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挪动着脚步慢慢往外走,心里面好像点失望,因为他原本想通过这次来公丨安丨局报道,打探一下自己和财神的事情有什么风吹草动,没想到女警竟然压根没有提到这件事。
  如果公丨安丨局的人对自己有怀疑,为什么就没有一点迹象呢?不清楚她是故意不说,还是自己想多了。
  出了公丨安丨局的大门,陆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心里面仍然有点疑神疑鬼,可没事总比有事好,难道巴不得公丨安丨局的人怀疑自己吗?也许,他们对自己和财神的关系根本就不感兴趣呢。
  这样一想,陆鸣就觉得轻松多了,要不是老想着财神的遗嘱,他很想在附近找家网吧,看看自己的两本网络小说人气究竟怎么样。
  可问题是,目前网吧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敏感区,在潜意识中,网吧和财神的邮件密切相关,他担心一走进网吧就会被人看见,并引发危险的联想。

  怎么又想财神的邮件?忘掉它,忘掉它,只当邮件根本就不存在,只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财神这个人,只当自己从来没有坐过牢。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走了霉运的大学毕业生,正在满大街转悠着找工作呢,谁会相信一个到处找工作的人身怀阿里巴巴宝藏呢。
  然而,陆鸣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极力想让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消失在人们视线中的时候,在距离他所处的位置不远的一家小宾馆的一间客房中,他的名字成了几个男人讨论的核心。
  “确实出乎我的预料……这小子还真沉得住气……浩子,你确定陆鸣在柜员机上取的钱没什么问题?”
  房间里三男一女,说话的是W市经侦大队大队长肖长乐,另外两个男人分别是侦查员潘浩和赵振山。
  坐在床上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美女,穿着便服,一头短发让她显得格外精明干练,而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又不失妩媚,她叫徐晓帆,也是一名侦查员,在陆鸣释放的前一天才从W市来到东江市。
  “绝对没问题,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已经跟银行方面核实过了,银行卡是陆鸣本人的,卡上只有一万三千元,他被抓之前就在卡上了,这可是这小子的全部家当……”潘浩仿佛有点同情地说道。
  徐晓帆站起身来,双手抱在胸前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引得潘浩和赵振山都偷偷盯着她挺翘的屁股看。
  徐晓帆好像浑然不觉,冲肖长乐说道:“肖队,你的判断会不会出错啊,我昨天一路跟着陆鸣从看守所出来,怎么看,这小子都不像是个……藏得住事的人……
  如果他真知道陆建民那笔巨款的去向,以他的年龄和阅历,还不至于表现的如此淡定吧?昨天他在卢家湾租了一间小屋子,你们猜猜每个月多少钱?”
  潘浩和赵振山正自欣赏着美人的屁股,都没有回过神来,徐晓帆好像这才发现了两人的“猥琐”的目光,微微红着脸咳嗽了一声,然后一转身走到窗前,背靠着窗户说道:“一百五一个月……试想,就算陆鸣还没有拿到财神的那笔钱,可他昨天在柜员机里取了五千块钱,除去寄给他母亲的三千元之外,口袋里还有两千多呢。
  做为一个掌握着一笔巨款的人来说,他有必要这么抠吗?别说他这个年纪了,就算是老奸巨猾的人这种情况下恐怕也会有点飘飘然……”

  潘浩马上附和道:“头儿,我觉得晓凡分析的有道理,我们可别在这小子身上浪费时间……刚才四分局已经来电话了,他已经去那里报道了,并没有什么异常……”
  肖长乐没有出声,只是点上一支烟默默地吸着,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之中。
  赵振山插嘴道:“人不可貌相……我从陆鸣以前打过工的厂子得到的情况是,这小子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还写过网络小说,据说不少人掏钱看他的书呢……就凭这一点,我们几个就做不到……”
  潘浩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不是抬杠吗?根本就不是一码事……难道会写小说的人就有犯罪的天赋?我倒是觉得这小子挺冤枉的……”
  赵振山眼睛一瞪,粗声粗气地说道:“有什么冤枉?虽然他没有犯罪的故意,但给工厂造成的损失是事实,起码是玩忽职守,我看判他个缓刑还便宜他了……”

  徐晓帆不满道:“你们越扯越远了,他是不是冤枉关你们什么事?难道你们是法官?”
  说完,瞥了一眼紧锁眉头的肖长乐一眼,娇嗔道:“哎呀,领导,你倒是说句话啊,我们究竟还有没有必要跟这小子玩捉迷藏的游戏了?”
  肖长乐掐灭了烟头,不过并没有直接回答徐晓帆的问题,而是问道:“这段时间,陆建民的家里人有什么异常反应吗?”
  徐晓帆说道:“严格说起来他在W市也没什么家人了,也就是几个远亲,这些人生怕受陆建民案子的牵连,躲避唯恐不及,连报社的记者都联系不上他们,不过,我敢肯定,他们都得到过陆建民的好处,所以才一个个缩头缩尾的……”
  肖长乐打断徐晓帆道:“我是问他的儿媳妇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

  徐晓帆摇摇头说道:“陆建民被判决之后,局里面就解除了对她的监控,目前她仍然在幼儿园上班,就像没事人一样。
  不过,她已经搬回自己父母家住了……据当地派出所的同志说,为了和陆建民划清界限,陈丹菲把女儿的姓都改了……至于陆建民死亡的消息,还没有通知她……
  不过,陆建民这边你尽可以放心,就算陈丹菲知道陆建民死亡的消息,也不会有什么异常反应。
  反倒是陆建民的同案周怡,如果她的家人得知她死在看守所的消息以后,肯定会闹起来,我听说周怡的一个儿子还是当兵的,一个女儿也已经从美国回来了……”
  只听潘浩长叹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啊?”赵振山问道。
  “真是家破人亡啊,搞到最后,竟然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潘浩颇有感慨地说道。
  赵振山眼睛一瞪,质问道:“怎么?难道你小子还同情这个大贪污犯?这是他应得的下场……”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就这么多废话呢?每天不抬杠会死啊……”徐晓帆训斥道。
  也奇怪,虽然肖长乐是队长,可潘浩和赵振山似乎更害怕徐晓帆,见她一双美目冷冰冰的瞪着他们,马上就不出声了。
  “我越琢磨就越觉得不对劲……”只听肖长乐似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哎呀,领导,你就别打哑谜了,你究竟在怀疑什么?”徐晓帆一脸焦急地催促道。

  肖长乐又点上一支烟,冲三个人招招手,等他们凑到了一起,这才低声说道:“我基本上可以断定,在我们追缴陆建民赃款的同时,有人也在暗地里盯着陆建民……”
  徐晓帆吃惊道:“有人盯着他?他可是一直关押在看守所,并且还是异地关押……”
  说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呼一声,压低声音道:“你的意思是……看守所内部有人做内应?”
  肖长乐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继续说道:“异地关押也难保不会被人钻空子,不管怎么说,W市和东江市都是属于岭南省……先不说别的,在陆建民自杀这件事情上就存在颇多疑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