是扔进厕所的马桶,如果吃到肚子里,那么解剖尸体的时候就会被发现,就算他排出体外,最终仍然还在厕所的下水道里……”

  肖长乐想了半天,犹豫不决地说道:“如果换个人,我对你的分析很有信心,可具体到陆建民这个人我基本上不抱太大的希望,他可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
  正说着,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肖长乐急忙招招手,回头说道:“不过,我会给我们东江市的同行提出这个建议……
  尸体肯定要解剖,不过,如果没有发现那张手机卡的话,我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挖开监管医院那间病室的下水道……”
  说完钻进了出租车,最后脑袋伸出车窗说道:“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有些细节再推敲一下……现在你最好联系一下吴淼,看看陆鸣此刻在什么地方晃悠……”
  徐晓帆盯着肖长乐乘坐的出租车拐过街角,这才拿起手机拨通了负责跟踪陆鸣的W市侦查员吴淼的手机。
  “人在什么地方?”徐晓帆一边钻进一辆出租车,一边问道。
  “在中山路晃悠呢。”
  “中山路?有什么异常举动吗?”

  “没有,只是瞎转悠。”
  徐晓帆放下手机,犹豫了一下,冲出租车司机问道:“师傅,中山路是东江市的商业区吗?”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后面的美女,殷勤地说道:“倒也算不上是商业区,不过,那里是本市的金融一条街,几乎所有的大银行都在那里……”
  银行?

  徐晓帆心中一动,马上说道:“那我就去中山路……”
  陆鸣从四分局出来之后一直在街上晃悠,虽然昨天晚上已经计划好今天去拜访一下大律师孙明乔,可事到临头却没有勇气。
  其实,说拜访未免有点夸大其词,他一个缓刑人员有什么资格去拜访人家大律师,他潜意识中还是想验证一下昨天韩玲给他带的那个口信。
  本来,他倒是可以直接用韩玲给的那个手机号码给孙明乔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可最后一想,自己又不认识大律师,谁知道接电话的是不是孙明乔本人。

  最好的办法是去一趟他的律师事务所,亲自见个面,如果有幸得到接见的话,一方面可以从他那里多了解一点财神的事情。另一方面跟他当面感谢他的无私帮助,同时还能验证是不是有人通过韩玲给自己设陷阱。
  当然,韩玲的的口信有可能确实是来自孙明乔本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能搞清楚大律师想从自己这里知道什么,出于什么目的。
  可问题是,在里边的时候,财神可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起过孙明乔,就连小字条里都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更没有让自己给他带什么话,现在骤然去见他会不会欠考虑。
  这样一想,陆鸣对自己昨天晚上的决定犹豫不决,假如不是想确认一下韩玲这个小律师的可靠程度,以及是不是自己刚出来就已经被人盯上了,他是绝对不会没事找事去见大律师的。
  不过,目前他觉得有必要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做个起码的评估,只要孙明乔向自己打听和财神赃款有关的事情,或者韩玲的口信并非来自孙明乔本人,那么就意味着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是暂时把财神的遗嘱忘掉,别说三个月,在没有确定自己已经被人遗忘之前,绝对不能去碰财神的遗嘱,否则,说不定就像财神警告的那样,不但会重新失去自由,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呢。
  从这个角度来说,陆鸣又觉得有必要去见见孙明乔,好歹他是财神的辩护律师,肯定得到过财神的好处。
  就算觊觎财神的赃款,也不至于为难自己,多半是像王院长一样,想当然地幻想着从自己这里可以得到财神赃款的线索呢。

  由于拿不定主意,陆鸣不知不觉地、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悠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条比较僻静的街道。
  虽然是一条僻静的街道,可看起来却很气派,只见两边的建筑虽然不是摩天大楼,可却古色古香,像城堡一样透着历史的厚重感。
  基本上每栋建筑都一律有着高高的大理石台阶,门口停着的汽车崭新瓦亮,不用看标牌就知道价格不菲。
  就连路上行人的穿着都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反倒是他自己身上一套洗的退掉颜色的旧衣裤和脏兮兮的旧皮鞋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妈的,这是什么地方?富人居住区?不对呀,怎么还有公交车站呢?
  正自纳闷,只听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在身后催命似地一阵乱叫,陆鸣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一辆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豪华轿车从马路拐上了人行道,显然,他挡住人家的路了。
  妈的,人行道究竟是走人还是走车的?用得着这么嚎丧吗?
  陆鸣心里面骂骂咧咧的,急忙躲在一边,眼看着那辆车开到一栋“城堡”前面停下来,只见一位穿着体面的男人快速从副驾位置上下来,弯着腰恭恭敬敬地打开了后门。
  从车里面下来一位头发花白、风度翩翩的男人和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美貌女子,两个人对弯腰开车门的男人都没有看一眼,有说有笑地走上了高高的台阶,消失在大门里面。

  日期:2017-06-03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