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2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逼……”
  哈哈大笑之后,李牧伤感地说道,“这年头,谈理想太奢侈,谈信仰太傻逼。但我一直都喜欢做一个奢侈的傻逼。”
  “班长,我明白了。哪怕一直是个小兵,我向你保证,不该变的,永远不会变!”石磊又怎么会不明白李牧的意思。
  不忘初心,哪怕日月轮换。
  “别扯那些没用的,待遇不公平是不公平。本来该拿干部工资,凭什么拿士官工资?”李牧大手一挥,狠声道,“谁占了你的工资,我让谁吐出来!”

  “是!管他娘的哪个****的领导,不服干!”石磊满不在乎地说。
  此时,曾经的石磊回来了。
  一顿酒喝了个天昏地暗,方华在炊事班那边暗暗候着,心不知作何感想。一想起报团部的建议取消石磊继续留转士的报告,他想一头撞死在炉灶那里。
  只是,任谁也想不到,大头兵石磊居然和新团长是老战友!
  第二天一早,李牧视察了阿拉图哨所,方华心惊胆战地跟着,然而和李杭朋的巡视一样,整个过程里李牧什么话都没有说,既不批评也没表扬,更没有集合官兵训话。
  随后,李牧带着石磊走了。

  李牧的座车刚离开哨所,驻扎在阿拉图哨所的52营6连连长金宇匆忙的回来了,和李牧的座车擦肩而过。当金宇从方华那里得知,那台二代勇士是新团长的座驾时,心如死灰。
  他在卫生队躺了十几天,什么肠胃炎压根是假的,他是贪图城里的小日子舒服,在镇子养了个女人,时常的去打打炮什么的。他也听到了风声,新团长的第一把大火,已经在团部机关里烧了起来。
  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天下午接到了团部的通知——推迟老兵退伍时间,重新审核留转士官。
  对他和方华来说,这个通知蕴含的信息太丰富了,尤其是第二点——重新审核新留转士官。
  六连有多少士官是严格按照程序留转的,他们两位连队主官再清楚不过!
  方华对金宇说,“老金,林干事说,现在团部已经开始整顿,从干部开始,很快会延伸到基层来。新团长的团部机关干部大会放了狠话,原话很……不想干滚蛋。你在卫生队待了这么些天,怎么没听到一点风声呢?”
  金宇脸色有些尴尬,他根本没在卫生队,而是在姘头那里住下了,小酒喝着乐不思蜀,哪里关心团部的事情。

  看见金宇这副表情,方华心里明白了几分,他知道,他这个搭档什么都好,是管不住裤裆下那玩意儿,沉迷女色以至于荒废了工作。
  暗暗地叹气,方华说,“你是不是去找找徐副政委,他是你的老指导员,请他出面说说。咱们把收的礼都退回去,争取宽大处理吧。”
  金宇缓缓摇头说,“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李牧任砍了五个干部。那几个只是在班时间打打牌,直接开除军籍赶走。你说,咱们的事情,还能这个轻?”
  方华一愣,于是便陷入了沉默。
  金宇说,“老方,听天由命吧,爱怎么着怎么着。我反正是不管了。部队你看着,我回卫生队。”

  “你还要回卫生队?这节骨眼不太好吧?”方华瞪眼说。
  金宇破罐子破摔道,“没什么好不好的了,大不了走人。”
  方华却是压着声音道,“老金,我可提醒你。你在镇养的那个女人……这事要是被团里知道了,可不是走人那么简单。而且,收的礼要不主动交,那可是要军事法庭的!”
  “我心里有数。行了,我走了。”金宇有些不耐烦地摆手,也没叫驾驶员,跳连队唯一那辆一代勇士通勤车自己开车下山去了。
  方华思考半晌,一咬牙一跺脚,回到连部给肖铁宇打电话,“肖主任,我是方华,我有急事向你汇报……”
  当晚,方华跟着下山拉补给的军卡到了团部,带了他收受的礼和红包,连夜的找到了肖铁宇,主动坦白了问题。
  像方华嗅觉如此敏感的干部较少,在宽松的环境里待的时间长了,那根神经线自然松弛了下来,还有不少像金宇这样的干部。又不是杀人放火,能把我怎么样,大不了走人是了。还有一部分人认为,新官任烧烧火刮刮风,过了风头一切复位,多少年来都如此。
  这些人从来没有想过,即将到来的不是一阵风,而是台风,持续高压没有风烟的巨型台风。站得不够踏实的,是必然要被刮跑然后摔下……
  三号车驶出了团部营区大门,往武警边防大队招待所的方向去。
  徐清泉换了便装,坐在后排眉头紧皱,抬起手腕看时间,出门的时候九点整。
  十来分钟后,三号猎豹车开进了武警边防大队招待所的院子里。常同伟刚刚走出来,在门口那里等着。
  徐清泉下了车,驾驶员把猎豹车开到后面去隐蔽了起来,自然的,驾驶员会在车等着。
  “你怎么才来。”常同伟说着迎来,压着声音说,“新的俄语老师在301,你快去吧,完事了再谈。”
  徐清泉一下子急了,道,“你怎么回事,这个情况你还安排什么俄语老师。”
  “老徐,是你说没多大事的,我当时劝你的时候,你怎么说的。现在你倒是怪我不懂事了。”常同伟道,

  徐清泉烦躁地摆手,犹豫着,“算了算了,正好我心头这股气没下去。我一会儿找你。”
  “行,老地方泡了茶等你。”常同伟先往里面走了。
  徐清泉直奔301去,敲门走了进去,金发碧眼的哈萨克斯坦俄语老师在床等着……
  加事前洗澡时候洗澡什么的,小半个小时后,徐清泉从301出来,课程结束,径直来到了后院的茶艺室里,常同伟刚刚喝了一泡。
  “怎么样,这位老师,课讲得挺好?”常同伟笑道。
  徐清泉勉强笑了笑,说,“还行。”
  说着坐下跟喝水一样喝了一杯浓茶,热腾腾的浓茶下到胃部,身子暖了许多。
  “听说你们团部都快成新兵营了。”常同伟说。

  徐清泉冷哼一声,道,“他这么搞,早晚出事!”
  常同伟感受到了徐清泉的怒火,问,“又出事了?”
  点了根烟狠狠地抽了两口,徐清泉说道,“重新审核新留转士官的通知刚刚发下去,下午下班前,他居然没有通过丨党丨委会讨论,直接下达了精简机关干部的通知!要求各部门按照例报,要从团部机关切掉一批干部,放到基层去。”
  常同伟吃了一惊,“精简机关干部?这可是大事!怎么可以不通过丨党丨委会呢?”
  “哼,他倒是自圆其说,在下这条通知之前,他下达了四级战备的命令。”徐清泉说道。
  “四级战备!”常同伟倒抽一口凉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