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且不说一直怀疑自己的王大麻子和那个公丨安丨局的人,现在加上蒋竹君,甚至和自己同号子的王东海曾强,甚至还包括小律师韩玲以及那个未曾谋面的大律师孙明乔。
  这些人谁都有可能把自己跟财神的那笔钱联系在一起,就算自己不拿那些钱,也永远无法把自己洗干净。
  想到这里,陆鸣又对自己昨天晚上做出的决定疑神疑鬼,一颗心又乱成了一团麻,不过,他最终还是回到了现实,赌气似的从床上跳下来。
  一只脚隐隐作痛,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刚才的梦境,这才明白自己肯定是踢在了铁床的栏杆上了。再看看那张只铺着一张草席的光板床,他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偏偏梦见“睡床板”的情节了。

  不过,想想刚才梦里面让自己**的那只小手,他倒是觉得这张床有着某种非凡的魔力,起码,它让自己和心中的女神近距离接触了一次。
  说实话,虽然梦中的蒋竹君扮演的并不是一个善良的角色,可他却没有一点厌恶之情,甚至在刚刚离开了她一天之后,心里面竟然还有一丝怀念呢。
  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如果财神地下有知的话,说不定都会怪自己看错了人呢。
  陆鸣简单地梳洗之后,下楼和房东大妈签订了一个月的租房协议,并且交了一百块钱的押金,然后就在一条小巷的路边摊上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餐。
  虽然心事重重,虽然天空细雨绵绵,可在这个获得自由之后的第一个早晨,看着路上匆匆忙忙的行人,以及各种噪杂的声音,总的来说心情还不错,身处在这种环境中,他有种安全感,毕竟,这里的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个被判了缓刑的罪犯了。
  昨天晚上,陆鸣已经计划好了今天要做的事情,他首先乘坐152路公交车来到了市中心,就像一个游客一般在大街上晃悠了一个小时左右。
  这倒不是他闲的无聊,而是以往看过的电影和小说给他提供了一些经验,如果要想知道是不是被人跟踪,那就在街上多晃悠几圈,并且在某些时刻突然转变行进方向,以便让背后的跟踪者暴露行迹。
  还别说,在晃悠了几圈之后,还真被陆鸣发现了几个“可疑”的身影,只不过其中两个的年纪太大了,不太像是公丨安丨局的人。

  只有一个留着小平头的大块头男人有点让他胆战心惊,不管是外表还是一脸严肃的神情,都像是公丨安丨局的便衣,要么就是黑社会的打手。
  好在十几分钟之后,那个大块头男人似乎发现了陆鸣出色的反跟踪能力,知趣都走进了一家大型商场,并且再也没有看见他出来。
  在确定了身后再没有可疑分子之后,陆鸣这才跳上了一辆公交汽车,二十分钟后走进了市公丨安丨局四分局的大门。
  “站住,你找谁?”
  在大门口,陆鸣就被看门人喝住了,他有点做贼心虚地看看四周,然后才涨红着脸,含糊其辞道:“啊……我……我是来报道的……”
  “报道?”门卫疑惑地把面前显得有点猥琐的年轻人上下打量了几眼,有点不信地问道:“你是新分配来的毕业生?”

  陆鸣更尴尬了,几乎用鼻子哼哼道:“不是……我是……从……从看守所来的……”
  “看守所?”门卫一脸疑惑道。
  陆鸣憋了半天才说道:“我……在那地方待过一阵……”
  门卫见陆鸣闪烁其词、贼眉鼠眼的样子,似乎明白了,哼了一声,训斥道:“你小子是刑满释放的吧,怎么?知道丢人了?去三楼治安科……”
  三楼治安科里面只有一位四十来岁的女警,听见敲门声,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问道:“什么事?”

  陆鸣犹犹豫豫地靠近女人的办公桌,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我是来报道的……”说着,把自己的判决书双手递上去,就像递上自己的证件。
  女人这才抬起头来把陆鸣打量了一眼,随即接过判决书扫了两眼,放在一边,似乎嫌他离她太近,伸手指指靠墙的一把椅子冷冷说道:“坐那里。”
  陆鸣赶紧走过去,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就像拍摄身份证照片一般直视着前方,心里只盼着赶紧离开这个让他神经高度紧张的地方。
  “什么时候出来的?”女人眼睛看着面前的判决书,有点明知故问地问道。
  “昨天……”陆鸣说道,随即赶紧补充道:“昨天中午……回到市里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女人好半天没出声,好像是在研究陆鸣的判决书,良久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登记表,问道:“姓名?”
  “陆鸣。”
  “年龄?”
  “二十五。”

  等到把陆鸣的祖宗八代问过一边之后,女警才从登记表上抬起头来,继续盯着陆鸣问道:“你不是本市人,有住的地方吗?”
  陆鸣心想,没住的地方,难道你们给提供啊,嘴里却说道:“昨天临时在卢家湾租了一个小房间先住下来了……”
  “卢家洼?”女警皱皱眉头问道。
  陆鸣没出声。
  女人犹豫了一会儿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了一个内部号码,然后问道:“小王啊,我们在卢家湾好像没有司法所吧?”
  说着嘴里嗯嗯了几声,然后放下电话,冲陆鸣说道:“你准备在卢家湾长住吗?”
  陆鸣摇摇头说道:“现在还……说不上,我在找工作……那里是开发区,机会多,如果能找到……”
  女人不耐烦地摆摆手打断了陆鸣的话,说道:“卢家湾没有司法所,也没有社区矫正单位……你在那里居住期间每个星期去当地派出所报道吧,加入要离开那里,记得再来我这里登记备案……”
  陆鸣赶紧说道:“是是……一定来……”
  女人点点头,说道:“你知道缓刑期间的规定吗?”

  陆鸣说道:“知道……不能做违法的事情……”
  “如果做了违法的事情知道有什么后果吗?”女人严肃地盯着陆鸣问道。
  陆鸣赶紧说道:“知道知道……会被……收监……”
  女人轻哼了一声,那神情似乎是再说,算你识趣,随即说道:“违法乱纪就不用说了,即便不遵守我们的规定也照样能把你收监,比如,今天如果你不来这里报道,就有可能把你收监……”
  陆鸣倒是不觉得女人是在威胁自己,要不然韩玲也不会一再嘱咐自己一定要来公丨安丨局报道了,这可能就是财神警告的,自己即便从看守所出来,其实也不能说是真正自由了。
  女人见陆鸣低垂着脑袋不出声,这才缓和语气说道:“你还很年轻,只要记住这次的经验教训,一切都还来得及,好好找份工作,重新做人……”
  说完,站起身来说道:“你今天就抓紧时间去卢家湾派出所报道,我会给他们打电话,记住,你在缓刑期间的表现,我们都会记录在案,如果表现不好,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说完,嘴里还叹息一声,嘀咕道:“可惜一个大学生……”
  陆鸣没有听清楚女人在嘀咕什么,站起身来战战兢兢地问道:“那……我可以走了吗?”
  女人点点头说道:“去吧,只要你遵纪守法,没人限制你的自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