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比如,谁给他提供的药物,那把手机是怎么回事?一个这么重要的犯人,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两次自杀?直到现在,东江市公丨安丨局都没有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潘浩问道:“头儿,难道你对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有什么怀疑?”
  肖长乐谨慎地说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我听说监管医院院长王振良已经引咎辞职,而一名内勤好像也打了辞职报告……”
  徐晓帆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身为院长难道引咎辞职就算了?起码要追究他玩忽职守罪……”
  肖长乐摆摆手说道:“我刚才还给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打了一个电话,他表示目前案子还在调查,并没有得出结论,我总觉得他好像有意在隐瞒什么,也许是担心家丑外扬,也许不想让我们知道的太多……”
  赵振山大声道:“我们是W市专案组的成员,他们有责任有义务协助我们追回赃款,不协助也就罢了,怎么还对我们隐瞒情况?”
  肖长乐若有所思地说道:“也许,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市公丨安丨局就不说了,反正,我对市公丨安丨局监管处的工作持怀疑态度,在陆建民意外死亡这件事上,他们应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解释……”
  徐晓帆似乎听出了肖长乐话中有话,忍不住急道:“哎呀,队长,你究竟在怀疑什么?难道还对我们保密吗?”
  肖长乐犹豫了好一阵才谨慎地说道:“目前我也没什么证据,只是凭借经验做出的一个主观推断……”
  “什么推断?”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三双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着肖长乐。

  肖长乐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又接着点上一支,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第一,陆建民的死证明那笔钱的去除已经泄露,否则,他不会自杀……
  凭直觉,那部在监管医院院子里找见的手机应该就是陆建民的,他生前一直在用这部手机跟外界联络……”
  说着,瞥了一眼三个下属,见他们都一脸凝重的神情,继续说道:“其二,陆建民和周怡不一定是自杀,也不能排除他杀的可能性……”
  这一次,三个人都发出一声惊呼,互相面面相觑,徐晓帆实在忍不住了,惊讶道:“他杀?动机是什么?”
  肖长乐好像又有点不自信,嘀咕道:“动机?自然是已经从陆建民那里得到了赃款的下落,所以杀人灭口……”
  潘浩点点头说道:“我觉得有道理,要知道,陆建民刚刚自杀过一次,在死亡边缘挣扎过一次的人不会这么想不开,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有第二次自杀……另外,怎么两个同案犯会在同一时间自杀呢?”

  徐晓帆质疑道:“这也说不通,如果监管医院有人想让陆建民死的话,在他第一次自杀的时候为什么要救他呢?”
  这一次赵振山对徐晓帆没有客气,反驳道:“这还不清楚吗?救他的人不一定就是内鬼,监管医院的管教不可能都是内鬼吧?”
  肖长乐摆摆手说道:“我这只是一个推断,目前并没有证据支持,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凡是不放往坏里想,如果陆建民确实是被人毒死的,那么,赃款可能已经被某个幕后人物掌握了……”
  潘浩有点焦急地说道:“可……这起案子现在是当地公丨安丨局在侦破,我们也插不上手啊,不说别的,就是陆建民的尸体解刨情况我们都不知道……”
  赵振山说道:“他们越是遮遮掩掩,越说明他们内部有鬼,刚才队长说得对,W市和东江市都属于一个省,谁知道我们那边会不会有人和这边的人串通一气……”

  肖长乐说道:“我们也不是无事可做,相反,他们在明里,我们就在暗里……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有我的老战友,有什么消息也瞒不住我,我看这样,我们分分工……”
  潘浩摩拳擦掌地说道:“我早就知道头儿心里早就胸有成竹了,怎么干,你就下命令吧。”
  肖长乐看看三位下属,缓缓说道:“我们目前人手紧,大家辛苦点,过几天局里面就有援兵来了……
  潘浩,你的任务是负责给我调查一个人,这个人名叫蒋竹君,就是监管医院打算辞职的内勤,她在这个敏感时刻辞职有点异常,你先搞清楚这个人的来龙去脉,以及所有社会关系……
  不过,你不能让她发现,我私下听说,这个女人虽然只是一个内勤,但背景比较复杂,跟公丨安丨系统的一些领导关系都不错……”

  潘浩暧昧地问道:“你是说……这个女人是某个大人物的小三?”
  肖长乐脸一板,教训道:“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可以了,没必要说出来……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一点有关这个女人的信息,据说他丈夫是个律师,目前两个人正在闹离婚……这段时间你把她盯紧了……”
  “那我呢?”赵振山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
  肖长乐笑骂道:“你小子急什么?是不是听说浩子去调查一位美女就有点急眼了?”

  赵振山谄笑道:“头儿,这不是闲的蛋疼吗?”
  肖长乐正色说道:“我让你从陆鸣被判决缓刑这件事查起,其中牵扯到的人和事一个都不能漏掉,给他辩护的是个实习律师,据说是法院指定的,你不妨也可以跟她接触一下……”
  赵振山似乎对陆鸣不感兴趣,一脸不情愿地说道:“头儿,你还想在这小子身上浪费功夫啊,我看这样,实在不行就把他抓来审审,一个毛头小子能扛多久啊,何必……”
  肖长乐打断了赵振山的话,严肃地说道:“陆鸣是目前我们掌握的最重要的线索之一,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和陆建民最接近的人……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虽然在监管处陈处长和王院长面前表现的对陆鸣这个人没什么兴趣,实际上是一个烟幕弹,我对他很感兴趣,目前不想让这小子引起外界的注意……”
  “你是担心有人会抢在我们前头对他动手?”赵振山问道。
  肖长乐点点头说道:“我确实有这个担心,他还没有被释放之前,王院长就有过这种怀疑,如果监管医院有内鬼的话,他们自然也会对陆鸣产生这种联想……”
  徐晓帆皱皱眉头问道:“领导,你究竟有什么理由怀疑他,难道就是因为他给陆建民献过血?如果你真怀疑他,我看不妨直接跟他接触一下,告诉他利害关系,他目前尚在缓刑期,应该知道跟我们作对的后果……”
  肖长乐若有所思地说道:“问题没这么简单,虽然陆鸣在入狱前是个菜鸟,可毕竟也经过了看守所六个月的考验,自然不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了。
  一旦得知了陆建民那笔巨款的秘密,他马上就会产生赌徒心理,他甚至不惜会用小命赌赌自己未来的人生,反正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未来了。
  虽然,我们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知道那笔钱的去向,或者,他真的不是知情者,但我们绝对不能放弃这条线索。

  毕竟他跟陆建民在一个号子这么久,并且是唯一被释放的人,也许能从他身上找到有价值的信息。
  如果他确实知道陆建民赃款的去处,我不信他能一直装的像个没事的人,总会有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我希望他能成为我们的导盲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