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马上正色说道:“有件事我还没有向你汇报呢,市里面对陆建民的儿子陆明公司财产的清理工作已经结束了,所有资产加起来差不多五个亿,和陆建民在建行贪污的三十多个亿的数目差距太大了。”
  肖长乐说道:“很显然,我们这边还是走漏了风声,让陆建民父子把大部分资产都转移了……其实,我现在才发现,我们把陆建民送到东江市关押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为什么?”徐晓帆惊讶地问道。
  肖长乐缓缓说道:“你想,陆建民带着一家人逃跑的地点为什么选在了东江市?那天晚上他们逃跑的时候乘坐的那艘游艇是谁提供的?直到现在都没有答案。

  另外,根据我最近这一段时间的调查,发现陆建民父子在东江市有着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我甚至怀疑东江市可能还有陆明的隐形财产……”
  “你的意思是东江市这边有陆建民的同伙?”徐晓帆惊讶地问道。
  肖长乐不可置否地说道:“你别忘了,陆建民虽然被判了死缓,但他几乎是零口供,被抓获的同案也仅仅是跟他有直接关系的三四个人……
  这么大的款项,牵扯到的人绝对不会就这么几个,那些没有被他供出来的人大有人在,如果陆建民在里面用手机联系某个跟他有关系的人帮点小忙,他难道还敢拒绝?当然,现在陆建民死了,那些人终于可以放心了……”
  徐晓帆插话道:“所以你怀疑陆建民的意外死亡有可能是杀人灭口?也许,第一次自杀也是假的,目的是为第二次死亡做个注解,让外界相信陆建民自己不想活下去了……”
  肖长乐闭着眼睛沉思了片刻,不过并没有回应徐晓帆的推断,而是顺着刚才的话题说道:“且先不说他在这边是不是有同伙,反正陆建民最终没有在W市找辩护律师,而是找了东江市的孙明乔……”
  徐晓帆再次插话道:“我关注过这个大律师,就算他和陆建民之间有什么秘密,我们也别指望查得清楚,这家伙天生就是个钻法律空子的人……”

  肖长乐叹口气道:“要不然陆建民也不会找他了……”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陆建民死在监管医院另有隐情的话,我基本上同意你的分析,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的工作难度可就大了……”
  肖长乐站起身来,一边穿上外套,一边说道:“所以,我昨天晚上已经把情况向卢副局长做了汇报,我准备在这里打持久战……
  今天是我们住宾馆的最后一天,明天就去找个僻静的地方租两套房子,卢局长已经同意再给我们派几个侦查员过来,我准备让你带一个小组,二十四小时监控陆鸣的一举一动……”

  “你这是要去哪里?”徐晓帆问道。
  肖长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去一趟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们暂时对监管医院的王院长和那个内勤以及跟陆建民接触密切的人员暂时采取隔离审查措施。
  另外,陆建民自杀的消息可能也瞒不住多长时间,看看他们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发布这一消息……”
  徐晓帆马上抓起自己的外套说道:“我们一起走吧,我先去把陆鸣新办的那个手机号码上只耳朵……”
  肖长乐笑道:“要不是你提起,我差点把这件事忘了,虽然陆建民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给这小子打电话,但从现在起,每一个给他打电话的人都不能放过……”
  徐晓帆一边和肖长乐出了客房的门,一边小声道:“说起陆鸣的手机号码,我想起一件事……”
  肖长乐回头瞥了徐晓帆一眼,问道:“什么事?”

  “你说……如果监管医院发现的那部手机是陆建民用过的,那么,肯定有人知道这部手机的号码,起码,那个偷偷把手机带进号子的人应该知道……”
  肖长乐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盯着徐晓帆沉思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可以通过这个号码查看陆建民的通话记录?从而获得赃款去向的信息?”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有这种可能性……现在就看替陆建民办理手机的是什么人,这个人如果仅仅是拿了陆建民的好处属于‘帮忙’性质的话,情况相对就简单些,可如果这个办理手机的人另有所图或者受人指使的话,情况就复杂了……”
  肖长乐站在那里好一阵没说话,最后转身一边慢慢往楼下走,一边小声道:“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属于你说的第一种情况,多半是哪个管教护士得了陆建明的好处,然后偷偷帮他带进了这部手机……”
  徐晓帆插话道:“即便这样,这个管教或者护士应该知道手机的号码?”
  肖长乐摇摇头说道:“那不一定,陆建明是什么人?他应该考虑到手机泄密的问题,我倾向于手机和卡是由不同的人带进去的……
  并且办理这张卡的人应该深受陆建民的信任,实际上,我倾向于这张手机卡说不定是出自他的律师孙明乔之手……”
  “这么有名的律师会干这种冒风险的事情?难道他就不怕一旦被查出来身败名裂?”徐晓帆质疑道。
  肖长乐说道:“这就要看陆建民开出的价码了?表面上看,孙明乔替陆建民辩护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钱,而是这个案子的影响力,但背后不可能没有物质利益的驱动……”

  “陆建明家里除了他的儿媳妇和未成年的孙女之外,并没有什么直系亲属了,是谁帮他请的的律师,谁支付的费用?”徐晓帆皱着眉头问道。
  肖长乐笑道:“你现在才提出这个问题可就有点不称职了啊……告诉你吧,没人替陆建明请律师。
  当检察院的人问他要不要帮他指定辩护律师的时候,他就说出了孙明乔的名字,并且非他不可。
  而孙明乔居然干脆地答应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陆建民案子的影响力,至于律师费,根本没人支付,孙明乔居然是义务劳动……”
  “你信吗?”徐晓帆盯着肖长乐问道。

  肖长乐摇摇头说道:“我不信。”
  “那你怎么解释这件事?”徐晓帆追问道。
  肖长乐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这种事其实根本不用陆建民操心,外面……不管是W市还是东江市,可能有不少人暗中在替他操心……”
  “这些人就是你所说的‘没有被陆建民供出来’的同伙?”徐晓帆问道。
  肖长乐谨慎地说道:“这么说不太严谨,我们暂且称这些人是陆建民的朋友吧,毕竟,谁没有几个三朋好友呢,何况像陆建民这种呼风唤雨的人物……”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不管怎么说,如果能查出陆建民那部手机的号码,也许能找到那笔赃款的线索……”
  肖长乐缓缓摇摇头说道:“我刚才说过,陆建民不会冒险通过手机向外界透露赃款的去向,如果他真是自杀的话,这部手机的用处应该是他处理自己后事的工具,他有可能通过手机向外界的‘朋友们’传达了某些敏感的信息……
  如果他是被谋杀的话,这部手机只能证明陆建民并不甘心,在牢里面还试图通过遥控操纵自己的金融王国。”
  “那我们更应该搞清楚手机的号码,起码能通过这部手机找到几个他那些所谓的‘朋友们’。”徐晓帆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