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先,必须严格执行财神的指令,三个月之内不去碰那几封邮件,别说是三个月,如果条件不成熟的话,就算是三年也要沉得住气,反正那些钱也跑不掉。
  其次,为了掩人耳目,必须找一份吃饭的工作,谁知道有没有人在暗中监视着自己,只要让他们相信自己在出狱之后仍然在为了生存而挣扎,就没有理由相信自己从财神那里得到了意外之财。

  当然,也不能被动地等待,而是要想办法搞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比如,必须搞清楚今天韩玲给自己留下的那个电话是不是一个陷阱。
  如果有必要的话,还要想办法去见见那个大律师孙明乔,搞清楚他究竟想从自己这里打听什么消息,他是不是也在暗中窥视着财神的赃款。
  最后,要抽时间查找跟财神有关的所有历史资料,争取更多地了解他的“生平事迹”,尽量让自己接近他,了解他的想法,揣摩他的行为方式,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正确地解读他留下的遗嘱。
  陆鸣躺在床上浮想联翩,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既刺激又兴奋,无数个念头几乎同时涌现在脑海里,无数的的画面让他应接不暇,以至于都来不及多琢磨,最后终于精疲力尽、昏昏沉沉地迷糊过去。
  也许是对突如其来的自由还不太适应,他迷迷糊糊觉得自己并没有被释放,仍然躺在监管医院的号子里,奇怪的是号子里面是不关灯的,可眼前却是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想坐起身来,奇怪的是根本无法动弹,并且浑身有种酸痛的感觉,正自惊魂不定,忽然听见熟悉的响动,好像是管教用钥匙串开门的叮当声。

  终于,他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朦胧中看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站在床前,仔细辨认了一阵,这才认出竟然是“救死扶伤”蒋竹君。
  她怎么进到号子里来了?难道自己病的爬不起来了?
  蒋……蒋医生……
  陆鸣觉得口干的说不出话,扭动着身子想爬起来,可整个身子就像是被钉在了床板上,连转个身都做不到。

  只见蒋竹君慢悠悠地走近几步,一双美目恶狠狠地盯着他,阴测测地笑道:“陆鸣,睡床板的滋味怎么样啊?”
  陆鸣一听“睡床板”三个字,脑子里马上就闪现出那天晚上蒋竹君处罚一个病犯的情景,顿时出了一声冷汗。
  他一条腿下意识地猛瞪了一下,可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地方,引起一阵钻心的疼痛。于是再也不敢动弹,无形中意识到自己的腿上已经戴上了沉重的枷锁。
  蒋……蒋医生……为什么……我……我可没有犯错……
  陆鸣翕动着嘴唇惊恐地说道,不过,他马上就想起了那把手机的事情,可又觉得不对,那把手机明明是她让自己交给财神的,怎么会处罚自己“睡床板”呢?
  “我知道你没犯错……”只听蒋竹君阴测测地说道:“我只是警告你……你要是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我就让你睡一辈子床板……”
  蒋医生……我没有……我发誓不……告诉任何人……

  蒋竹君一脸不信的神情盯着陆鸣注视了好一阵,然后慢慢朝着他弯下腰来。
  陆鸣似乎嗅到了来自女人身上熟悉的幽香,热乎乎的气息喷到脸上,一颗心顿时狂跳不止,紧张的紧紧闭上了眼睛。
  她……她想干什么……老天爷啊……
  忽然只觉得耳朵热乎乎、痒酥酥的,只听一个极其温柔的女生轻言耳语道:“告诉我……财神那笔钱藏在什么地方?”
  陆鸣的心不自觉的挣扎了一下,马上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钱……什么钱……我……我不知道……
  那个温柔的女声继续紧贴着他的耳朵细声细语道:“乖乖告诉我……财神的手机不是让你处理了吗……他临死之前肯定给你留下了什么话……告诉我……”
  陆鸣尽管神魂颠倒、惊恐万状,可内心似乎还保持着一丝清明,垂死挣扎道: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别……别问我……
  陆鸣刚说完,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在自己的身上轻轻抚摸,并且越来越往下面去,最后就抚上了他的命根子,那一阵虫蚁钻心般的麻痒让差点叫出声来。
  “你不是喜欢我吗,你说,我漂亮吗……只要你告诉我,我就……”耳边的声音黏糊糊、就像是要把人的心都黏住似的。
  陆鸣虽然闭着眼睛,可脑子里马上就充斥着蒋竹君美艳的身影,冷艳的蒋竹君,性感的蒋竹君,穿制服的蒋竹君,有两条修长美腿的蒋竹君。
  我……我……
  陆鸣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到了崩溃的边缘,而那只温柔的小手却似乎更加肆无忌惮。
  “陆鸣……我们是自己人……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吗……你说,财神的那些钱藏在什么地方……他都对你说了什么……”

  陆鸣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虽然内心仍然在挣扎,可身体却已经投降了,最后,在一阵**的迷乱之中,就像一个快死的人说出临终遗言似的呢喃道:我说……我……在……电脑里……
  刚说到这里,忽然只觉得一道刺眼的光线射进了屋子,只听一个大嗓子女人吆喝道:“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下流,睡觉也不穿裤子……”
  陆鸣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屋子里亮如白昼,床前却是站着一个女人,但不是女神蒋竹君,而是昨天晚上见过的房东大妈,她已经把窗户上的破窗帘拉开了。
  陆鸣顿时回到了现实,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在做梦,不过,瞥眼之间就看见自己衣衫不整的糗样,再联系到梦境中的情节,顿时就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胀红了冲房东大妈嚷道:“你怎么回事……怎么随便进别人的房子?”
  房东大妈倒是将怪不怪的样子,哼了一声道:“太阳都晒屁股了,还赖在床上,没见过你这种打工仔呢……你自己没有插门……昨晚来不及办租房手续,现在办一下吧,公丨安丨局最近查得紧呢……”
  陆鸣脑子里还想着刚才在梦中跟蒋竹君的邂逅,不耐烦地冲房东大妈摆摆手说道:“好好,你先出去,等一会儿我就下来……”
  房东大妈离开之后,陆鸣坐在床上呆呆直愣神,搞不清楚怎么会做这种梦,他还隐约记得自己在梦中和蒋竹君的对话,心中惊疑不定,虽然只是一个梦,可仿佛冥冥之中预示着什么。
  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真正知道自己和财神之间“亲密”关系的不是王大麻子,也不是王东海和曾强,而是蒋竹君。

  就凭那把手机就足以证明财神对自己的信任,既然这么信任,难道财神临死之前会不给自己留下什么话?说出去谁信呢?
  天呐,也不知道蒋竹君会不会出事,万一她要是把自己供出来,就算自己和财神没有一点关系,这二进宫是进定了。
  这样一想,陆鸣意识到昨天晚上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虽然自己已经被释放了,可目前还是缓刑阶段,稍有不剩,随时都有可能被重新收监可能性,此外,虽然自己现在还没有看见财神一分钱,可潜在的隐患已经时隐时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