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念完之后,他慢慢离开窗口,走到小床边轰然倒在上面,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这才觉得自己一颗躁动的心渐渐平息下来。
  不过,财神的留下的遗嘱仍然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力,这种诱惑力不仅仅是因为那笔能够让他“像个人一样生活”的钱,还在于这件事本身透露出来的神秘的气息。

  尤其是从韩玲那里了解了财神的传奇故事之后,他恨不得马上打开那三封邮件看个究竟,看看财神究竟给自己留了多少钱,看看他究竟让自己帮他了结什么心愿。
  当然,陆鸣心里也很清楚,财神是个罪犯,他留下来的钱都属于赃款,就算财神已经死了,公丨安丨局也不会对这笔钱的下落善甘罢休。
  不过,他的法律常识有限,他搞不清楚,如果自己接受了财神的馈赠,法律上会给他定个什么罪,按照他的理解,应该算不上贪污,最多也就是一个窝脏罪。
  甚至窝赃罪也算不上,因为那笔钱并不在自己手里,在打开财神的第一封电子邮件以前,他甚至都不知道这笔钱是不是真的存在。
  就算财神真的给了自己一笔钱,也可以说成是他对自己救命之恩的回报,如果不小心被公丨安丨局抓住的话,充其量也就是没收赃款而已,还不至于追究自己的法律责任吧?

  陆鸣躺在那里为自己觊觎财神的钱而自我辩解,可随即就被自己推翻了,他明白,问题肯定没这么简单,否则财神也就没必要一再警告自己要小心谨慎了。
  按照财神的说法,如果让人知道了自己跟他之间的秘密,不仅会会给自己带来灾难,甚至还会有性命之忧呢。
  钱虽然是个好东西,可也要看得到它的代价是什么,如果只是吃点苦、受点累也就罢了,可要危及到性命的话,那宁可不要,命都没了,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
  别说是危及到性命,即便是有牢狱之灾的危险,那也宁可不要,虽然在看守所只待了半年,可这辈子也不想再进去了,那地方根本不是人待的,自由怎么能和钱相比呢?

  就在陆鸣怀着一种阿Q精神尽量让自己摆脱财神那笔钱诱惑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由近而远。
  受惊的他从床上跳起来,跑到窗口,撅着屁股往外面偷窥了好一阵。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并且已经下起了毛毛细雨。只有那家网吧的灯箱依然不停地闪烁,就像是冲着他眨眼睛。
  妈的,一分钱没看见呢,就让人胆战心惊的,如果真的拿了财神的钱,岂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失眠了?
  陆鸣点上一支烟,重新躺在小床上,忍不住感到一阵沮丧,因为他发现自己经过半年的牢狱生活之后,已经变得胆小如兔了,心想,人家是越坐牢越胆大,怎么自己反而变得胆小了呢?
  当然,他也有比别人独特的收获,那就是,别人越坐牢,烟瘾就越小,甚至很多人在看守所里戒了烟,而他则相反,烟瘾却比进去的时候大多了。
  妈的,也难怪,自从给财神献了800CC血之后,就再也没有断过烟,而蒋竹君这个后勤部长又如此称职,烟瘾怎么会不大呢?
  不过,想想自己在管教眼皮子底下以及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下干过的那些事情,他又觉得自己不是一个胆小的人,要不财神也不会看上他了。
  你虽然生性懦弱,却为人谨慎,颇有胆识,也不缺乏血性。
  陆鸣忍不住想起财神在最后一次“通信”的时候对他的一个评价,顿时就来了精神,先前的沮丧情绪一扫而光。
  当时看财神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现在重新回顾一番,心里竟有种陶醉的感觉,试想,什么人能得到财神这个大贪污犯如此高的评价呢?

  虽然“生性弱懦”和“颇有胆识”这两个特质看起来有点矛盾,但在“为人谨慎”这个特质的调和下就成了一种优秀品质的组合,再加上不缺乏血腥,大事可成。
  以财神的眼力,自然是不会看错人的,虽然他自己最后阴沟里翻船,可那完全是因为被自家人出卖,并不能说明是财神的失败,要知道,自古以来多少英雄豪杰毁在自家人手里,这就是所谓的家贼难防啊。
  也许,财神选中自己做为遗嘱的继承人,最重要的还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救过他的命,而是因为自己所表现出的“生性弱弱、颇有胆识、不缺乏血性”的优秀人品组合。
  当然,一笔写不出两个陆,自己跟他五百年前是一家以及跟他的儿子同名谐音这种缘分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经过这么一分析,陆鸣的一颗心渐渐活泛起来,他又点上一支烟,再也躺不住了,爬起身来在黑暗的小房子里躁动不安地转悠着,嘴里念念有词地嘀咕着,就像是在和财神的幽灵对话。
  最后,他走到窗前,看看雨夜中不停闪烁的网吧的招牌,把手里的烟头扔出了窗外,心里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既然财神已经死了,做为他的遗嘱继承人,起码要知道他在遗嘱中都说了些什么,不然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人呢?
  再说,财神有言在先,当自己看过第一封邮件之后,如果知难而退,不想把这个游戏再继续下去的话,完全可以拿走里面的钱,只要别去碰剩下的那两封电子邮件就行了。
  这笔钱是财神对自己的馈赠,是为了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就算拿了,也不应该算自己犯法,因为财神的钱不可能全部都是赃款。
  像他这种大人物怎么会没有自己的积蓄呢,就算他一个月把工资存一千块钱,这把年纪了,也应该有一笔不小的积蓄。

  所以,他馈赠给自己的这笔钱自然是干净的,公丨安丨局的人有什么证据说这笔钱是赃款?难道钱上面写着赃款两个字吗?
  可问题是,如果拿了财神的钱而不去替他完成心愿,心理上总有种内疚的感觉,想想他为了把自己变成他的遗嘱继承人耗费了多少心血啊,如果自己真的拿走钱以后销声匿迹的话,就怕他死不瞑目呢。
  财神啊,你怎么就没发现“儿子”的另一个优秀品质呢,那就是心软,狠不下心,太诚实,总是不想欠别人的。
  如果拿了你的钱而不完成你的心愿的话,也许你的幽灵这辈子都会在老子的梦里面徘徊呢,没办法,为了让你九泉之下能够安宁,只好上你的贼船了。
  半夜时分,陆鸣躺在租来的小房间里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尽管未来充满凶险和变数,可他还是决定参与到财神为他制定的这个既刺激又冒险的游戏中去。
  虽然他为自己找了种种借口,并尽量不让自己猥琐地去想那笔钱,而是让自己的决定充满了人性的光辉。

  可在潜意识中,他明白自己这个决定的内在驱动力还是为了那笔钱,在经过半年的牢狱之灾以后,他不想再过毫无希望的穷日子了。
  他要通过财神的这个游戏来赌一把,就算最后输了,大不了还是一无所有,可一旦成功的话,按照财神的说法,自己将会脱胎换骨,不仅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能让母亲过上体面的生活,
  既然下定了决心,陆鸣反而渐渐冷静下来,开始谋算接下来的行动步骤,在天快亮的时候,终于理出了一个清晰的思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